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出生的學者盧麗安近日因為擔任中共「十九大」台灣代表,引發外界關注。台灣相關部門回應,已經取消了盧麗安與其先生的台灣戶籍,同時表示,目前掌握的像盧麗安這樣擔任中共官職、黨職、軍職的台灣人已超過169位。分析認為,這起事件凸顯了中共對台灣統戰的加劇。

24日,中共「十九大」在京閉幕。據中共官方媒體透露,參加「十九大」的台灣省籍的代表共有十人,而今年6月獲選為中共「十九大」黨代表、目前擔任上海復旦大學外國語言學院副院長的盧麗安是唯一一位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盧麗安在中共官方刻意安排下,於「黨代表通道」接受一小部份媒體採訪。

26日,台灣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邀請相關部門,針對「中共『十九大』對台之影響與評估」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詢。對於盧麗安已取得大陸籍、且為中共「十九大」代表,台灣陸委會副主委林正義回應外界,根據相關法律,已取消盧麗安和她的丈夫的戶籍。

台灣國安局副局長周美伍在回答立法委員質詢時表示,台灣已掌握到還有19人在中共黨政軍部門任職。有民進黨立委表示,2012年時,國安局在立院備詢時曾公佈資料,指國安單位掌握共有169位台灣人士擔任中共官職、黨職、軍職。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對大紀元表示,台灣人在中國大陸或在台灣為中國大陸工作的在這幾年時有發生,就像盧麗安,享有關係下的特殊利益,不過也只是被當成統戰樣板。

曾建元表示:「兩岸關係在過去好像看起來發展不錯,其實慢慢地讓很多台灣人喪失了敵我意識、危機意識。」

表面籲「和平統一」 背後間諜滲透

1979年,中共改變政策,以所謂「和平統一」取代「武力解放台灣」進行統戰,蔣經國提出三不政策,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作為回應。1981年,中共又提出「一國兩制」的「九條方針政策」企圖再次統戰,蔣經國回應「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1983年,中共再次提國共兩黨第三次會談,未果。

1987年,蔣經國以人道關懷,回應中共提出的「開放台灣人民返鄉探親」,開始鬆綁「開放民間赴大陸探親」的政策,但反共的意識不減力道,至死對反共都從未改變他的原則與立場。

台灣經過三十年的民主改革,當年對大陸的「三不」政策,在中共的不斷滲透下,2008年變成了的「新三不」:「不統、不獨、不武。」這個「新三不」被外界看成是傾中共滅台灣的包裝紙。

曾建元認為:「這個局面跟政府的作為有關,高層跟中共杯觥交錯、把酒言歡,給國民在認知上面造成一種錯亂。」

曾建元指出,共產黨不是一般的民主國家的政黨,也不是一般的外國政府,「這是一個對台灣有政治野心的政權。」過去台灣人對這個問題沒有太大警覺,沒有意識到中共對台灣是敵對的,導致中共間諜在台灣很活躍,因此,過去發生很多的間諜案。

研究中國情報行動的美國學者馬蒂斯2016年9月在「全球台灣研究中心」撰文指出,2006年至2015年是中共間諜在台最活躍的「黑暗十年」。

這位在智庫「詹姆斯鎮基金會」擔任中國項目研究員的馬蒂斯在這篇討論台灣間諜活動的文章中表示,從2006年開始迄今,逾四十名台灣公民因涉及中共間諜活動被起訴,包括退役和現役軍官,還有生意人。「這只是曝露了中共在台間諜活動的冰山一角,台灣政府單位無一倖免。」

馬蒂斯指出,中共透過對台灣情報部門的滲透,使其可以經過網路監控特定人士以找到可以潛伏在台灣的間諜;並藉此建立未來吸收台灣間諜的名單,不斷擴展他們收集到的人名,這些人的家人,學校,以及和軍事與政府的連結關係,甚至讓中共可以吸收到前海軍中將司令柯政盛這樣的人為其效命。

曾建元說,要防中共對台灣的滲透並不容易,多數台灣人比較天真,像盧麗安一樣,「或認為過去共產黨在歷史上的運動所做的殺人歷史可能存疑,哪怕是真的,也認為今天的共產黨跟過去的共產黨不一樣,因為她從她在台灣的社會生活經驗,無法想像會有一個黨國體制可以這樣子對待人民。」

曾建元表示,專制與民主是勢不兩立的。所以要讓台灣人明白,去珍惜現在的民主生活方式和這種制度。「哪怕你去那邊賺錢都沒關係,對台灣現在大家共同的生活方式和制度,每個台灣國民一定要把它視為國家的核心和利益,不要隨便出賣和傷害到自己。」

台灣陸委會表示,新政府上任以來,只要發現有中國大陸戶籍或領有中國大陸護照,一定會喪失台灣身份、註銷中華民國戶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