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些事態發展顯示,中共試圖在海外增加其影響力。作為中國在海外直接投資的主要接受國,美國、澳洲、新西蘭和德國的官員們質疑中共對他們國家干預的程度。這些西方國家對中共日益警惕。

CNBC報道說,上週三,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就中共施加影響力的企圖舉行聽證會。本月初,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談及「有關中共影響力令人不安的報道」,並推出新法律禁止海外政治獻金、要求外國政府代理人註冊。

同時,新西蘭安全專家警告總理阿爾登,中共企圖獲取敏感的公共和私人信息。在德國,情報官員最近披露,中共間諜使用LinkedIn來窺探德國政客。

專家廣泛相信,中共在利用教育、間諜、政治獻金和人際交往等途徑獲取在西方政府決策當中的更大發言權。這可能導致中共和西方經濟體的關係緊張上升。

中共的資金通過貸款、收購、貨幣交換、外國直接投資和基礎設施項目流向全世界。中共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資本提供國。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民主研究國際論壇主任Shanthi Kalathil在CECC聽證會上說,中共斥資數十億美元,「通過培養個人關係、教育文化機構和政策中心,來影響其它國家的規範和態度」。這個複雜的聯絡網絡受中共統戰部領導。

孔子學院就是中共滲透西方國家的一個工具,它是中共政府的分支機構。由於缺乏透明度和在中國問題上進行自我審查,它已經在西方引發爭議。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訪問學者提福特(Glenn Tiffert)在CECC聽證會上說,孔子學院是中共政府滲透美國教育界的最好工具。

提福特說,中共也監視外國學者。「我們經常被惡意軟件、釣魚軟件和假冒社交媒體帳號瞄準,它們的目的是損害我們的信息安全和我們在中國的線人。在許多情況下,我們的中國同事被監控,面臨更為嚴峻的限制。」

澳洲也有類似的擔憂。

澳洲國內情報局局長在10月份警告說,堪培拉必須「非常清醒地認識到」大學裡的外國干預。

「據報道,中共安全部門從事監視(海外的)中國公民,包括許多學生的活動,甚至警告他們不要批評北京,以免他們在國內的親戚受到傷害。」外國關係委員會東南亞高級研究員Joshua Kurlantzick在報告中寫道。

在新西蘭,本地政客和北京的關係也激起擔憂。國會議員楊健被揭露曾經為洛陽外國語大學工作,這是一所中共軍事院校。

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布拉迪(Anne-Marie Brady)說,中共政府鼓勵更多的海外華人參與政治,並且資助海外利益團體,其中之一的團體就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新西蘭分會。布拉迪說,這個團體「從事一系列支持中共外交政策目標的活動,包括為支持該組織議程的華人政治候選人集體投票和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