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隊在今年8月底的一場攻台演習中,使用民用渡輪運輸攻擊艦,模擬通過兩棲登陸的方式奪取台灣。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夏威夷聯合情報中心前行動主任卡爾·舒斯特表示,只要台灣能掌握制空權和制海權,中共就無法實施這一策略。

根據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網8月31日的衛星圖像,中共海軍將兩棲登陸艇帶到台灣海峽的中國海灘附近。登陸艇離開海灘,駛向汽車渡輪,通過特製的坡道將兩棲攻擊艦裝載到民用渡輪上。

這艘渡輪的代號是渤海恒通,是一艘15,000噸的多用途貨船。渡輪的內部停車車道長達1.6哩,寬3米,分布在三個甲板上。它的載貨能力幾乎是美國聖安東尼奧級兩棲戰艦(LPD-17)的3倍。

將兩棲戰艦與民用船隻相結合的概念對中共海軍來說並不新鮮。多年來,許多民用船隻被用來運輸軍需物資,而有些則在甲板上攜帶火炮進行海岸轟炸。然而,使用它們運輸攻擊艦則是近兩年的事。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夏威夷聯合情報中心前行動主任卡舒斯特(Carl Schuster)日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第一次看到中共使用這個策略是在兩年前,當時他們做的規模很小。最近這一次練習規模稍大一些。他認為下一次規模會更大。

「這是擴張能力的體現,也是一種創新,」舒斯特說,「這意味著更多的軍隊可以更快地穿越更廣闊的海灘登陸。這可明顯增加登陸能力,只是需要大量的訓練。」

舒斯特認為,這意味著中共「正在非常認真地對待入侵台灣的準備工作」。

那麼中共的兩棲登陸行動能夠成功嗎?舒斯特認為,要阻止中共的兩棲登陸,台灣必須牢牢掌握空中和海上的主導權。

舒斯特說, 「要想兩棲登陸成功,就必須擁有空中主導權和海上主導權。中共軍隊到達海灘之前,必須經過台灣海峽。所以他們必須取得空中優勢,也就是對台灣和對台灣海峽的制空權。此外,還得保證潛艇無法攻擊兩棲部隊。兩棲(登陸)的能力體現了對台灣最後階段的攻擊。中間階段是奪取台灣上空的控制權,以及奪取台灣海峽的制空權和制海權。」

他認為,「如果台灣能夠控制島上空域,並控制近海海域,那麼中共的兩棲登陸就不切實際。但如果台灣喪失了空中主導權,不能控制台灣或台灣海峽上空,那中共的兩棲著陸就成為一個風險。」

舒斯特認為,中共希望通過空襲和導彈襲擊來摧毀台灣的政治意志,逼迫台灣接受中共佔領,從而解放軍不必以兩棲登陸的方式入侵。二戰期間,德國人也曾對英國做出如此的幻想,然而並未如願。

中共是否攻台取決於台灣的準備

今年5月,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對國會作證時表示,台灣在2030年之前面臨中共武力統一的威脅,相當急迫。而早在2018年5月,退役海軍上校情報官占士·法內爾(James Fanell)對美國國會表示,中共最遲可能在2030年對台灣發動武力侵略,因此2020年到2030年是一個「令人擔憂的10年」。

但是舒斯特認為,如果台灣積極建設軍隊,保持其部隊的戰備和實力,並且美國堅定地對台灣做出承諾,那麼中共軍隊就不會來了,因為「他們想要一場快速、輕鬆的勝利,而不是長時間的拉鋸戰」。他指出,整個台灣島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個可供登陸的海灘。

「這一切都歸結為,台灣人對爭奪空中和海上的控制權準備有多充份。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入侵就不會到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就會發生海灘上的戰鬥。而沙灘上的戰鬥是戰鬥能力和意志力的問題。」他說。

舒斯特接著說:「中共必須克服水中和海灘上的雷區,而台灣人民致力於保衛。所以我不認為中共會成功。但如果台灣不繼續建立防禦,中共兩棲登陸的可能性就越來越大。但我相信,只要台灣人認真對待他們的空中防禦和海上防禦,那麼入侵部隊就無法抵達海灘。」

中共的軍事威脅迫使美國拋棄「戰略模糊」

今年8月,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今年8月訪問台灣時表示:「今天,美國與台灣2,300萬人民的團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因為世界面臨著在專制和民主之間的選擇。」

今年9月,美國總統拜登在接受CBS採訪時,被問及美軍是否會在台灣受到攻擊時保衛台灣。拜登回答說:「是的,如果事實上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攻擊。」這是他在短短一年多時間內第四次做出這樣的承諾。

如果台海戰爭爆發,美國會保衛台灣嗎?

舒斯特說,作為一個歷史學家,他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如果我們不幫助台灣自衛,那麼我們將放棄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這會失去信譽。再加上過去50多年來,我們一直承諾保衛台灣人民。如果我們不能信守承諾,就會破壞我們在亞洲其它地方的信譽。此外,如果台灣落入中共之手,中共就擁有了通往中太平洋的大門。它可以切斷對日本和菲律賓的海上供應,並在西太平洋和東亞建立霸權。所以從戰略的角度來看,我們必須保衛台灣。從地緣政治角度和信譽角度來看,我們也必須保衛台灣。」

拜登9月份的表態似乎偏離了美國過去幾十年對於是否參與台海衝突的「戰略模糊」政策。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是為了約束雙方:一方面阻止中共發動侵略,另一方面也避免台灣宣布獨立。

對此,舒斯特認為,中共的軍事威脅迫使美國拋棄「戰略模糊」政策。

「習近平在台灣周圍發射導彈,在台灣周圍進行軍事威脅,而且還在繼續這樣做。所以拜登是在讓習近平知道,這種行為在美國是不可接受的。如果發生衝突,美國就會反擊。所以『戰略模糊』結束了,不是因為我們尋求與中國發生衝突,而是因為習近平的行為迫使我們跨越圍欄。」@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