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地區的經濟實力與發展,構成美國不容忽視的重要外交環節。最近特朗普訪問日、韓、中三國,反映新總統對亞太三大國的重視。日、韓是美國在東亞地區的最主要盟國,中國則是美國全球最主要的對手。

訪問日、韓含有修補關係的意味。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對日本的經濟和外交部署,做成相當打擊。競選期間,特朗普宣揚「美國優先」,要求日、韓增加美國駐軍的軍費負擔,自然損害同盟關係。

特朗普訪日,造秀不少,反映有意彰顯與安倍首相的交情。日本繼續支持對北韓採取強硬政策,美國亦支持日本修憲擴軍;貿易、投資方面,日本願意對美國稍作讓步。雖然沒有重要的協議,基本上日、美維持良好關係。稍後要觀察美國是否繼續強力支持美、日與印度、澳洲甚至英國等三邊安全關係。

美、韓雙方均願意加強同盟關係,但左翼的文在寅政府與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上有一定的分歧。文在寅政府希望在中、美之間維持平衡,拒絕再擴大「薩德」反導系統的部署規模,並表明有意與北韓談判。文在寅再次表明美國對朝動武,必須事先取得首爾方面的同意。就軍費負擔和貿易問題,相信南韓會稍作讓步。

中國一貫重視中美關係,會採取長期的眼光去維持良好的雙邊關係,畢竟中國需要和平的國際環境去從事現代化,追上最先進的國家。當然,鑒於目前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中國領導人不能就對美關係示弱。

就朝鮮半島局勢,中國願意對北韓採取制裁,但無意徹底破壞北韓的經濟,中國希望與平壤維持起碼的關係。更重要的是,中國認為不能向北韓動武,經濟制裁不足以迫使平壤放棄核武,因此只有通過談判才能解決問題。美國其實也明白中國的立場。

至於貿易、匯率方面,中國了解不應長期對美大量出超,因此願意減少對美的外貿盈餘,讓人民幣溫和升值,以及增加對美投資。但亦要求美方放寬高科技領域的投資與出口。這次特朗普到訪,中國「俾足面子」,據美媒報道,交易合同額達到二千五百億美元,讓特朗普滿載而歸。

南海問題是敏感的議題,中國的整體立場是促進雙贏,管控好分歧,避免引發軍事衝突。雙方要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當然就核心利益的界定,雙方很可能有不同的看法。特朗普這次到訪,就南海問題的公佈幾乎沒有,大概雙方有意避免爭議。

中國無意與美國交惡,亦了解特朗普立場多變。朝鮮半島局勢已經各自表述。經貿問題中國會稍作讓步;美國商界亦一力支持良好的雙邊經貿關係。今天中美元首每年總有數次碰頭,因此一次談不攏,很快會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