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是中共接管香港20周年,日前《經濟學人》智庫(EIU)發表2017年民主指數,香港的排名再次下跌,與非洲納米比亞及南美巴拉圭同級,當中香港的公民自由得分顯著下跌。近年來由DQ議員、覆核雙學三子刑期、一地兩檢到香港眾志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法治備受衝擊及考驗。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呼籲港人要挺身而出發聲,抵禦中共脅持港府侵蝕香港的核心價值。

已86歲高齡的陳日君樞機,回想97年中共接管香港之際,當時不樂觀也不悲觀,心想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理應不會變成與大陸一模一樣。但現在覺得當年悲觀的港人是有道理的,因為兩制很快被破壞了。

人大釋法是衝擊法治之始

他指,對香港法治衝擊最嚴重的是從1999年第一次中共人大常委會就居港權釋法開始:「根本不符合《基本法》裏面列明的釋法程序,已經不是釋法了。以這個所謂釋法的藉口,它隨便改法律。」他回憶當時港人對此並不是很反感,未意識到問題嚴重:「政府引出大家的自私心理,『那些大陸人不要來啊』。其實第一次釋法很嚴重,當時胡振中樞機都出來講話,說不要釋法!」

接著2004年第二次人大釋法,將啟動政改程序由「三部曲」變「五部曲」;陳日君批評中共用釋法方式封殺07及08年雙普選,破壞了一國兩制的原則,「因為有普遍的選舉權是很重要的,因為香港有民主才能保持自由。香港若沒有民主,我們看到現在連人權都沒有了,也沒法治了」。

中共無視民意「很醜陋」

到2014年,中共和港府提出「假普選」方案,民間則在6月22日發起全民公投選出一個普選方案。時年已82歲的陳日君,參與帶領民主派的「毅行爭普選」,當時目標是爭取30萬人參與公投。歷時84小時的毅行,陳日君冒日曬雨淋行足全程,最終6.22當日有有超過80萬港人出來投票,「很犀利!⋯⋯80多萬人公投,沒有靠政府幫忙,自己組織。我們毅行叫大家出來投票,很成功。」

不過中共當沒事發生,「這真是很醜陋很醜陋!⋯⋯一路以來越來越離譜,雨傘運動之前更加離譜,有白皮書、有8.31,變成完全沒有了(法律),所以引起香港人的憤怒。」

當時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是「政改三人組」成員之一,陳日君樞機指她有份撰寫報告給北京,原本以為前特首梁振英下台會好一點,但現在更是無法無天:「梁振英下台,但政策一樣強硬,我們應該讓他們知道我們的憤怒。」

2014年6月,當時已82歲的陳日君樞機堅持走完84小時的「 毅行爭普選 」,為香港爭取民主發聲。(大紀 元資料圖片)
2014年6月,當時已82歲的陳日君樞機堅持走完84小時的「 毅行爭普選 」,為香港爭取民主發聲。(大紀 元資料圖片)

港人會忍耐但拒做奴隸

談到近年一連串衝擊法治的事件,他尤其不滿港府撤銷民選議員的資格(DQ),「人家那麼多人選出來的人,你這麼輕易可以DQ,哪個國家是這樣的制度?DQ後還要追討薪金,真的荒謬。」

陳日君樞機強調,法治是香港很寶貴的東西,最近大律師公會針對「一地兩檢」的聲明,都顯示情形很嚴峻了。他呼籲港人要出來發聲,一定要向當局表示抗拒,「告訴他你要小心,過份了便可能造成麻煩。我們不希望有麻煩,不過我們警告你不要破壞香港。香港人是很忍耐的,不過都可能有底線。」

他重申港人都希望中國繁榮穩定,但不做政權下的奴隸:「如果說食飽了不要出聲了,我想問你是不是在養豬?」

「要持久維持我們的聲音」

陳日君樞機表示,面對抗爭者也蒙受冤獄的嚴峻情況,當前社會上的聲音不夠多,自己身為宗教人士都不得不發聲:「所以我都要出來參加,例如那些打官司的,幫他們募捐基金會,到監獄探望那些冤枉坐監的。但是希望所有公民、香港的人都一起出聲。第一要團結,大家一起坐下來想想有甚麼方法,可以持久地維持我們的聲音。要持久地讓他們知道我們在容忍,但你不要過份。」

陳日君樞機提到大律師公會換屆選舉,他指在「一地兩檢」問題上大律師公會遲遲才發表聲明:「他都很受上面影響,我們希望至少大律師公會秉持公正,因為是這方面的專家,希望能及時出聲。因為一地兩檢很多百姓都不知嚴重性。」

至於立法會經歷DQ風暴和修改議事規則,他形容已經成為投票機器。他呼籲佔多數的建制派議員不要太過份,不能只站在中央(中共)的角度,應要站在人民一邊:「希望他們明白,如果不是,他們將來沒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