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永泰1984年剛進大學,同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他說當年的中國與現在的中國對香港態度很不同。當時中國百廢待興,將香港作為模範,現在則很「自信」:「以前內地對香港的司法制度本身有其尊重,甚至會向我們學習⋯⋯現在你經常會見到一些內地的學者,他們會無端端的指指點點,然後說你們太多洋人了,甚麼甚麼。你會見到官媒黨媒越來越多鷹派的言論,好像它以前韜光養晦,大家忍著我收斂。現在最怕的是甚麼?一些以前你想它會收斂,會要面子,現在它會說中國模式,我不怕你了,你去上街啊!」

他引用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說過「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他直言無從得知政治的底線,今天不能說港獨,明天不能說反對23條,可能以後連不應人大釋法都不能說。但他強調仍要持續發聲,並提醒港人要認清威脅香港法治精神的源頭,不要自毀長城,令公眾對法律制度失去信心。「你不可能是判抗爭者贏就是法治的彰顯,抗爭者司法覆核上訴勝訴,那些『藍絲』又會說法官是否是『黃絲』。近這3年,這類的辱罵就無日無之,實際是把法庭當磨心。」

他以梁國雄在立法會搶文件被控藐視罪為例,西九龍裁判法院裁判官嚴舜儀裁定控罪不適用於議員。自然就有人說法官是「黃絲」。當日「13+3」(雙學三子及新界東北案十三人)重判後,又有很多人說法官「染紅」,「這類屬於謾罵性質或立場為先的批評,完全無助於保障香港法治。」

石永泰補充說,港人勿妄自菲薄,法治包括在有法律爭拗下,人人皆有同樣權利訴諸法庭,正是指香港的法援制度。他憶及在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時,曾到國外參加國際會議,留意到2008年金融海嘯後,西方國家大幅削減開支,尤其在法援方面,「很多人看到香港的法援制度都用羨慕的目光。所以我覺得有時香港人看自己的制度,要記住『你看我好,我看你好』。我固然有受威脅的地方,我們整體的制度在外人看來還很多人羨慕。」

石永泰觀察到,北京當局只看重香港的經濟地位,如一帶一路、大灣區、股市、仲裁中心等等,全是在賺錢方面。但是他強調:「香港人有必要跟內地、全世界及港人說,很難有一個地區法律制度只保障賺錢方面的行為。⋯⋯一個正常的法律制度,做生意的人都有權利,做生意的人都有憲制上的權利。」

他強調要讓從商者明白法治精神與每個人息息相關。「譬如政府有政策的改變,是否有足夠諮詢諸如此類,很多時候政府的舉措都會影響做生意的商業機構。你平時不會想到與憲法權利有關的團體或個體。要讓他們知道一個地方保持良好的法律制度,維持法治精神,對做生意的人都很要緊。因為中國現在將香港當做它經濟上走出去的橋樑,僅此而已。我們要讓一些生意人知道不能將香港當成打官司的工具。」

他重申律師不能僅是幫人做合同和仲裁,他呼籲港府及北京勿將香港法律制度及法治,打造成政府手下排解糾紛的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