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月底舉行的G20峰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美中緊張局勢是否升級或緩解備受關注。美國副總統彭斯表示,如果中共想避免與美國及其合作夥伴進行徹底冷戰,它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其行為,且美國不會退縮。

周二(11月13日),彭斯抵達新加坡,代表美國參加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峰會,美中是否正在走向長期經濟和戰略對抗是與會者關心的問題。彭斯和習近平將參加本周晚些時候在巴布亞新畿內亞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領導人峰會,但他們不會進行會談。

習近平將於11月30日的20國集團會議上,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和特朗普會面,兩人會就貿易話題進行討論。

而周一,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和中共副總理、貿易談判中方主要代表劉鶴進行了通話,但沒有重大突破。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周二表示:「現在美中各階層官員正在相互聯繫,為特習兩人在G20場合的會晤做準備。」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於11月13日發表題為「彭斯:是否結束冷戰取決於中方」的文章。文章說,彭斯在接受採訪時說,對在阿根廷和習近平達成協議,特朗普持開放態度,但前提是北京方面願意做出大規模改變,美國要求其在經濟、軍事和政治活動上做出改變。彭斯說,這是中方避免與美國發生冷戰的最佳機會(如果不是最後一次)。

彭斯:中方了解美國和特朗普的立場

「我認為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阿根廷(峰會)。」彭斯說,「(特朗普)總統的態度是,我們希望確保他們(中方)知道我們的立場,我們準備做甚麼,所以他們可以帶著具體建議來到阿根廷,不僅解決我們面臨的貿易逆差……我們相信中方知道我們立場。」

除貿易外,彭斯還表示,中共必須在幾個問題上做出讓步,其中包括改變其猖獗的知識產權盜竊、強制技術轉讓、限制外企進入中國市場等行為,還要尊重國際規則和規範,停止限制國際水域航行自由的行為,中共還需放棄其干涉西方國家政治的行為。

彭斯說,如果北京方面沒有做出重大而具體的讓步,美國準備對其經濟、外交和政治加大施壓。他認為,美國經濟強勁到可以抵禦這種升級,而中國經濟則不那麼持久。

「無論如何,我們相信我們處於強勢地位。我們現在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我們可以增加一倍以上。」彭斯說。

他強調,這不僅僅是簡單承諾的問題,美國要求的是結果,是改變姿態。

周二早上,彭斯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東京會面,安倍剛結束對華訪問。彭斯說,習近平對日本新的關係擴展,是北京最終認真對待特朗普政府要求的眾多跡象之一。

彭斯說:「我離開日本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確信中方獲得了信息。」 「他們知道我們政府的立場是甚麼。他們知道總統的立場是甚麼。」

萊特希澤是美中貿易談判的關鍵人物

CNBC報道,摩根大通(J.P. Morgan)分析師朱海濱對G20峰會上特習達貿易協議持謹慎態度。

「我們仍然保持謹慎,因為解決美中衝突的挑戰依然很高。」朱海濱說,「美中衝突超越了貿易,涉及技術、知識產權、市場准入、產業政策等領域。」

「目前尚不清楚中方是否願意在貿易之外做出明顯的變化(例如市場准入,知識產權保護,技術),以及美國是否會優先考慮其需求清單。」朱補充說。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11月9日在美國智囊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講表示,中共模式和前蘇聯的模式看似不同,實際上都是由國家掌控經濟,只是中共模式多了些市場和資本主義因素。他說,中共獲益於竊取他國的技術。

納瓦羅說,最大的問題是信任問題。他說,當美國提出一長串結構性的問題時,中共則予以否認。

納瓦羅反對任何沒有直接促成中共結構改革的協議,並說「特朗普總統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會讓我們得到好的結果。」

CSIS分析師古德曼認為,萊特希澤是美中貿易談判的關鍵人物,是特朗普總統及行政部門都一致認同的可以解決美中貿易問題的人。

「我不認為他們會在萊特希澤沒有參與討論的情況下達成協議,因為這是不符合現實的。」他告訴Inside US Trade。

《華爾街日報》報道,加州克雷蒙特麥肯納學院中國問題專家裴敏欣則評論說:「令美中貿易戰更複雜的是地緣政治背景。若只是貿易,就沒有甚麼是無法解決的。」

彭斯亞洲行和地緣政治相關

《華盛頓郵報》文章說,彭斯本周在東南亞的任務之一是讓盟友和合作夥伴放心,美國正在為該地區提供真正的、有競爭力的替代方案,以替代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特朗普政府認為,北京正在使用掠奪性貸款計劃,這些計劃會破壞參與「一帶一路」國家的法治和善政。

「我們尋求一個印度太平洋地區,每個國家……都可以自由地走自己的道路,追求自己的利益,海洋和天空向所有參與者的和平活動開放,主權國家共同發展壯大。」彭斯在東京的新聞發佈會說,「印度太平洋地區沒有威權主義和侵略,我知道這是美國和日本共同的願景。」

美國之音報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幾位區域戰略和貿易問題專家就彭斯此行做了分析和預測。該智囊資深中國問題專家張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說,彭斯在給華郵的一篇文章中,有一個引人注目的信息,就是美國將會堅決反對該地區的威權主義、侵略,以及無視他國主權的行為。儘管彭斯未提及國名,但無疑是針對中共而言。

美國和日本官員通過談判達成一項聯合聲明,其中列出旨在實施特朗普政府「印度太平洋戰略」的若干合作領域,包括協調液化天然氣項目、民用核能合作,以及包括澳洲在內的發展援助合作。這些「可交付成果」是一個小型但重要的步驟,表明美國並不是唯一一個為東南亞和太平洋國家提供幫助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