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光祿焚車》

阮光祿(1)在剡(音:演)(2),曾有好車,借者無不皆給。有人葬母,意欲借而不敢言。阮後聞之,嘆曰:「吾有車而使人不敢借,何以車為(3)?」遂焚之。

1.阮光祿:阮裕,晉陳留人,字思曠。裕氣度宏大有見識,累遷侍中,因病築室會稽剡山,後徵金紫光祿大夫,不就。

2.剡:在今浙江嵊縣西南。

3.何以車為:此車有何用。

《謝奕以醇酒罰老翁》

謝奕(1)作剡令,有一老翁犯法,謝以醇酒(2)罰之,乃至過醉,而猶未已。太傅(3)時年七、八歲,箸青布絝,在兄厀(4)邊坐,諫曰:「阿兄!老翁可念(5),何可作此。」奕於是改容曰:「阿奴(6)欲放去邪?」遂遣之。

1.謝奕:字無奕,晉陳郡陽下人,官至豫州刺史。謝安之兄。

2.醇酒:濃厚的酒。

3.太傅:指謝安,字安石,為桓溫司馬,累遷至太保,錄尚書事,贈太傅。

4.厀:同「膝」。

5.可念:可憐。

6.阿奴:六朝時人,通稱弟弟為阿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