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從何時起,世間便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登頂天柱峰,參拜太和宮,才算到了真正的武當。而金殿背後暗藏的玄機,更代表了一代君王對玄武大帝最高的虔敬與禮遇。

經過歷朝歷代的發展,武當這座大山成為不斷翻新的畫卷,相繼展現無數的修真仙跡、木石神殿。它們有著不同的使命與際遇,與武當結緣又隱去,似乎是一道道伏筆,只為烘托這一朝大修武當帶來的登峰造極的輝煌。

自永樂17年起,武當山的修築工程逐漸走向尾聲,工匠們在崇山峻嶺的空隙中增設庵廟、亭台、圍牆、橋樑等建築,並雕刻大批神像以充實宮觀。這一年,成祖又降旨於主持工事的官員,為金殿修築一座圍城,名之為「紫金城」。

這個與北京「紫禁城」僅有一字之差的城牆,或是武當山最後一項艱鉅的工程。

玄武神貴為天帝,他坐鎮的金殿又是皇家制式,那麼即將修築的這座圍城,勢必延續以人間至尊烘托天庭神權的方式,成為一座工藝、形制堪比皇城的恢弘建築。

於是,工匠們在大頂四圍的峭壁上修築東、南、西、北四座天門;四幢角樓。因道教認為「南天門」是人與神溝通的地方,便將東、西、北三門封堵,只留南天門通行。

南天門下又設鬼、神、人三門。「鬼門」不通,「神門」設為皇家御道,僅「人門」可正常通行,亦是今天遊客登頂的必經之路。

至永樂22年(公元1424年)初,以展現玄武修真故事的人間仙境終於營建完成。這五年來,紫金城的工事貫穿始終,它的修築難度遠甚於平地而起的紫禁城。它全部由巨石依山勢砌築而成,每塊巨石重一噸有餘,巨石之間只有一線縫隙,其工藝之高不遜於中心的金殿。

在遙遠的古代,工匠們是如何將沉重的巨石運上險峰,又如何把它們砌成全長三百多米的穩固城牆呢?這些問題難以解答,如今的我們,只能站在大頂之上,驚歎著這件敬獻給神的傑作。

2月,成祖降下諭旨,囑咐提調官員:「今工已告成完,特用敕爾常用巡視,遇宮觀有滲漏處,隨即修理。」

作為玄武化身的帝王,成祖對武當的關注並未隨工事的結束而終止。此後,武當道人的欽選與供養,道派的戒律與管理,皆是他一一過問的要事。

成祖更下諭示,後輩子孫即帝位,必須祭告玄武神,將國家崇祀玄武、信奉道教的傳統傳承下去。

鼎建石坊 治世玄嶽名世

或許,大修武當、振興道教是成祖心中最重要的使命,在武當宮、觀竣工的那年8月,這位「永樂帝」也安然闔上了雙眼。但他留給武當的,是整個明朝的,幾乎每位帝王敬奉的無上尊榮。

明朝是個謹遵祖訓的時代,自成祖之後,歷代每位明帝即位,果然皆派專使趕赴武當山致祭。由於成祖奠定了大嶽武當在帝國的特殊地位,幾乎每位皇帝也都會發布修繕武當宮觀的敕命,其言辭更是驚人的一致:「但遇宮觀有滲漏損壞之處,隨即修理;溝渠路道有淤塞不通之處,隨即整治。」因而,武當宮殿於明朝二百多年來完美如初,這是在其他朝代未曾有過的全盛。

八十多年後,國祚傳至第十一位皇帝朱厚熜,歷史更習慣尊稱他「世宗」或「嘉靖帝」。在即位的第三十年(公元1552年),他特意撥款白銀近十萬兩,敕令重修武當各處神宮仙館,並在入山朝拜的第一道山口修築一座石坊,賜額「治世玄嶽」。

這座道教門洞式建築,是成祖大修武當之後的一大創舉,它意味著武當的道教信仰,有著安民興國的力量。

與金殿相似,石坊的每塊構件皆以青石雕鑿,借鑑木質建築的榫卯結構拼接而成,極為緊密牢固。鑄件上更以純熟的圓雕、透雕等傳統技法鏤刻出祥雲、神龍、仙鶴、神仙等圖樣,令石坊不僅有渾厚古樸的氣勢,更具飛動飄渺之仙韻。

後來的人們,視石坊為武當仙境中凡界與仙界的分界處。香客、信士若朝山進香,無論富貴貧賤,至此必須卸轎下馬,洗心入靜,虔誠敬神。

那麼,是甚麼力量促使世宗大規模修繕武當,並立下這樣一座莊嚴的石坊呢?

世宗本是偏安湖北安陸州的一位藩王,皇位於他只是遙遠得不敢奢望的幻想。然而一個偶然的機緣,其堂兄明武宗於盛年突然駕崩,且未留下子嗣,他便以外籍藩王的身份匆匆即位。明人尚玄,藩地與玄武道場相距咫尺,世宗自幼便年年隨父母入武當拜祭。玄武大帝在他的心中,有種類似於血脈相連的親近感。

在位四十五年,世宗便屢次為武當發布詔書諭令,關注著武當的一切事物,成為明代皇帝中為一座神山降旨最多的皇帝。他遙承成祖遺風,推崇道教、崇祀玄武至極,不僅為明朝開創中興盛景,更為武當命運帶來又一個銘刻史冊的輝煌。

在大山中清修的日子,猶如置身雲外仙都。道樂聲聲,道香裊裊,道人們不問世俗,專注於每日的修行功課,渾然忘記光陰流轉與時歲變遷。

公元1644年,來自北方的噠噠鐵蹄聲,打破了中土大地的局勢。

這一年,是明崇禎十七年,亦是清順治元年。在這明、清鼎革之際,明思宗城破自縊,清世祖入關登基,山河家國在瞬息間改換了名姓。各方紛爭隨之迭起,戰火兵燹不時地進犯均州一帶,亦驚破這座大山的寧靜。

身在塵世之中,終究無法完全阻絕人事代謝的侵擾,武當多處宮、觀再遭劫火,不知能否重現極盛的模樣?

即使是心如止水的道人,也不禁猜度,這個由少數民族建立的統一王朝,將如何面對漢人數千年來信奉的道教信仰,新帝的各項舉措又將為這座大山帶來怎樣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