梁慧珉1989年時,在《星島晚報》任記者,她坦言當年自己才出道2年非常缺乏經驗,她對多年來一些別有用心的傳媒經常抹黑六四,扭曲事實甚至還稱「沒死過人」感遺憾。她強調自己應再站出來憶述當年的真相。

梁慧珉表示,當時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傷亡最嚴重的地區是木樨地、即是復興門內外大街。她憶述當年以相機和錄音機紀錄軍隊入城、市民擋車、開槍鎮壓。有子彈殼及協和醫院大量屍體為證。

「在那裏我們真的見到所有開槍事件,市民很勇敢希望燒一些巴士,其實那些不是暴徒,就是因為他們要燒巴士去擋住軍隊向紀念碑進發。現在官方就說這些是暴徒……」她憶述,當日親見軍人開槍射殺市民,而在自己身邊有市民跌倒、受傷、中彈。

六四發生後,梁慧珉去了協和醫院,但卻見到令人震撼的景況。「在庭院那裏我都見到幾百具屍體,全部在我前面……我真的知道那些是善良的市民,那些不是暴徒。還有他們很多都是學生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