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國風.召南.江有汜》

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1)!

不我以,其後也悔(2)!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3)!

不我與,其後也處(4)!

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5)!

不我過,其嘯也歌(6)!

1.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江,長江。汜,《康熙字典》:「音似。【說文】水別復入水也。【爾雅.釋水】水決復入為汜。【疏】凡水之岐流復還本水者。」從長江幹流(主流)分出了一條支流,流經一些地方,繞了一圈,又流入長江中,這一段水流稱為「汜」。之子,那個人或那些人;本詩借指同窗學子(同學)。「子」在古漢語中,可以表示男性,也可以表示女性;只不過周朝時期學校沒有女性。歸,歸家、返回家園;本詩借指行舟於歸家的路上。以,從;在本詩中當動詞用,表示「跟從、跟上」。「不我以」即「我不以」,我沒有跟上。

這三句的大意是:長江幹流分出了一條汜水,同學們都順著幹流行舟東去(返回家園),我卻沒有跟上。(言外之意,我划到汜水上去了。)

2.其後也悔:過後懊悔。「後悔」這個詞就是從這首詩中演變來的。

3.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渚,音煮;《說文》:「小洲曰渚。」與,隨著,跟著。「不我與」即「我不與」,我沒有跟著。這三句的大意是:長江中出現了一塊小洲,同學們都越過小洲順幹流東去,我卻沒有跟著。(言外之意,我被小洲擋住了。)

4.其後也處:過後就停在那裏了。處,《說文》:「處,止也。」

5.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沱,長江的支流稱為「沱」;《說文》:「沱,江別流也。」「沱」字從古人造字中都可以看出奧妙,「它水」即其它的江水;用以長江支流的代稱。必須說明的是,這樣的支流不像汜水那樣會流回長江。比如長江的一些支流分出了以後,匯入了贛江,名稱都改變了。

過,《說文》:「過,度也。」越過,度過。

這三句的大意:長江中出現了沱水支流,同學們都越過了支流順長江主流東去,我卻沒有越過。(言外之意,我划到沱水支流上去了。或者說,水流很急,我沒有掌好舵,被急流帶到了沱水支流上了。)

6.其嘯也歌:嘯,《說文》:「嘯,吹聲也。」指吹口哨、噓聲,或從嘴巴裏發出怪聲音。根據《禮記.內則》規定:「男子入內,不嘯不指。」這是說,男士進入自己家的內宅(女眷住的地方),不能吹口哨或發出噓聲,說話時手不要指指點點的。

一個人只有到了極其悲傷懊喪的時候才會失去儀態而又叫又唱。「其嘯也歌」即捶胸頓足、痛哭流涕。《詩經.王風.中谷有蓷》:「條其嘯矣」和《詩經.小雅.白華》:「嘯歌傷懷」,這幾句的意思都差不多。

這首詩是周朝時期王都大學(太學,「大」音義同「太」)學生寫的一篇學習的心得體會,也可以說是聖人用大學學生的語氣寫的一首詩。因為西周時期大學學生是嚴格按照儒家學說學習並為人處事,所以這首詩也可以說是古代儒家修煉者寫的一篇心得體會。

由於夏朝及商朝時期學校的具體情況文字記載很少,已經很難考證。所以中國古代西周時期的大學生算是最正宗的儒家修煉者;而儒家修煉必須有特定的修煉環境才行,現代人即使得到西周時期大學的課本,也無法真正的修煉。為了讓各位讀者了解此詩的內涵,筆者先介紹西周時期孩子們學習的一些情況。

按周禮的規定,周朝時期的男孩子,十歲要到小學學習[1](漢朝以後的規定是八歲[2]),並且必須在學校住宿。女孩子則相反,十歲之後就不允許出門了。

從幼兒起,只要能自己吃飯,就必須教會他/她使用右手。只要能開始說話,首先教他們如何應答長輩的呼喚。男孩用「唯」,女孩用「俞」,而且要求應答的速度要快,不能猶豫。男孩到了六歲,母親就要教他識數和東南西北中等方位的名稱;到了七歲,就要教他知道男女有別,七歲之後就不允許男女同席吃飯。八歲,要知道尊敬長輩的道理,出門進門要讓長者先行,同席吃飯時要讓長者先吃,並懂得謙讓的禮儀。九歲,開始學習朔望之禮,並學習用天干地支相配計算年月日時辰。男孩十歲就要到小學讀書。周朝,特別是西周時期,老百姓生活富足,五十歲就可以開始享受朝廷規定的養老制度[3]。而孩子讀小學,吃住均由公家承擔。

在周朝時期,所有被分封的諸侯國君,須得到天子的授權,才可以開始辦學。《禮記.王制》:「天子命之教然後為學。小學在公宮南之左,大學在郊。」這是說小學設立在諸侯國君宮殿的東南方,大學設立在諸侯國國都的郊外。(在古漢語中,王都、王宮表示天子所居住之地。而王都也有小學和大學。)

天子的王都及諸侯國的國都之外有六鄉,設鄉大夫主管鄉學,鄉學只設小學,基本上是大夫以下官員之庶子及庶民(平民)子弟在內讀書。小學生剛開始主要學習文字和算術。所有的小學生(包括貴族子弟)都不允許穿絲帛類的服裝上學[4],以防產生奢侈之心。十歲之前所學的禮儀仍然要溫習遵從,並習練將來走入社會要用的各種應對禮儀和如何以誠待人。十三歲開始學習樂器,學習唱誦小學教科書中的詩篇,要求學會「勺舞」。到十五歲,要學會「象舞」,學習射箭及御馬、駕車。這期間每年會有考核,考核優異者會被推薦給諸侯國君,到國都小學甚至大學深造。國子所學的舞蹈還有:帗舞、羽舞、皇舞、旄舞、干舞、人舞,詳見《周禮.春官.樂師》。用現代話說就是,周朝時期的學生都是能歌善舞的孩子。以上提到的年齡段,除了十歲入學是硬性規定外,其它的功課則不限年齡,能在十三歲就學完小學的課程,成績優異並被提前舉薦到大學學習的孩子,也大有人在。

周朝時期有很完善的舉薦興學制度。鄉學中的學生被推薦到國都小學,稱為「選士」;從國小被推薦到大學稱為「俊士」,從諸侯國大學被推薦到天子王都的大學學習,稱為「造士」,也就是諸侯國官員的庶子及平民的孩子也有到王都大學學習的機會。而不用經過舉薦就可以到朝廷的王都大學學習的學生還有,天子的嫡長子(即太子)、所有兒子(王子);諸侯國君、九州牧伯的嫡長子;朝廷及諸侯國的卿、大夫嫡長子;朝廷士官之嫡長子,都可以直接進入王都大學學習,但前提是必須完成小學的課程。到國都大學學習之後,一律不看學生的背景身份。因為禮儀中有長者為先的規定,所以只看學生的年齡。比如,幾個學生走在一起,年齡大的走在前面,依次而行。幾個學生同席吃飯,按年齡大小依次動箸(筷子)。「凡入學以齒」,見《禮記.王制》。

大學生的學習內容主要有三德,《周禮.地官.師氏》:「以三德教國子,一曰至德,以為道本(道德的根本);二曰敏德,以為行本(行為的準則);三曰孝德,以知逆惡(知道區分善惡)。」

六禮:冠禮、昏禮、喪禮、祭禮、鄉射禮及鄉飲酒禮、相見禮。

七教:父子、兄弟、夫婦、君臣、長幼、朋友、賓客;此七種關係的相處禮儀規範。

八政(政務的八項內容):飲食、衣服、事為(百工技藝)、異別(五方用器之區別使用)、度、量、數、制。

在大學學習,能夠通過畢業考核,均能根據成績被任用在朝為官。而壓力最大的是那些貴族子弟,因為他們都是嫡長子。大學畢業之前有一個重要的考核,如果不能通過考核,那個人的命運會很淒慘。那些無法通過畢業考核的學生,其名字會被逐級上報、逐級再次輔導無效後由大樂正(官員兼大學負責人)報到天子那裏。天子看到報告後,首先下令朝廷的三公、九卿、大夫、元士齊集國都大學,給考核不合格的學生逐個幫助教導。如果這些學生還不能夠學好,那天子就親自到學校視察情況並予以教導。如果還有不合格的學生,天子首先自責,連續三天節食(不吃肉類),不聽音樂聲,以象徵放棄一個人比放棄正常飲食及奏樂更嚴重。那些屢教不改的學生,不管他原來的身份背景如何,都將被流放到遠方。西部流放之地叫棘,東部叫寄,終身不予錄用[5]。(據筆者考證,此制度執行得最好的就是西周時期,而它又是儒家修煉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這其實是在說,在儒家的這一門修煉中,不輕易放棄一個修煉的人。但修煉又是一件嚴肅的事情,經過天子親自教導還無法更正的大學生,會被流放。表示儒家這一門中在天上的師父也不再管這個人了,收回其身上所有超常的東西。大學能畢業,並不是說這個人就在儒家體系中修煉圓滿了,它是儒家修煉的一個重要階段,涉及到儒家對修煉人身體的演化需要;因為這一階段要求修煉的人,必須是童身。所以大學的學生必須在20歲之前畢業。(未完,待下周三續完)

[附註1]《禮記.內則》:「十年出就外傅,居宿於外,學書計,衣不帛襦褲。禮帥初,朝夕學幼儀,請肄簡諒。」

[附註2]:《漢書.食貨志上》:「八歲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始知室家長幼之節。十五入大學,學先聖禮樂,而知朝廷君臣之禮。其有秀異者,移鄉學於庠序;庠序之異者,移國學於少學。」

[附註3]《禮記.內則》:「凡養老:有虞氏以燕禮,夏后氏以饗禮,殷人以食禮,周人修而兼用之。凡五十養於鄉(鄉學校中養老),六十養於國(國都小學),七十養於學(國都大學),達於諸侯(諸侯國的老人都依照這項規定)。」這是講不同的朝代用燕禮、饗禮、食禮等不同的宴請規格來贍養老人。因此後文還規定了要給不同年齡的老人多備一份伙食及肉類食品等。

[附註4]《禮記.內則》:「十年出就外傅,居宿於外,學書計,衣不帛襦褲,禮帥初,朝夕學幼儀,請肄簡諒。」

[附註5]《禮記.王制》:「將出學,小胥、大胥、小樂正簡不帥教者以告於大樂正。大樂正以告於王。王命三公、九卿、大夫、元士皆入學。不變,王親視學。不變,王三日不舉,屏之遠方。西方曰棘,東方曰寄,終身不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