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撤核酸檢測點惹民怨

大陸早前掀起「白紙革命」,在龐大的民意下,不少地方政府的防疫政策都開始鬆綁。不過,鬆綁了也不一定得到市民歡心,為甚麼呢?北京市在過去一個星期,就嘗試大規模地取消不同的核酸檢測站,同時亦有不少檢測站縮短他們的開門時間。有部分檢測站更加是被吊車吊走,當局這樣做令不少北京市民在家附近走十多分鐘也見不到一個核酸檢測站。
 
現在,在北京搭巴士、地鐵及去醫院都不用再出示核酸陰性證明啦。明明放寬了防疫政策,為甚麼核酸檢測站變少了,市民反而還不滿呢?原來到現在為止,不少寫字樓、大型商場、店舖及公園等不同的地方,都需要市民出示核酸陰性證明才可以進去。換句話説,北京這樣撤銷這些檢測站,看起來好像放寬了,但是實際上,就是一個十分不切實際的政策,令市民多了一個煩腦。而那些沒有被取消的檢測站,就出現市民大排長龍的情況啦。
 
有人説,他們現在是為了找還在開門的檢測站,而硬是走入其它社區去做檢測,搞得他們與當區的保安、居民發生衝突,更加有人為了做檢測而排了72個小時隊,不過他們最後因為核測站到點關門而不能做檢測,令他們很氣憤。在市民怨聲載道之下,北京各區的居民委員會在前晚就説,會恢復本來已經取消的檢酸測檢站。
 
其實,類似的事在石家莊和廣州都發生過,北京今次重覆他們的錯誤,真是沒有汲取到教訓。從這些例子我們就可以看得出,中共連放寬防疫政策這麼簡單的事,都搞得兩邊不討好。這樣更加證明了中共的官員完全不知道市民的日常生活到底是怎樣。

參與「白紙革命」女生失蹤疑被捕

另外,與防疫政策有關的「白紙革命」,在過去一個星期開始轉趨淡化,大陸各地都少了許多街頭抗爭。不過,中共就似乎沒有想要放過曾經參與抗爭的人。
 
南京傳媒學院有一名叫李康夢的女學生,在11月26日以舉白紙的方式去悼念烏魯木齊的大火死難者。當晚,雖然她的白紙被人搶走,但是她就依然原地站立悼念,她的堅持亦引來更多學生參與行動。根據Twitter的消息,李康夢現在已經與外界失去聯絡,不少人都相信她已經被警察帶走了。
 
另外,在大陸中央美術學院的畢業生張東輝就被指尋釁滋事,被中共刑事拘留。張東輝在今年8月,以塗鴉的方式去抗議防疫政策。他將「三年了我已麻木了」這個句子拆開,然後將當中的字逐個噴在不同的核酸檢測站外面,去表達對防疫政策的不滿。有消息説,雖然他的家人在事後已經向核酸檢測公司賠錢了,亦得到了他們的諒解書,但是在11月24日,張東輝的律師就收到北京朝陽區檢察官的電話,説中共定性他的行為是尋釁滋事,預計會判他監禁6至8個月。而在微信上面,有關張東輝的消息已經消失啦。而他的微信朋友圈亦在8月之後,就沒有再更新過啦。有網民説,張東輝只是去表達對防疫政策的不滿,但是就因為這樣而被判監,真是好慘呀。有網民説,雖然「白紙革命」的抗爭好像慢慢減退,但是抗爭的種子已經深入大陸市民的心裏面啦。只怕中共再推出離地政策的話,大陸的市民會再出來為他們的權益而抗爭。

6名經濟學者聯署要求放鬆經濟活動

雖然街頭抗爭變少了,不過也不代表中國大陸的市民對放寬防疫政策的訴求有平息的跡象。上個星期六就有6名學者和專家聯署要求中共放寬防疫政策,恢復大陸的經濟活動。他們分別是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副院長黃益平、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攜程集團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管清友,以及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副會長任澤平。他們在聯署信裏面説,大陸經濟因為COVID-19而受到重大打擊。當中,小型企業及一般市民要面對的困境就更加嚴重。另外,大陸公布今年前三季的GDP增長,只有3%,比COVID-19爆發之前少了很多。不過,要留意這個數字還是中共官方的數字,真實的數據可能連3%都不到,即是更加滲淡呀。
 
6名學者認為,在經濟差和裁員潮夾擊下,大學生難以找工作,所以他們建議中共優先恢復公共交通、寫字樓、餐廳、酒店、物流和商場等經濟活動,取消全國範圍內的出差及旅遊限制,用政策支持民營經濟的發展,用降息、降準、再貸款等金融手段,令企業恢復經濟活動,以及用減稅、現金津貼、房貸津貼等方式,支持有下一代的家庭,扭轉生育率低迷的情況。
 
雖然這封聯署信與街頭抗爭相比,聲勢沒有那麼浩大。但是相信這封聯署信就講出了不少大陸市民的心聲。不過網民説,人們都知道,中共不會向市民屈服啦,怎麼可能聽市民意見呀,就算真的恢復經濟活動,也只會是為了自保。

CNN指中共設逾百海外警署 監視及騷擾流亡人士

我們之前報道過,中共在海外有幾十個海外警署。昨日(4日),CNN就報道,人權組織Safeguard Defenders再有新的報告,當中再多揭發了48個中共在海外的警署,用以監視、騷擾流亡的中國公民。
 
新報告叫「Patroland Persuade」,Safeguard Defenders説,這些海外警署的特工曾經在法國巴黎的郊區,威脅一名中國公民返回大陸。除了巴黎的個案之外,在塞爾維亞和西班牙,早前都有2名流亡人士,被中共強行遣返。中共方面就一直聲稱,這些不是所謂海外警署,而是行政中心,幫中國僑民更新下車牌之類的。
 
在上個月,CNN就Safeguard Defenders的指控向中共外交部查詢,中共外交部就聲稱,這些海外服務站的工作人員都是義工,不過在Safeguard Defenders的報告裏面就指出,中共曾經為一個海外警察網絡請了135人之多。人權組織還得到一份為期3年、中共在斯德哥爾摩海外警署的僱傭合約。既然説是義工,為甚麼會有僱傭合約呢?還要簽3年這麼長?CNN説,原來除了中共之外,俄羅斯亦曾經在英國領土,以致命的化學及放射性物質去殺害俄羅斯的前間謀。當然啦,俄羅斯一直都否認這個指控。
 
CNN説,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共,與這些部署海外警署的國家的關係越來越親密,相信會令各國政府更加頭疼。因為他們要思考,怎樣在商業利益及國家安全上作出平衡。CNN又揭露,與中共簽了雙邊安全協議的意大利,對中共在當地的踩界行為只會保持沉默。例如,在早前意大利政府説,當地其中一個中共海外警署並沒有非法的活動,只是一般官僚機構。除此之外,Safeguard Defenders亦認為,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執政之下,全球會有25萬人被中共當局脅迫,遣返他們回大陸。
 
報告説,中共的手段是先用電話威脅在大陸的親戚,哄騙流亡人士回大陸,如果不就範的話,就會動用在外國的特密特工,以不同的方式例如引誘或者設個陷阱,去捉他們回大陸。
 
另外,中共的海外警署可以説是令美國極其憤怒。美國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就在國土安全委員會上講,中共的海外警署很令人擔心,他們在沒有溝通和協調的情況下,做了甚麼事情。難以想像,在紐約街頭會有一間店舖,實際上是中共的警署。中共這樣做簡直是令人髮指,完全侵犯其它國家的主權,亦沒有遵守標準的司法、執法合作程序。
 
Safeguard Defenders負責人Laura説,現在他們找到的資料只是冰山一角,而中共亦沒有將這些海外警署藏起來,反而會更加明顯地擴充這些規模。無論這些海外警署的對象是中國人還是其他人,世界各地的政府,都是時候要認真看待這種違反人權和法治的問題啦。中共的海外警署現在越挖越多,不知何時有一日,各地政府才會將這些非法部門連根拔起呢?

抗議潮令伊朗廢除道德警察 疑廢除頭巾規定

伊朗因為少女阿米尼的死,引發2個多月的抗爭浪潮。昨日,伊朗政府終於認輸,廢除當地的道德警察。少女阿米尼因為沒有戴好頭巾而被道德警察拘捕,她更加在被拘留期間懷疑被人圍毆、虐待至死。阿米尼的死訊,之後令伊朗全國群眾爆發連日不斷的示威。雖然伊朗當局一直都以「暴動」去形容相關的示威,但是昨日,伊朗的檢察總長就公開表示,道德警察已經不再與司法有關啦。
 
道德警察正式的名字叫指導巡邏隊,是前硬派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在任內成立的,當時説成立的目的是為了傳揚端莊及女子頭巾的文化。伊朗總統萊希早前就表示,在伊朗憲法裏面,雖然有伊斯蘭教的基本原則,但是怎樣實施憲法是可以彈性處理的。而檢察總長在前日亦表示,伊朗的國會及司法部門都會研究是否要修例,不再規定當地的女士必須要帶頭巾。
 
伊朗的抗爭不僅可以廢除飽受爭議的道德警察,亦動搖了他們憲法定明的頭巾規定。今次可以説是人民的勝利啦,如果世界各地的執政者可以謙虛聆聽市民的民意,也就不需要這麼多抗爭和人命傷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