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帶給中國和世界最大變化的莫過於美中貿易戰。美國副總統近期拉響的冷戰警報,使得月底特習會被外界視為中美貿易戰的拐點。是戰是和,風雲激盪,只是歷史巨變中,中共結局早已註定。

11月初,中美雙方證實特朗普、習近平將在11月底的阿根廷G20峰會期間會晤。

11月13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出席東盟峰會時表態:冷戰與否,中共抉擇。這也是美國特朗普政府高層首次正式使用「冷戰」一詞來表述美中關係的前景。就在11月9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美國不尋求冷戰來遏制中國。

美國政府高層的表態,微妙但明確:美國不會遏制中國;但美中貿易戰是否會升級為冷戰,取決於中共的抉擇。

美國特朗普總統今年發起貿易戰,目標十分明確:中共須停止不公平貿易及盜竊知識產權。7月6日和8月23日美國向340億美元和16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先後加徵25%關稅。9月24日,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2019年1月1日,稅率將升至25%。貿易戰逐步升級。

推演經濟層面:美國強勢 中共弱勢

美中貿易衝突升級後,美國經濟整體上未受影響,經濟增長、就業率、股市等指標持續走強,強勁經濟推動美元匯率居高不下。

與之相反,中國經濟全面受創,股市、就業、企業經營持續惡化,受貿易戰擠壓,債務等各種經濟危機瀕臨爆發。

在經濟層面上,美中貿易戰背景下,美國經濟佔據絕對優勢,中國經濟搖搖欲墜。彭斯13號也指出,美國經濟強勁到可以抵禦貿易戰升級,而中國經濟則不那麼持久。

推演政治層面:中共生死掙扎

今年以來,中共對貿易戰的態度發生了顛覆性變化,從最初「厲害了我的國」、狂妄自大,反轉為如今主動過濾任何可能刺激美國的言論、如履薄冰。

中共的轉變,主要原因是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另外還有政治層面、也就是中共內鬥的壓力。即使是中共最高層,針對貿易戰,無論是選擇強硬或妥協都可能被對手拉下馬。貿易戰已將中共高層迫入你死我活的內鬥中。

因此,中共當權者對儘快結束貿易戰,有著極其迫切的內在需求。

特朗普政府在貿易戰上也承受了一些政治壓力。雖然美國兩黨在強硬對待中共上達成一致,但中共利用貿易戰打擊特朗普陣營的選民,的確給特朗普造成一些麻煩。在剛剛結束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受中共關稅衝擊的大豆產區中,多個選區倒向了民主黨。

因此,特朗普也需要貿易戰的成果來緩解政治壓力。

11月15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透露,中共剛剛向美方提交了回應(讓步)清單,不過美國需要時間檢視,不可能在特習會中討論。羅斯認為,特習會最有可能的成果是雙方達成一項「框架協議」,但明年關稅提漲至25%的計劃不變。

推演貿易戰前景:明休兵 暗冷戰

美中雙方可能都有暫時休兵的政治或經濟需要,這使得雙方在短期內有達成某種協議的可能性。特朗普近期連續放話說中共想簽協議,以及中共提交讓步清單,就是各自在釋放願意推進談判的信號。

無論月底特習會的結果如何,在美國明年1月提升關稅至25%,或者未來對所有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之前,中美雙方有可能簽署象徵性的「框架協議」;甚至在中共做出一定妥協的前提下,貿易戰可能部份暫停。

不過,對於兩方而言,即使達成妥協,也可能只是表面文章。一旦休戰後中共被發現繼續違規,美國就有理由在不激發國內政治壓力的前提下,對中共發動更大力度的打擊。

這種「以退為進」的策略,被特朗普政府選用的可能性,在彭斯的表態中得以增強。

《華盛頓郵報》11月13日在《彭斯:冷戰與否,中國抉擇》的專訪文章中披露,彭斯指出月底的特習會是中共避免「冷戰」最好(如果不是最後)的機會。彭斯出乎外界意料地點明「冷戰」前景,並將選擇權交給中共,無疑是以退為進的完美運用。

彭斯強調,除開貿易,中共還必須在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做出實際改變;包括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限制外企進入中國市場,還要尊重國際規則,放棄干涉西方國家政治等等。彭斯說美國不會退讓。

中共外交部看似強硬回應,稱「不欠誰,不求誰,更不怕誰」,但又試探說,不知彭斯的言論是代表美國政府,還是他個人觀點。

身為美國副總統,又逢貿易戰正酣、特習會在即的敏感時刻,彭斯的冷戰警告顯然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清楚表明美國已認識到:中共不會變好;中共發展國際貿易、2025、一帶一路等,是要通過掠奪和偷竊來謀取經濟和技術優勢,進而擴張影響力,向外輸出共產主義。

彭斯17號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上重申,美國會恪守方針,直到中共改變行為。彭斯的再度表態,既是特朗普極限施壓政策的延續,也是回應中共的試探、打破中共的僥倖和幻想——美國政府目標明確,冷戰與否,取決於中共是否改變。

而堅守對神的信仰和普世價值觀的特朗普總統,雖然並未使用冷戰的說法,但多次抨擊共產主義。今年9月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直批中共的不公平貿易,並呼籲全世界抵制共產主義。

特朗普發起針對中共的貿易戰,已超越貿易上的糾紛,其實就是打響了美中冷戰的前哨戰,狙擊並反制中共的共產主義擴張。

推演美中冷戰:中共結局註定

對於中共的抉擇,外界普遍不看好。不僅美國政府不再相信中共的承諾,中共體制內外的學者們,也都不認為中共會真的改變。

體制內學者高善文的最新演講,就代表了中國很主流的一種觀點,即中共不會接受美國要求,中美會長期對抗,希望中共在壓力下倒逼改革。但體制內外的學者們卻又不相信中共會真心改革。

中共在貿易戰上混亂和矛盾的表現,已透露出它的絕望和惶恐。例如中共向美方提交讓步清單的同時,黨媒發文宣傳「義和團反帝愛國」,似乎想發動民眾與中共「共克時艱」。

只是今日的中國民眾,與數十年前冷戰時期的中國人,已經大為不同。如今共產主義早已破產,中共很難再矇蔽日漸覺醒的中國人。

而且今天的美中冷戰,與昔日的美蘇全面冷戰相比,發生了極大改變。

除了民眾不再受共產主義矇蔽外,今日冷戰雙方力量對比,也非過去可比。當初蘇聯是操控了勢力龐大的共產主義陣營,與西方民主陣營對抗。而今天,中共是孤家寡人、一個共產主義的殘魂,在對抗全世界的正義力量。

美中冷戰的結果,不言自明。彭斯的警告,的確是在給中共當權者最後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