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儲和歐洲央行先後使出口頭干預,為市場對利率政策轉向的期望降溫。聖路易斯聯儲總裁布拉德說,聯邦利率起碼應該升到5-5.25%;明尼蘇達聯儲主席喀什卡里則稱,利率需要升到哪裏才能遏制需求,其實是未知數。歐洲央行總裁拉加德則指出,歐洲利率不僅需要回歸中性水準,可能需要進入「限制」區間以控制通貨膨脹。

全球債市在一輪狂漲後回檔,股票市場也同時受壓。上周英國財相公布了秋季預算案,市場情緒穩定,辛偉誠政府過關。石油價格大幅下跌,布倫特原油價格上周下挫了9%,主要是擔心明年的需求前景。美元匯率偏軟,美元指數十天平均線跌破五十天平均線。黃金價格回落。

筆者看來,美國的通脹見頂了,但是回落速度較慢,聯儲的利率政策未必可以進入中性區間後就很快反轉。聯儲在春季暫停加息後會進入觀察期,但是觀察期後利率是升、是降、還是持平,仍是未知數,取決於屆時的形勢和資料。最新通脹資料後引起的激動,市場可能想多了。

據了解,FOMC內部對未來的利率政策實際上有爭論,以副主席布蘭納德為首的緩進派似乎取得了上風。這批溫和派官員認為經濟的不確定性大增,所以在處理利率政策時必須格外小心謹慎。

在政策利率接近中性水準後,決策者需要摸著石頭過河。聯儲主席鮑威爾曾經積極推動前置式激進加息,現在的態度也變得審慎了。

美元指數近期大幅下挫,兩個多星期中從113直落到107,上次出現如此激烈的貶值,發生在2020年3-4月疫情導致美股連續熔斷的時候。這一波美元行情的背後,是市場認為美國通脹已經見頂,聯儲利率政策最強硬的時間已經過去。

的確,美國十年期國債和兩年期國債之間的收益率倒掛達到70點,上次出現這種情況,發生在七十年代的滯脹時代,可見市場對經濟衰退的憂慮之強烈。不少公司開始裁員,白領衰退在美國已經開始;按揭利率屢創新高,房地產成交量萎縮。

有足夠多的證據顯示,美國經濟正在迅速降溫,市場對聯儲放慢加息步伐的判斷,筆者認為是正確的。但是之後會不會很快進入減息周期,令美國與主要經濟體之間的收益差逐步縮減,就見仁見智了。雖然美國的商品通脹已經進入迅速下行軌道,服務業通脹沒有明顯下降,工資-物價的互動式攀升問題並未得到解決。就業市場過熱不得到緩解,貨幣政策很難出現方向性扭轉。

儘管通貨膨脹是一個全球性痛點,各國的大碼加息在很大程度上卻是被聯儲的激進加息逼出來的。聯儲放慢加息步伐,相信歐洲和英國也會放慢加息步伐。加拿大和澳洲已經這麼做了,那麼美元與其它國家之間的利率差,未必因為聯儲減輕加息力度而明顯改變。

其它國家的匯率怎麼走,除了貨幣政策之間的落差所帶來的資金流變化外,還有能源價格所帶來的貿易流變化。美國是淨能源出口國,受到石油價格的衝擊遠遠小過歐洲和日本。歐元、日圓轉向,還需要石油價格大幅回落,但是這個條件暫時不存在。

美元維持強勢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國經濟在未來的表現會明顯好過其它主要發達國家。美國的家庭債務和可支配收入比率,在2008年時候為140%,2022年只有100%,多數OECD國家的債務比率都有大幅上升,美國是異類,也是在未來經濟表現好過其它國家的底氣。筆者相信美國經濟明年會出現衰退,但是比起其它國家則仍然顯得鶴立雞群。

因為聯儲放慢加息步伐,加上看多美元是一個擁擠交易,美元短期確實需要調整,中期則筆者仍看好美元。我們要明白兩點,第一,國內風險和全球風險。美國國內的風險在上升,但是其它國家的風險更高。第二,避險天堂價值。通貨膨脹、全球衰退、債務危機、流動性困境、地緣政治,2023年問題不會少過2022年。在避險上,美元有著得天獨厚的價值。過了這一輪,筆者感覺美元還是王者。

英國財政大臣侯俊偉,在議會公布了秋季預算案。在經歷過上一屆政府災難性的預算方案和債券市場暴跌之後,還同時面對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的雙重困境,政府既要表達對民眾疾苦的關心,又要安撫市場信心,這是英國政府四十年來最難做的一份預算。侯俊偉做到了,債券市場和英鎊匯率基本穩定。

這份預算案的基調是財政緊縮,不過主要部份發生在幾年之後,現在不擴張但也不太收縮。侯俊偉尋求削減開支300億英鎊、增稅250億英鎊,來填補550億英鎊的財政窟窿。侯俊偉的前任在小預算中提出了50年來最大的減稅,現在亨特提出了30年來最大的加稅,兩個月內財政政策的轉變,在現代歷史和發達經濟體中是罕見的。

不過財政緊縮主要發生在2027-2028年以及之後。在此之前,辛偉誠政府儘量穩住經濟,穩住民心。政府將之前的能源補貼延續到明年4月,讓家庭平均能源成本不超過每年3000鎊。英國通貨膨脹達到了11.1%,創下41年新高,極大地蠶食著實際購買力。政府預計在這兩個財政年度裏,英國人的生活水準下降7%,這是60年來最大的下降,過去六年的積累的增長被一筆勾銷。

筆者將英國明年的GDP增長預測,由-0.4%下調到-1.3%。雖然最新的通脹資料再次超出預期,市場也有人預測英國央行12月再次加息75點,筆者認為BoE加息50點的機會比較高。只要美國放慢加息步伐,英國也會。對英國終極利率的判斷筆者維持不變,明年中到4.5%的中性水準,然後暫停加息。

事實上,英國已經陷入了滯脹,通脹和衰退一起煎熬個人消費和企業投資。這個過程未必像七十年代那麼長久,但是政府現在的預測可能仍然過度樂觀,因為在通脹、衰退、加息、增稅和脫歐的幾重逼迫之下,增長、稅收到時候會比現在想像的場景更惡劣。因為脫歐問題而耽擱的結構性改革,也會在實體經濟層面上帶來傷害。根據英國政府自己的測算,2027-28財政年度,英國的稅務GDP負擔達到37.1%,這是戰後最高的水準。

本周重要資料不多,歐洲PMI是比較重要的,預計進一步在榮枯線之下下滑。美國聯儲和歐洲央行分別公布上次政策會議的會議紀要,市場關注加息減碼的任何言辭。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