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者士之常》

殷仲堪(1)既為荊州,值水儉(2),食常五盌(3),盤外無餘肴,飯粒脫落盤席間,輒拾以噉之;雖欲率物(4),亦緣其性真素。每語子弟云:「勿以我受任方州(5),云我豁平昔時意(6),今吾處之(7)不易,貧者士之常,焉得登枝而捐其本?爾曹(8)其存之。」 

1.殷仲堪:陳郡人。車騎將軍謝玄請為長史,孝武說之,俄為黃門侍郎。

2.水儉:因水災而導致的荒年。

3.盌:俗作「碗」。

4.率物:為人表率。

5.方州:刺史。古稱刺史所管轄之地為方州。

6.豁平昔時意:達到平日的宿願。

7.處之:指殷仲堪任荊州刺史,留守荊州。

8.爾曹:汝輩、你們。

《殷顗意色蕭然》

初,桓南郡(1)、楊廣(2)共說殷荊州,宜奪殷顗南蠻(3)以自樹(4)。顗亦即曉其旨,嘗因行散(5),率爾(6)去下舍,便不復還。內外無預知者。意色蕭然(7),遠同鬬生(8)之無慍。時論以此多之(9)。

1.桓南郡:即桓玄,字敬道,譙國龍亢人,大司馬桓溫之少子。年七歲,襲封南郡公,故稱之。與荊州刺史殷仲堪情好甚隆。

2.楊廣:字德度,弘農人,楊震之後。

3.殷顗南蠻:顗,字伯道,陳郡人。由中書郎出為南蠻校尉,以率意才悟見稱。

4.自樹:樹立勢力。

5.行散:魏晉南北朝人好服五石散,服後須行走以宣洩藥力。

6.率爾:突然地。

7.蕭然:寂然不動的樣子。

8.鬬生:指楚令尹子文。《論語.公冶長》:「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

9.多之:指推崇殷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