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國風.召南.小星》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

肅肅宵征,夙夜在公。

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維參與昴。

肅肅宵征,抱衾與裯。

寔命不猶!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

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戌時)圓月掛在東方,旁邊點綴了幾顆朦朧的小星星。那些軍隊的官兵連夜趕路,早晚都勤勉於公事。因為每個人的天命均不相同。

言外之意:朝廷的官員或軍隊的官兵,他們勤勉於公事,有的常年在外奔波,甚至連夜趕路,非常辛苦,可是他們的名字卻很難讓人知道,也極少傳揚出來。朝廷的政令執行得好,被人記住的也是那位頒布命令的天子或諸侯國君。就如那天上的一顆顆小星星,光芒被月亮遮蓋了一樣。可是,人的一生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沒有必要去抱怨甚麼。

「三五在東」有好幾層的內涵,除了說明圓月從東邊升起,給夜行之人指明方向之外。「三五」在古漢語中還表示三皇五帝傳下來的道統。據《周禮.春官宗伯》記載:「(外史)掌三皇五帝之書,掌達書名於四方。若以書使於四方,則書其令。」這是說,外史(周朝時期的官名)掌管三皇五帝留傳下來的典籍,負責把統一的文字傳達到四方各國。如果需要使者拿著天子的命令出使四方,(外史)就負責書寫及頒發策命給使者。(所以「寔命不同」的本義就是每位官員的「禮命不同」,「禮命」即「禮籍」與「策命」。而一個人能在朝為官,能接受甚麼樣的禮命,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中國歷朝歷代皇帝均把延續三皇五帝的道統作為己任,周文王教人道德禮儀,也一樣是在傳承上古聖王留下來的道統。而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的天子或諸侯國君,就會被認為是失道。西漢.劉向〈九歎.思古〉:「背三五之典刑兮,絕〈洪範〉之辟紀。」東漢.王逸注曰:「言君施行背三皇五帝之常典,絕去《尚書.洪範》之法紀,任意妄為,故失道也。」

因此,「三五在東」還借喻君王以三皇五帝的常典為依據頒發的命令,此命令如圓月東昇,給夜行之人指明了方向。正因為這樣,作者才用了「宵征」而不用「宵行」,「征」意即正直或正義的行程、征程。

還不止這些,「三五」一詞還比喻了星象或天象,與二章中的「維參與昴」相對應。《史記.天官書》:「為國者必貴三五」這裏的「三五」是指根據天象觀察人世間三十年一小變化,五百年一大變化的情況。「為天數者,必通三五。」這是指觀察天象的星官(周朝為大史官),必須熟知三辰五星的運行規律。

嘒彼小星,維參與昴。

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

(寅時)朦朧的小星星隨著圓月的西沉已經漸漸隱去,天空中只見參星和昴星橫於中天。軍隊的官兵揹負著棉被及衣服等行李,敬慎而迅疾地趕了一夜的路。每個人的天命均不相同。

小星星看不見了,只能看到參星和昴星閃爍於天空。比喻眾多的各階層的朝廷官員或一個軍隊的官兵執行王命去做一件事情,最後也只有主事的大臣或帶兵的將領會被天子或國君記住,其他的人雖然辛苦但都默默無聞。作者以「寔命不猶」來勸喻世人要安於天命,淡薄名利之心。

夜空中有眾多星宿,在不同的月份和時辰都可以看得到,為甚麼本詩的作者偏偏要取西方白虎星宿中的參昴二宿來寫詩呢?孔穎達《毛詩正義》引述《漢書.天文志》云:「參,白虎宿。三星直。下有三星,旒曰伐。」這是講參宿中有三顆直線相連的亮星,下面還有三顆星,其形狀似古代旗子上的懸垂飾物或皇帝禮帽前後的冕旒,這三顆星被稱為「伐」。《史記.天官書》在描述參宿下三星的演化特徵時云:「曰罰(伐),為斬艾事(象徵殺伐之事)。」《毛詩正義》引述《演孔圖》亦云:「參以斬伐。」

而且,在周朝時期,白虎也是軍旗的標誌之一。《禮記.曲禮上》:「行,前朱鳥而後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

另外,「宵征」中的「征」還有征伐,討伐的意思。如《孟子.盡心章句下》:「征者,上伐下也。」《詩經.魯頌.泮水》:「桓桓於征(率威武之師討伐)」。古文或史書中常見「奉辭伐罪(奉天子之命討伐罪惡)」即為「征」的內涵之一。

通過筆者的詮釋,我們已經可以明白本詩作者的匠心獨妙之處,「維參與昴」是在告訴讀者,西方或西部地區發生了需要軍隊出動的殺伐之事,因此才會有軍隊的官兵出動,急行軍一夜的事情發生。或者是朝廷的一些官員背著行李,一夜沒休息,趕赴西方協助當地的官員處理重大事務。

本詩用詞用句簡練而詞義通達,雖只有兩章共十句,而兩章中的詩句之意卻前後照應,環環相扣;將天文地理、方位時辰等隱於詩中,令人賞讀之後總有意猶未盡之感慨,如入芳華之林而流連忘返。

本詩篇名為〈小星〉,通過講述一群軍隊官兵奉辭伐罪,連夜趕路的故事,來告訴世人這樣一個道理:芸芸眾生,絕大部份猶如天上一顆顆不起眼的小星星,能聲名顯赫的畢竟是少數人。作者以「寔命不同(寔命不猶)」來勸慰人們安於天命,淡薄名利之心。

其實不止本詩作者有這樣的提醒,記得王羲之在《蘭亭詩序》文章中也有同樣的勸喻和感慨。唐代大詩人王維更是說:「天命無怨色,人生有素風。」見《送綦毋秘書棄官還江東》。

筆者能夠體會古人的用意,那就是:安於天命,做好自己本份的工作,守德而無為;能否升官發財交給上天去安排;不為名利和人爭鬥,以免造業做壞事。

或許有讀者會問:人的命運真的就無法改變了嗎?

因為筆者自己也是一個修煉中的人,所以知道有兩種方法可以改變人的一生:第一種方法是人在正法中修煉,返本歸真;那麼修煉人的一生,就由正法師父重新安排和改變。還有一種方法,是一個人無限度的做壞事,如現今中國大陸中共一些官員,做下迫害神佛迫害信仰的大壞事,如果不趕快警醒自救,那面臨的就是徹底的毀滅,連下輩子轉生的機會都沒有。我想理智的人都不會願意走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