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台灣媒體滲透,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亞細亞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川上桃子的描繪,主要透過4種路徑,包括:透過中國台商返台收購媒體;各級政府在台媒體下置入行銷預算;兩岸共製節目滲入中共政治意圖;最後是中共官員強化與部份台媒高層的人際關係,直接對媒體內容下指導棋。

中共試圖透過媒體影響台灣輿論例子相當多。如:親中台商返台併購媒體、合辦兩岸媒體活動、打壓台媒國際空間;挾發行、廣告、資本進攻台媒,進中國要接受審查以此掐住台媒言論立場。只要多留意哪些台灣媒體可在中國網路上架收看,就可觀察出一些跡象。

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胡元輝表示,2001年他擔任台視總經理,就曾親身經歷對岸企圖干預報道的情形;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莊伯仲也提到,某媒體向他邀約寫評論,前提是不能罵對岸。

莊伯仲談到:「你可以叫我別罵,反過來我也不捧你」。事實上這樣的「關照」屢見不鮮,部份台媒囿於市場壓力或老闆傾向,對敏感議題選擇不觸碰,在台灣媒體圈也成為常態。

中共政權多年前對台喊出「法律、心理及輿論戰」新三戰。莊伯仲表示,在台灣百分百言論自由下,不管媒體立場是被收買還是自願靠攏、是中資或自我審查、言論傾中或反共,「只要合法,都尊重其表達方式」。

不過輿論戰是否有影響力,媒體可以有新聞自由,莊伯仲說,「台灣人民買不買帳是另一回事」,如果吹紅捧共有效,「顯紅媒體」的發行量為何節節敗退?

銀彈暴力 全球唾棄

中共用經濟力量控制言論自由,引發媒體寒蟬效應,包含台灣赴韓發展的周子瑜被迫道歉、歌手張惠妹唱國歌、美國歌手凱蒂佩芮穿著代表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太陽花裝、披上中華民國國旗而遭到中共封殺,世大運紀錄片我國旗被HBO馬賽克,就連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說,中共打壓無所不在。

莊伯仲形容,中共就好像一個暴力毆妻的男人,講再多甜言蜜語都沒用,「為何不把毆妻惡習改掉?」中共捨本逐末輿論戰美化自己,卻在國際舞台上打壓台灣,大玩「兩手策略」,只會讓人越來越反感。

另外,中共對台還有一種「多做多錯」的豬隊友現象。根據台灣某媒體歷年民調顯示,兩岸互動以來,台灣人民對中共政府評價變差。莊伯仲說,這點「統促黨、愛國同心會這些人要負一半責任」,因為他們的脫序低級演出,加速台人「對中共反感」的負分。

莊伯仲認為,網路時代、自由市場,很多陸劇、節目,台灣年輕人收看沒再管統不統戰,因此,不必過於擔心中共輿論戰,相信台灣民眾素質還夠以明辨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