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北京高調舉行了紀念原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誕辰120周年的座談會,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悉數出席,習近平則發表了講話。在其講話中,有兩點值得關注。

第一點是將劉少奇之死歸結到林彪、「四人幫」的迫害,而避開了毛澤東的罪責,避開了劉少奇慘死的真相。事實上,包括協助習近平反腐的劉少奇之子劉源等內心都非常清楚,毛發動文革的主要目的就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其代表正是劉少奇。由於毛和劉在上個世紀60年代初開始的「四清運動」中的矛盾日益尖銳,毛不再滿足「枝枝節節、修修補補」,轉而醞釀和發動文革,並希望藉此置劉於死地。

1966年底,劉少奇被公開打倒,江青稱其為「黨內的赫魯曉夫」,隨後劉被軟禁、批鬥和被毆打。劉少奇曾手拿《憲法》表示抗議,但沒有絲毫作用。1967年9月,劉少奇的子女們被趕出了中南海,其妻子王光美也被捕入獄,劉則被強迫抽去腰帶,被「嚴加看守」起來。劉的身體也越加糟糕。

1968年10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批准了《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劉被「永遠開除出黨」。橫遭株連者不計其數。

僅僅過了一年多,劉就慘死在河南開封,終年71歲。臨死時,劉已經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兩天後的半夜,劉被按烈性傳染病處理火化,用過的被褥枕頭等遺物均被焚化一空。劉的死亡卡片上這樣寫著: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其骨灰下落不明。

顯然,作為中共黨內「二號人物」的劉少奇這樣的結局,絕不是林彪、江青等人可以辦到的,毛才是其致死的始作俑者。而避談毛的罪責,透露出的還是要「保黨」的信號。

第二個值得關注的點是,習近平在講話中大加褒揚劉少奇,稱其是「不忘初心,對黨忠誠」等方面的榜樣,表示要「學習和繼承劉的精神風範」,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等等。簡言之,北京絕不會放棄繼續「走社會主義道路」。

習近平的此次講話與近一段時間中共高層就貿易戰向美國亮出的底牌一脈相承。一周多前,習近平在會見到訪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時,託其帶話給特朗普,即只要不干預「中國發展道路和核心利益」,與美國都好談。此外,中共高官劉鶴、楊潔篪、魏鳳和等也紛紛向美方傳遞了同樣的意思,即「美方應該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選擇的道路發展的權利和合理權益」。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必須認可中共的一黨專制模式,在此基礎上,雙方才可以解決貿易問題。

然而,早已看透中共卑劣行徑的特朗普政府,希望推動北京政權在經濟上做一個結構性改革,即從根本上解決知識產權保護、技術轉讓、產業補貼及開放當地市場等長久以來不公平的貿易問題。但這樣的要求在北京高層看來,卻是致命的,很可能引發體制的改變,導致其政權不穩,從而失去手中的權力。

毫無疑問,在G20峰會前通過紀念劉少奇講話,北京高層再次向美國傳遞的信號是:無意改弦更張,無意改變中共現有的體制,哪怕基辛格等中共的「老朋友」都暗示其要拋棄「舊制度」。

雖然特朗普近日表示,「中國希望(就關稅大戰)達成協議。若能達成協議,我們會這麼做」,但從北京的態度看,不久後的「習特會」,雙方達成令美國滿意的協議的可能性非常低。即使達成某些協議,也只能暫時延緩衝突,但衝突極有可能在2019年伊始升級——在特朗普下令繼續加徵關稅後。

從一些跡象看,北京似乎也在為可能出現的局面做準備。一方面,習近平在G20峰會前後對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馬及葡萄牙進行國事訪問,意圖施加影響力,分化美國與其盟友關係;另一方面,自由亞洲電台22日的消息指,中共中央近日疑向全國各主要政府單位發佈指令,要求各級政府「做好最壞打算」,以應對美中貿易戰下可能出現的經濟、社會問題。

只是天意、民心等均不在己方的北京政權,最終會發現,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的,因為結果早已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