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1月底舉行的G20峰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在特習會之後,中美之間能否達成一個停止貿易戰的協議,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美國的談判底線和戰略意圖

自從今年中美貿易戰開打,美國就已經給出了美國的要求和談判底線,這個要求和底線一直沒有改變過,那就是要求中共的「三零二停一允許」: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和零補貼,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和停止強迫技術轉讓,允許美在華擁獨資公司。

但是,特習會前夕,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1月13日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表示,對在阿根廷和習近平達成協議,特朗普持開放態度,但前提是北京方面願意做出大規模改變,美國要求其在經濟,軍事和政治活動上做出改變。如果中共不做出具體的重大讓步,美國準備在經濟、外交和政治上加強對該政權施壓。

除了貿易之外,彭斯說,中共還必須在其它議題上讓步,包括:竊取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移,限制進入中國市場,不尊重國際規則與規範,妨礙國際水域自由航行,干預西方國家的政治等。

彭斯代表特朗普總統所發表針對中共的言論,已經不僅僅侷限於貿易戰方面,其內容包括軍事、外交和政治,其實是對中共發出的一個戰略宣言。彭斯說,這是中方避免與美國發生冷戰的最佳機會,彭斯首次在正式場合使用「冷戰」這個詞,使人聯想到前蘇聯在與美國陷入冷戰後最終崩潰的結局,警告、震懾中共意味濃厚。

中共為甚麼「退讓」願意談判

據路透社及彭博社報道,據特朗普政府3名知情人士11月14日透露,對於美國在中美貿易衝突中,向中方提出大幅度貿易體制改革的要求,中共已作出書面回應。知情人士告訴彭博社,中共現在提出的承諾尚未滿足特朗普總統要求(即中方應進行重大結構改革),因此中美談判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方目前提出的書面回應,大部份內容是北京此前已經調整的措施,例如提高某些行業的外資持股。熟悉中美討論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方回應內容沒有包含對改變產業政策的承諾,例如「中國製造2025」計劃。

其實,從根本來講,在中美貿易爭端問題上,中美雙方之間是沒有最基本的談判共識的。關鍵之處在於,中共對於美方要求中共改變的內容,大部份是不承認的,中共根本就不承認自己不遵守世界貿易規則,不承認盜竊知識產權和強制技術轉讓。如果中共都不承認這些,談何改變!這也是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美雙方前幾次會談無法達成任何協議的主要原因。

那麼,為甚麼中共如今願意談判呢?

中共在政權面臨危機時,所作出的幾乎所有重大的內政和外交措施以及行動,都是因為內部矛盾激化,權力鬥爭升級造成的。比如,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原因,是個人權力受到威脅而打倒劉少奇等人,這場運動從根本上來講,還是中共高層權力之爭造成的。

如今,習近平當局被迫與美方談判,也主要是因為,中美貿易戰造成的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也給習近平的地位和權力穩定帶來較大衝擊。

在中美貿易戰之前,習近平在中共內部,針對以江澤民集團為首的中共利益集團成員進行了近5年的反腐打虎,所有在這場反腐運動中利益受損的中共官員,都想要習近平下台,重回昔日「悶聲發大財」的好時光。但是,習近平反腐加上中美貿易戰的衝擊,受到衝擊最大的,就是掌控中國經濟的中共既得利益集團。

因此,包括江澤民在內的中共高官們,都虎視眈眈,中美貿易戰,給了他們捲土重來的機會。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當局在內外的壓力下,不能不有所行動,不能不談。

談判會成功嗎?

那麼,未來的中美貿易談判,會成功嗎?

如果中共答應了美方的全部底線要求並且去實施的話,那意味著中共完全放棄了對中國經濟的壟斷和控制,那就等於讓中共放棄政權。中共絕對不可能這樣做。從這一點來講,中美貿易談判永遠不可能成功。

其實,中共的所有表現,也一直在表演中共擅長的歷史上曾使用多次的「談判拖字訣」,用談判來拖延時間,最終度過政權危機,畢竟特朗普任期最多也只剩下6年,中共不是正在要中國民眾咬緊牙關自力更生共克時艱過幾年苦日子嗎?

另外,還存在著一種談判結果的可能性:中共在協議上做出較大的讓步,然後,一如既往地拒不執行協議,這是中共的「賴」字訣。但是,如今達成讓美方滿意協議的可能性較小。

習近平的困局

如今,習近平當局面臨的局面,是左右為難,內憂外患。

習近平如果右轉,在中美貿易戰中向美國示弱,做出根本性退讓,此舉最終將會改變中國的經濟結構,中共將會退出對中國經濟的掌控。中共內部的左派和頑固勢力,控制中國經濟的利益集團,為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將會全力阻止習近平,並指控習近平犯下「亡黨亡國」之罪,會與其生死相搏。

習近平如果堅持左轉,強硬應對美國的貿易戰,那麼隨著貿易戰升級對中國經濟造成的衝擊,以及引起的損失,都會成為中共內部習近平政敵,指控其應對貿易戰不利的口實,最終造成其頂罪下台的罪證。

因此,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在中共的體制下,習近平已經進入一個無解的困局。只有破開中共體制的束縛,才有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