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指,在梁振英當政的五年,明顯看到中共衝擊香港法治,方式是以人大常委會進行釋法凌駕終審法院,如DQ議員事件。而今次「一地兩檢」,人大在說明的部份提及《基本法》第7、118、119條,但這些條文皆無法提供法理基礎:「若他真的要君臨天下,你迫他去釋法,他就隨便拿著118、119或第7條釋法,便凌駕終審法院。」

梁家傑認為整個安排是有部署的,「一步一步透過人大常委會的議決和釋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所謂的『全面管治』,將中英聯合聲明的合約責任視而不見,將《基本法》承諾港人的整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安排,打個稀巴爛。」他解釋這就是為何法律界對今次「一地兩檢」人大決議格外緊張的原因。

法治受極大挑戰  籲港人捍衛

梁家傑指,目前香港行政及立法二權已是中共的囊中物,目前唯一比較有公信力是司法機關,所以中共要向司法機關開刀,因此2018年確實是香港法治要面臨的極大的挑戰:「香港法治原是保障人權自由、限制公權力行使,變成中共的一套法治,是用法律服務共產黨、服務政權駕馭人民,那香港跟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還有分別嗎?」

對於民間有些愛字頭組織因朱經緯一案大罵法官,近期又搞遊行及組織成立「監察司法委員會」,梁家傑強調,香港法院一直受到公眾的有效監察,因每一位法官的判辭都受到上訴庭的監察,上訴庭及終審庭的判決是受到法律學者、執業大律師及國際社會的監察,「絕對不需要這些人吵吵鬧鬧,昨天(7日)在香港出現的遊行,代表有人希望把中共在內地的一套搬到香港,就是法庭也要受到黨的指揮。」

他表示若香港法庭變成為中共政權服務,則無法再取信於國際社會,尤其是在香港營商的外資公司,這些外國人會覺得在香港的保障與大陸北京上海沒有分別:「我們聽到很多外資公司對中共在內地朝令夕改,一些抱怨和投訴就會在香港出現。」他重申面對法治受到嚴峻考驗,法律界及港人一定要起來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