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壓制西方價值觀和破壞民主國家自由的警鐘在全世界敲響。

《紐約時報》評論文章說,中共通過巨大的市場引誘一些美國大公司。於是,像蘋果和LinkedIn這樣的公司同意遵循中共的規則,屈服於審查。

一些美國大學接受孔子學院的資金令他們付出學術自由的代價:他們被禁止批評中共。

在澳洲,跟中共有關的中國商人向兩個主要政黨捐贈數百萬澳元,以圖影響澳洲的內政外交政策。

但是中共在全球的這些滲透行為可能被證明是一個戰略錯誤。《紐約時報》評論文章說,中共行為出軌,是在玩火自焚。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正在修改國家的間諜法律和外國干預法律,以對抗中共的滲透。美國政府在最新的國家安全戰略文件中點名中共是競爭對手,並考慮擴大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遏制中共官媒和智庫的宣傳和造謠。

即使在歐盟——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也引發中共的焦慮。德國情報機構最近指控中共挖掘德國政客和外交官的個人數據。前丹麥總理、北約前秘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Rasmussen)要求歐盟採取措施,調查和限制中共的投資。

其他歐盟領導人也批評,中共對外國投資關閉大門,卻拚命利用歐洲開放的市場,攫取歐洲領先技術。

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也面臨抵制。雖然美國才剛剛開始警覺中共金錢對自身民主制度的威脅,但是發展中國家已然知道中共試圖影響外國政治和社會的野心。

巴基斯坦最近擱置了一個140億美元的水電大壩項目。幾乎在同一時候,尼泊爾決定停止由葛洲壩集團負責的25億美元的布達甘達基水電站。緬甸上個月正式取消一個36億美元的大壩項目。

在拉丁美洲,中共的基礎設施項目面臨本地人保護環境的呼聲。阿根廷總統Mauricio Macri敦促中共減少修建水電大壩的數量。

在非洲,中國建築公司在推動鐵路和公路項目的時候,未能盡到收購土地和促進地方就業的職責,遭到抗議。

中共在斯里蘭卡也遭遇反彈。斯里蘭卡最近由於無法償債,將戰略港口汗班托塔以99年租約交給中共。但是本地居民不喜歡這個新地主。政客們也指控斯里蘭卡政府向中共出賣國家主權。

文章說,在新的一年,人們可能看到全世界對中共的更多抵制。中共最近的入侵可能促使亞太四國美國、印度、日本和澳洲的更多安全合作。

日本和印度熱切地尋找對抗中共霸權的新方式。歐洲也尋求在貿易上少一點依賴中國,尋找其他大型經濟夥伴,它已經跟日本簽署新的貿易協議,雙方的貿易將佔據全球貿易的40%。

《紐約時報》文章說,毫不奇怪,專制國家難交朋友,特別是跟民主國家,因為民主國家青睞開放的市場和言論自由。如果北京試圖平息西方的擔憂,它可能需要改變它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