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香港《大紀元》成立21周年!

21周年是個甚麼概念?21歲意味著真正的成人之年,在這些歲歲月月中,《大紀元》團隊上下一心,沒因環境的變遷而退縮,履行著當年的承諾:守護香港的生命線「新聞自由」。

讓中國人可發聲和了解真相的媒體

22年前,由於中共對內實行新聞過濾與封鎖、對外操縱海外媒體,海內外民眾迫切需要了解真相,在美國亞特蘭大市的一個卑微的住宅地下室,一群志同道合、留美的中國年輕學子為了要讓中國人有一個發聲和了解真相的媒體,2000年8月,《大紀元時報》與大紀元新聞網同時在美國正式面世。

《大紀元》的香港分社成立於2001年11月3日。

香港是中國對外的窗口城市,中國大陸的特別行政區,曾經的英國殖民地。因為這個特殊的背景,香港是中西文化共融交匯地;也因為這個特殊的背景,香港也曾經是國際新聞中心。自由和發達的資訊,創造了香港過去成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條件。

乘著這個特殊背景,香港《大紀元》也承載了香港的歷史使命,守護著香港的新聞自由。

《大紀元》在香港能走下去別具意義

近年香港發生了重大的變遷,昔日的獨立媒體一個接一個的消失,要繼續守護香港的新聞自由就需要更堅定的信念和意志。但也因為這些變遷,《大紀元》在香港能繼續走下去更別具意義。

曾經在香港工作的資深媒體人郭君在2012年重回香港,出任報社社長一職。到步不久已經收到來自中共的恐嚇信,脅迫她立即返回美國。郭君沒有因為這樣退縮,而是繼續她在報社的工作。

社長遭恐嚇 要「如影隨形」跟蹤她

來到香港不久,郭君當時住在朋友的家,開始不斷有信寄到她朋友的家和辦公室,這些信的落款都是中共紅色組織「香港青關會」,青關會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成立專責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在香港的分支機構。信的內容是威脅她,讓她立即回去美國,否則他們會「如影隨形」的去跟蹤她。

記得一次,2015年她去看銅鑼灣SOGO的法輪功真相點,到旁邊的小食店吃飯,跟蹤她的特務就直接與她對坐,擺明是讓她知道她正在被跟蹤,並拿出手機對著她拍照。

另一次,郭君約了同事,通過電話告訴對方馬上出來,到了地鐵站就有人在跟蹤她,走在她的旁邊,郭君形容那個人背著背包的便衣,大陸特工的樣子。那人到地鐵裏就對著她拍照,當時同事也把對方拍下來了,照片一直保存到現在。

郭君說:「其實就是在恫嚇我了;就是『如影隨形』嘛,想告訴我可以在任何時候想要捉到妳就立即能捉到妳!就是要妳產生恐懼……害怕!」

為成功舉辦大賽 不用手機

2018年6月,新唐人電視台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出賽在香港成功舉辦。在租場地的過程中,郭君發現只要通過手機商量事情時,無論手機如何保密,第二天想要租的場地單位就受到恐嚇。最後能辦成功是因為放棄用手機溝通,只面對面溝通,也不在辦公室,辦公室也難免有竊聽器。到了比賽當天,所有人員都到了現場,在最後幾個小時的準備工作才通過手機溝通,青關會立即也聞風而至,本來要衝進會場,被警方阻止了。

香港《大紀元》在2017年舉辦第七屆的「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初賽,經歷被取消場地,再換場地後,在比賽前一個星期遭青關會在場地周圍用文革式的手法騷擾附近香港居民和商舖業主而最後被迫取消。

「他們對我們的監視就到了這種程度!這些年我沒有高調說出來是因為我不想讓中共得逞;中共擺明讓我知道,而且我認為它是想讓我說出去,嚇唬我們的同事!所以我就不說了。」郭君說。

造假煽動仇恨

她接著說,中共要維持「一國兩制」的表面騙局,試圖用恐嚇、黑社會暴力、經濟封鎖、邊緣化等方式來瓦解《大紀元》。在《大紀元》印刷廠縱火也是這種手法,「中共不是敲鑼打鼓說共產黨來燒《大紀元》印刷廠,而是穿黑衣服,扮演黑衣人、『勇武』(反送中的抗爭者),用這種方式造假來煽動仇恨,但我們都知道是中共幹的啦,全世界都知道是中共幹的!中共殘酷、陰毒、欺騙的手法應該讓人們知道!表面上是『一國兩制』,實際上(中共在背後)做的就是企圖逼得《大紀元》生存不下去!中共不直接把你(工廠)燒了,是讓你自己害怕不做了!」

中共的另一種常用手法是滲透。試過有位《大紀元》「員工」叫「小何」,是以義工身份進來,因為《大紀元》有不少義工在幫忙,其實這位「小何」是中共特工,一次在香港《大紀元》員工開會時,在現場被發現他在拍郭君和她先生的照片傳出去,當場指出來。他嚇得立即離開,匆忙中留下手機,手機上的圖是「蟾蜍」的兇殘形象!

中共怕《大紀元》因堅守原則 不畏恐嚇

即使受到了不同的,方方面面的打壓,香港《大紀元》沒有退下來,「中共就是用恐怖的手段讓人放棄原則,放棄做人的基本尊嚴和人類文明的底線!中共為甚麼怕《大紀元》、怕法輪功?就是因為我們是有信仰的人,我們堅守原則,不畏恐嚇。中共仍在欺騙國際,要維持「一國兩制」虛假門面,好讓國際社會的錢進來,實際上暗中在幹這種「打壓」的事,如果我們放棄不堅持,那人間就沒公義了!」

被迫籌辦印刷廠

2005年1月,香港《大紀元》從周報轉為日報,同年不久就遇上了承印商疑受壓力不再承印報紙的危機,迫於無奈,香港《大紀元》著手籌辦印刷廠。同年10月份,運載印刷機的貨櫃從碼頭搬到了工廠,在行家看來,報社買了一堆廢銅爛鐵,但在我們的眼裏是如獲至寶。

一位有30多年經驗的印刷業老前輩來看「古董」,並說:「如果你們這部機器可以印出報紙來,那是一個奇蹟!」

2006年1月26日,《大紀元》印刷廠第一次印刷了當天的報紙。

 同年2月28日,中共刑毀印刷廠的機器,不過,在《大紀元》員工的堅持和高度配合下,加上社會正義人士的協助下,翌日,3月1日,《大紀元》如期出報。

之後,《大紀元》的印刷廠不斷有不法份子企圖闖入工廠不果。不過,工廠分別在2019年11月及2020年4月先後再兩次遭歹徒縱火和刑毀。即使在一再遭到騷擾的情況下,工廠的員工仍然努力不懈,確保工廠能夠準時送出報紙。

廣告客戶遭騷擾

廣告是報社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香港《大紀元時報》辦公室和《大紀元》廣告客戶就曾頻頻收到冒充《大紀元》名義發出的污衊錄音,企圖抹黑《大紀元》的媒體聲譽,內容和青關會在街頭播放的污衊錄音內容極為相似。

2013年9月,《大紀元》曾報道,香港《大紀元時報》廣告客戶也收到一些不明組織抹黑《大紀元》的信件及手機短訊,以惡毒誣衊的言詞,恐嚇客戶不要在《大紀元》刊登廣告。當時,報社於同年9月12正式向警方報案,要求徹查事件,將惡徒繩之以法,至今石沉大海,對廣告客戶的恐嚇或施壓到現在仍是慣常事。

從免費到收費 再上便利店

2016年3月21日,香港《大紀元》從免費報紙轉型到收費報紙,當時有行內人士笑稱,從來沒有見過報紙從免費轉收費!不單只是從免費到收費,當時的派發安排還是早上有免費派發,其它時間可以在報攤上買到報紙,主要希望不影響報紙的讀者群。

2019年4月,《大紀元》報紙的銷售進一步在便利店上架。更不可思議的是,因為缺乏資金,上架的運輸安排都是由原來的派發義工團隊,加上辦公室員工、工廠的人手全體總動員,一起合力完成。

好景不常,《大紀元時報》又再一次被打壓,同年8月16日,香港《大紀元》在遠超便利店最低銷售額要求的情況下,被迫從便利店下架。如今《大紀元》的報紙仍然可以在部份街上的報攤有售,銷售渠道雖然被大大減少,但忠實的讀者仍然能從部份報攤和網上得到《大紀元》的報紙。

反送中運動催生了《大紀元》YouTube頻道

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大紀元》的YouTube頻道不斷為讀者提供最新資訊,在反送中期間曾創下單日660萬的點擊量的紀錄,可想而知,當時幾乎香港人人都在看《大紀元》,香港人通過《大紀元》可及時掌握社會脈搏。如今,《大紀元》的多個YouTube頻道繼續提供多元化的節目來迎合讀者、觀眾的不同資訊需求。

為了讓國際社會繼續關注香港,英文《大紀元》網站於今年6月設立了「世界的香港」(Hong Kong & the World)網頁,專門報道香港的最新消息,也是一個讓世界聽到香港人聲音、了解香港真相的平台。

時至今天,香港《大紀元》團隊以頑強的意志力堅守陣地,在廣大民眾支持下走過了21個年頭。

對於近年經常有聲音質疑,為何在香港只有《大紀元》沒有「消失」?社長郭君說,她注意到對於香港其它媒體,中共是以違法「國安法」名義來取締和施壓;中共不是不想取締《大紀元》,「中共對《大紀元》的監控和恐嚇很嚴厲,『如影隨形』嘛!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大紀元》在過去和現在都一樣,純粹媒體功能,中共一貫對香港法輪功的打壓都是用陰招,因此對《大紀元》所用的策略不同於香港其它媒體,而是承接著它對法輪功的打壓手段:恐嚇威脅、經濟封鎖、邊緣化等流氓手段,企圖讓《大紀元》自己辦不下去。」

《大紀元》堅守初心未曾改變,中共脅迫打壓也從未停止。

《大紀元》從來沒有變過

郭君說,《大紀元》從來沒有變過,「我們沒有隱晦和改變過我們的價值觀,二十多年來在報道真相和傳播傳統價值觀上,堅守媒體本分和原則,例如我們的副刊關於價值觀、健康養生的議題都很受歡迎。我們堅持認為,香港應該堅守『一國兩制』;香港人應有表達自由、有集會抗議等權利,中共應該兌現《基本法》的承諾。當然,中共(在打壓《大紀元》方面)也沒有變過。」

2012年,《大紀元》媒體集團已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中文和多語種報紙與網絡媒體,在全球36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發行5大洲,擁有包括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韓文,日文和印尼文7種語言的報紙,以及包括德文、俄文、意大利文、葡萄牙文、羅馬尼亞文、保加利亞文、捷克文、斯洛伐克文、瑞典文、土耳其文、烏克蘭文、波斯文、荷蘭文和波蘭文等22種語言的網站。同時,《大紀元》擁有全球華人精英雜誌《新紀元周刊》、印刷廠及出版社。◇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