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目前稍為降溫,進入談判階段。美方的要求為放寬美國汽車進入中國、多購買美國生產的半導體、以及中國開放金融市場。中國對這些要求有意作一定程度的讓步,畢竟中國長期對美大量出超,採取措施減少貿盈,是應有之義,沒有面子問題的包袱。

進行秘密談判的同時,為了增強本身的討價還價實力,中國一方面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訴訟;另一方面亦向美國一些出口商品提升關稅。過去接近十年,中國領導層了解要減少對出口和基建投資的依賴,以內需來維持可持續的經濟增長。

特朗普政府開展貿易戰是可以預期的,他的競選政綱早有聲明,而且打擊對像不止中國,盟國如南韓、墨西哥等也受其害。以打貿易戰來施壓,爭取貿易盈餘的對手作出讓步,這是聰明的戰術,一方面形成針對出超大國的壓力,另一方面在國內也贏得選民的支持。

面對今年十一月的中期選舉,要維持共和黨各方面的多數不是易事。如果特朗普成功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與北韓的談判能取得一些成果,可說是交出一份不差的成績單。但是貿易戰的部署能否收放自如呢?一旦失控,中美經濟同受重大打擊,那就弄巧反拙了。

中方的立場是穩打穩扎,讓步可以,但有限度,而且要求避免貿易問題不斷纏擾。中國領導層了解貿易戰只會兩敗俱傷,而中國的立場得到美國工商界的支持。中國擔心的是貿易戰會加強美國的民粹主義,破壞中國的形象以及中美長期的貿易關係。

中國更擔心的是特朗普政府的長期目標。1985年日本在美國的壓力下接受《廣場協議》,讓日圓大幅升值,結果九十年代成為日本經濟「失去的十年」;隨後日本經濟亦無法走出困境。如果美國視中國為重大的威脅,要全力打擊中國,中國的「和平崛起」就會更加困難,中美關係也難以維持。

美國如果銳意打擊中國,一定會在東亞地區,特別是就東海、南海和台灣問題向中國施壓。與貿易問題不同,涉及領土、主權等問題,中國無法讓步。目前習近平大權獨攬,更會以強硬的姿態應對。

目前中美實力仍有一定的距離,中國仍然希望與美國維持良好關係,故此習近平一直強調要建立中美之間的「新型大國關係」;首要是「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底線是不衝突、不對抗;要求美方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合作共贏自是理想目標。

特朗普如果僅僅是好大喜功要求贏得掌聲,中國領導層尚不難應付。但是如果特朗普政府及美國國民認定中國是最重大的威脅,不惜代價去遏制中國,這樣的挑戰自然就非常棘手了。現階段中國領導層似乎還比較樂觀,一方面相信時間對中國有利;另一方面認為美國人重視眼前利益,不願作出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