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的口號獲選總統,繼稅改成功後,有意為美國在貿易範疇爭取更多利益,滿足他的支持者的訴求,以應付今年十一月的國會中期選舉。特朗普政府希望能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增加外國在美投資、繼續降低失業率等。

去年底,美國政府已經針對中國鋼鐵出口徵收懲罰性關稅;今年初,美國再針對太陽能發電板和洗衣機的進口增加關稅,打擊的對象由中國擴展至南韓等國家。今年一月的世界經濟論壇,美國財長姆努欽表示可能會放棄強美元政策,其後雖然特朗普否認,但仍然引起國際金融界的高度關注。特朗普亦表示有意重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的談判。

觀察特朗普的策略,似乎是先亮劍以向談判對手施加壓力,迫使有關國家讓步,俾特朗普能向其支持者交出亮麗的成績表。增加關稅及讓美元貶值是典型的武器;以美國的龐大市場及經濟實力,足以迫使其貿易對手讓步。

從中國、南韓以至德國,都明白不能對美國長期鉅額出超。以中國為例,經濟有點起色,容許人民幣有序緩慢升值是可以接受的;中國領導人亦明白今後中國可持續發展主要依賴內需,減少依賴出口和基建投資。

南韓及德國等均了解同樣道理;故此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短期內減少美國的外貿赤字,甚至可以稍為增加美國的就業,加連美國企業的國外資金回流和吸引多一點外國投資。但保護主義長期而言將對美國和全球經濟有害。

首先「美國優先」政策會令美國失去國際領導者的角色。美國既然首要關注本身的短期利益,難以促使其它國家進一步推動全球貿易自由化。一般國家難有誘因去開放市場,而只會採取雙邊或有限多邊的方式去交換相互的讓步。在目前整體國際貿易大幅放緩之際,各國的外貿難望有大幅增長,對發展中國家的打擊更甚。

「美國優先」的政策中長期而言對美國亦難言有利。強美元有利美國國民享受廉價的進口,提升他們的生活水平;中、日等國家以其外貿盈餘購買美國國債,間接壓低美國的利息即資本成本。美國的製造商利用海外的低廉成本生產獲利,也為美國的廣大投資者賺取回報。各方回復保護主義立場,將會打擊全球外貿和經濟增長。

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和重啟TPP談判可以為美國爭取一些實惠,但受影響的大都是美國的傳統盟友。盟友一般的期望是接受美國的領導以換取來自美國的經濟、軍事利益。一旦美國要求盟國讓步,後者自然產生離心的傾向。

去年美元對主要貨幣已貶值百分之十;在發達經濟體中,美國無疑一枝獨秀。特朗普的持續「美國優先」政策,勢將為全球經濟增長帶來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