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近日報道,由中共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與山東大學自2015年起合作開展培養的首屆「統一戰線學」碩士研究生順利畢業,剛剛畢業的8名碩士生就業以統戰系統和公務員領域為主。據悉,自2014年底統戰學學科設立以來,已單獨招收了38名博士研究生、50名碩士研究生。

這真真是只有大陸這樣的共產國家才能想像出的奇葩專業。按照中共的說法,統戰學的設立,也讓中共所謂的「三大法寶」都有了專門學科。中共「三大法寶」除了統戰外,還有武裝鬥爭、黨的建設,與後兩者對應的學科是軍事學和黨建學。而設立統戰學,是因為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共高層高度重視統戰工作。

資料顯示,統戰學專業設置了四個研究和培養方向:統一戰線理論與政策、中國的政黨制度、統一戰線中的民族理論和宗教理論、中國傳統政治思想與統戰文化。簡言之,該專業的目的就是為中共培養更多、更專業的統戰人才,推廣中共的統戰經驗,從事對內對外統戰工作。

對於不少國人深感陌生的中共統戰工作,其主管部門叫統戰部,位於北京府右街135號。可以說,在這座建築中,隱藏著中共巨大的野心,即在全球多方位推廣中共的軟實力,贏得國際對中共政治議程的支持,積累海外影響力,收集重要信息。按照中共領導人的說法就是要通過統戰部的工作贏得國內外的「心」。

統戰部內有9個局,覆蓋中共認為對其權力構成威脅的所有領域。比如,三局負責港澳台工作以及180個國家的6000萬海外華僑。二局負責宗教事務。七局和九局分別負責西藏和新疆事務。很顯然,協調民主黨派工作、黨外知識份子工作、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工作,民族工作、宗教工作,港澳工作、對台工作等是統戰工作的重要組成部份。

在今年3月中共機構重組過程中,統戰部職權擴張,不僅「吞併」了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直接掌管海外華人事務,還吞併了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和國家宗教局。新的中共中央文件稱,統戰部將負責管理和研究海外華人事務,制定決策,協調社會組織,聯絡相關海外社團和代表。統戰部還將指導和促進海外中共宣傳,文化交流和中文教育,如孔子學院。

關於統戰部如何在國內工作,如何收買民主黨派、異見人士等,因篇幅所限,本文暫且不言。本文重點說說其在全球的統戰情況。統戰部是如何在國內外工作的呢?

去年英國《金融時報》獲得了統戰部幹部的教材,內中詳細闡述了統戰部的全球任務,語言充滿欺騙和恐嚇。它要求幹部在試圖「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的時候要表現得友善、包容;但要無情地針對「海外敵對勢力」建立一個「鋼鐵長城」。

統戰部教材還建議統戰部工作人員採取一系列方式,贏得海外華僑的支持。其中一些方式可以打感情牌,強調華僑跟祖國「血肉相連」。另外一些方式涉及意識形態,強調共同參與「中國人民的偉大復興」。但是最主要的方式還是物質獎勵,比如提供資金給經過挑選的、被視為對中共有價值的海外僑社和個人。

據報,中共近年將統戰定為「全黨」運動。自2015年以來,被安排到黨政機構最高層的統戰人員人數急劇增加,而所有中共駐海外大使館現在也都包括正式的統戰人員。這使得中共拉攏海外華僑的統戰力度大大加強。即使180個國家的6000萬華僑當中的80%已經加入外籍,但是中共仍然視之為統戰的沃土。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就表示,北京對在澳華人協會施加的影響力自從九十年代以來顯著上升。「我估計,他們控制了幾乎所有社區協會和大多數中文媒體,現在他們在進入大學領域。」

除了草根層面的運作,中共統戰更大的成果是對西方政界施加影響力。統戰部教材以華人候選人在多倫多選舉當中的成功為例,大加讚許。在2003年,25名華人參選,6名當選。在2006年,有44名華人候選人參選,10人當選。統戰部教材說:「我們應該瞄準比較高層的個人和團體進行合作,在主流社會內部運作。」

或許在中共看來,西方政府出現自己的代言人正代表著自己統戰和滲透的成功。比如出生在中國,曾經在中國空軍工程學院以及洛陽外國語學院學習和工作十年的楊健,成功當選為新西蘭國會議員,並在2014到2016年,他擔任新西蘭政府外交、國防和貿易委員會成員。

再如去年澳洲幾家媒體紛紛披露澳洲的情報機構正在調查中共滲透澳洲的政治、經濟等領域,並公開點名一些澳洲政要和提供政治捐獻的有中共背景的金主的關係。還有2010年,加拿大國家情報局局長警告,幾名加拿大省級內閣部長和政府官員是外國政府、特別是中共的代言人。

此外在澳洲,在美國,在德國,在其他西方國家,中共的統戰和滲透也十分厲害。可以說,那些西方官員、議員、媒體人等在前往中國後,為中共大唱讚歌,就足夠引起人們的懷疑。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在其強硬姿態的影響下,西方國家開始高度重視中共對西方的滲透問題。如針對中共對澳洲和新西蘭的滲透,澳洲總理公開稱「澳洲人民站起來了」,並制定了防干涉新法案,新西蘭則提高了中國人申請投資移民的拒簽率,其7月6日發佈的《戰略防禦政策聲明》,直言不諱地指出了來自中共的威脅。美國議員提出《外國影響力透明度法案》,要求包括將孔子學院在內的組織機構向美國司法部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還於3月22日舉行有關外國在美國實施滲透活動的聽證會,邀請澳洲總理特恩布爾前中國問題高級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作證,等等。

面對著西方政府的覺醒和警惕,中共統戰部的海外統戰工作顯然不會輕易收斂和中止,反而極有可能為了減弱美國對中共的極限施壓,變本加厲。對此,不僅海外華人要清醒,西方政界、商界更要保持清醒的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