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香港支聯會、中國維權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律師一直致力爭取民主及維護人權的工作,過往曾多次協助及代理法輪功案件,尤其是在2005年的阻街案勝訴,成為保障港人表達自由的著名人權案例。對香港近年來的法治情況,何俊仁認為法治受到最大的打壓是來自中共人大釋法,人大常委可以凌駕法律、凌駕法庭,破壞力最大。

何俊仁接受本報專訪時直言:「香港的法治的確是越來越壞,甚至到了非常嚴峻的情況。」他認為法治受到最大的打壓是來自中共人大常委釋法,尤其是導致6位民主派議員被DQ的宣誓風波,人大透過釋法將已宣誓就職、已履行職務的議員取消資格,除了明顯剝奪市民的選舉權利,更是在法庭進行審訊期間突然干預,等同「綁住法庭的手」,「使法官一定要跟隨釋法的決定,從而別無選擇地取消已經在履行職責的立法會議員,這是最荒謬最離譜的。」

之後港府還根據釋法,令選舉主任有權去政治審查參選的候選人,甚至取消參選資格:「根據釋法的結果,加上香港政府背後操作,原來每一個候選人的歷史他都睇晒,甚至一年內做過甚麼事、說過甚麼話,都可以成為審查他的思想,然後決定讓不讓他參選。」

DQ釋法嚴重破壞選舉制度

他強調選舉主任是級數很低的公務員,一向無權進行政治審查,只能檢查紀錄,如夠不夠年齡、有沒有刑事紀錄、是否香港居住等等,而非思想審查。他指香港整個選舉制度被嚴重破壞,與法治息息相關:「大家知道法治不止是法庭。法官的獨立仲裁權很明顯受到釋法的干預,現在整個公務員的運作都受到釋法影響,連公務員中立文化,不受政治干預、專業的操守,都是法治的一部份,都受到破壞。」

除了選舉制度被破壞,另一件嚴重影響法治的事件是近期引起爭議的高鐵「一地兩檢」。何俊仁強調,北京當局根本無權在香港一塊地方實行大陸法律,因為違反《基本法》第18條,但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完全不提法律理據,只強調「人大常委是最高權力機構,它講了就一錘定音,換句話講人大常委是可以不跟《基本法》的。人大常委可以凌駕法律、凌駕法庭,這個破壞最大。」他連用四詞形容:「橫蠻無理、肆無忌憚,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人大凌駕法律破壞最大

他認為過去一、兩年是香港法治面對最嚴峻的日子,因為過去人大釋法主要是在憲制上進行。如人大1999年第一次就居港權問題釋法,「那次的嚴重性在於推翻終審庭的決定,以及牽涉香港一些條文的解釋。根據原本的構思,這些高度自治範圍的事應該香港自己決定。雖然那次的目的好像是為香港好,香港政府求救,不想百多萬人來香港,但這不是一個正確的解決問題手段。」

第二次是2004年有關政制改革的釋法,將政改三步曲改為五步曲:「任何啟動政改先要特區首長寫報告申請啟動,然後人大常委批准,而批准時可以定出條件,定下框框才讓你政改,這完全無諮詢過香港人⋯⋯黑箱作業,也完全是單方面決定,影響香港深遠。」

第三次是2005年就特首補選時是新任期還是餘下任期的釋法,他形容很多人都覺得不是太「到肉」,因為影響不太深遠。第四次釋法是有關剛果共和國外交豁免權的釋法,由於是屬於外交加上遵從《基本法》158條第二款,由終審庭轉介人大常委要求釋法,社會上沒有異議。

北京施壓 嚴懲青年學子

但第五次也就是最近的一次就議員宣誓釋法,何俊仁形容令港人非常震驚,「尤其是香港法庭進行審訊、上訴時,突然間釋法,接著釋法的範圍不單止解釋《基本法》,還解釋了香港的《宣誓及聲明條例》,接著還很清楚地說可以進行思想的審查,使香港政府可以拿著一把刀去砍殺一些經過思想審查、過不了關的議員,縱使他宣了誓,立法會同意了,開始履行職責,都可要他走。參選也可以被剝奪資格。這是非常嚴重,這次釋法令香港人非常震驚。」

除了人大釋法,近年港府對青年學子的示威抗議行動也追殺到底,透過律政司司法覆核加重刑期,如重奪公民廣場案引起國際震驚,法律界、前法官相繼發聲,最後終院免他們坐牢:「大家看到,要靠國際的輿論,對香港的法庭、香港政府表示不滿,尤其是對港府透過律政署上訴權利來施行打壓,可看到香港政府本身對法治的破壞,對人權保障的打壓,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他相信港府的舉動是來自北京的意旨,因為北京對香港青年學子談自決很緊張,「所以要想盡辦法透過宣誓條例和透過刑事上訴,我相信它對香港政府肯定有指示。所以很多人說根本西環在背後操縱,中聯辦的主任根本是黨委書記。香港(特首)只是市長,他是黨委書記。」

一葉知秋 法治前景堪憂 

何俊仁強調香港一國兩制最珍貴的資產就是法治、基本法保障市民的權益,但現在看到香港法治在國際上的聲譽受到史無前例最嚴重的破壞,前景很令人擔憂:「如今《基本法》可以隨便解釋,內地法律可以透過制定一些『例外』來實施,今日開一個例外,明天開第二、第三個例外,甚至更多例外,這些都是很嚴重。千萬不要因為這件事小,所謂『一葉知秋』,秋天都開始來到,嚴冬緊接就來。這是第一塊黃葉,很清楚是肆無忌憚地破壞香港的法治。」

他直言共產黨不得人心,不但很多港人移民,連大陸的富二代都紛紛走人,這也是為何當今中共領導人內外皆高壓的原因:「其中一個理由是共產黨自己的人都走得很厲害,資金走、家人走,有些自己本人都走了。所以很嚴重,他們說海外資產有數以萬億跑到外國。普通中產都走,很多來到香港讀書的、留在香港的,其實人人都想走了,香港都覺得不安全。當連共產黨的官員都覺得危險,要離開內地的,先來香港,再走到美國加拿大。」

何俊仁認為港人面對香港目前的困境,應人人講真心話,不要像那些阿諛奉承的親建制派:「個個做人大政協都不敢告訴別人有多少本護照,就算香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不到最後要參選都不放棄他的英國護照。宣誓當天被問才拿出來,說剛剛退了,是如此可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