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一波三折,現在看來大概可以如期於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舉行。五月下旬美國總統以朝方官員攻擊美國副總統為由,表示會放棄峰會。南韓總統旋即進行斡旋,與北韓領袖金正恩在邊界會面,終於說服特朗普改變主意。雙方官員隨即繼續峰會的準備工作。 從宏觀的角度看,過去數月的外交突破,基本上說明動用軍事手段的可能性相當低,南韓、中、俄強烈反對;軍事行動的風險和代價非常高昂。動武不成,就只能談判;不過雙方互信嚴重不足,談判成功的挑戰很大,恢復僵持狀態的機會不低。

美朝雙方的訴求有基本的不對稱性。美方要求北韓放棄核武與洲際導彈計劃;北韓要求美國的外交承認以及一項互不侵犯條約。後者可以隨時逆轉;最近美國取消與伊朗的核武協定就是明顯的例子。

美國要求北韓棄核的條件是完全、不可逆轉以及可以國際驗證;意思是平壤方面要恢復核武計劃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目前雙方似乎傾向一步到位達成全面協議,但其中的細節極為關鍵,是否需要一項中期協議也在考慮之列。

困難是雙方互信極為不足;加上特朗普、金正恩個性善變,很想出風頭,一旦風頭為對方所掩蓋,就會想搞破壞。金正恩雖然大權在握,但要作出這樣重大的政策轉變能否全面掌控形勢,消弭所有反對力量,尚難估計。

特朗普當然希望成功取得北韓的棄核,以此外交成就去面對十一月的中期選舉。倘能進而取得諾貝爾和平獎,就更加錦上添花。美國媒體則報道其外交團隊意見相左,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對平壤不信任,與新任國務卿蓬佩奧立場不合,這在以後的談判過程中很容易出問題。

美朝峰會如果能雙方各自重申其立場,平壤表示願意棄核,美國表示願意保證北韓的安全,談判能繼續深入展開,可算是不錯的成績。如果能建立定期的談判機制,就更為理想。目前雙方似乎無意引進中、俄與日本參與談判,雖然朝日稍後有可能舉行峰會。

國際輿論傾向支持談判解決問題,對美朝雙方構成輿論壓力。一旦開展談判,無果而終對雙方均是挫折。南韓總統文在寅現階段取代了中國的「中間人」角色,主要是金正恩有意爭取南韓;即使美朝關係不能取得重大突破,能與南韓修好也是一項外交成就。

中國在談判過程中有被邊緣化的危機,但朝鮮半島能「無核化」也是中國樂見的成果。兩韓關係改善可能促使南韓減少對美國的依賴;北韓真正願意改革開放也會重視與中國的貿易與中國的投資。畢竟平壤過去多年也從未過份順從中國;而各項談判亦不會一帆風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