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1月在湖北省首次實施所謂「清零」政策以來,中國公民一直在共產黨的該政策下苦苦掙扎。中共的醫療當局選擇了遏制和消除的政策,而不是緩解和治療。

結果是災難性的。儘管人們已經從該病毒中吸取了教訓,而且過去30個月世界各地封鎖和隔離都顯示出了有害的影響,但中共當局沒有顯示出扭轉極端措施的跡象。

讓我們來研究一下這個話題。

甚麼是「清零」?

新冠肺炎防疫措施是在2019年底武漢SARS-CoV-2爆發後,首次在中國實施和發展起來的。中共當局以典型的嚴厲的共產主義策略作為應對:幾乎整個湖北都被封鎖,人們的行動被完全限制,往返城市的旅行被禁止,嚴格的測試制度被發展起來,等等。

這一應對措施以及中國醫療當局提供的統計數據中,充斥著「兩周拉平曲線」的緩解神話。這也是許多其它國家當時基於「中國成功」,將新病毒病例數減緩到公共衛生系統可控水平而採取的應對措施。

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確切知道有多少中國人死於COVID(或封鎖本身)。然而,世界都傚法中共,中共宣傳其公共衛生應對病毒的「成功」則別有用心。

武漢的應對措施是消除和緩解策略的混合體。在接下來的兩年多時間裏,「清零」政策已演變成一項以消除為主的戰略,其中包括以下措施:

· 封鎖(由當局任意決定的部份封鎖或全部封鎖——從公寓樓到整個城市——旨在消除人際接觸)。
· 常規 PCR 檢測(口腔和肛門)。
· 隔離(將感染者隔離14天,在家中或在特殊設施中)。
· 接觸者追蹤(對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密切接觸者」由醫療當局任意定義)。
· 社區範圍的篩查(將檢測範圍擴大到感染者所在地之外,以包括社區、街道、區和整個城市)。
· 為所有中國人強制接種疫苗(截至6月4日,中國14億人口中有87%接種了疫苗)。

在北京麗澤金融商務區排隊等待COVID-19核酸檢測的人。攝於2022年4月26日。(VCG via Getty Images)
在北京麗澤金融商務區排隊等待COVID-19核酸檢測的人。攝於2022年4月26日。(VCG via Getty Images)

對於普通中國公民來說,這意味著每天都要面對這些現實:隨時隨地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啟動封鎖措施;被限制在自己的居住區(包括被當局實際鎖在家中);如果COVID檢測呈陽性,則被送往隔離設施;前往醫院或醫療機構進行常規醫療程序和緊急護理的機會有限,或無法進入;食物供應減少,食物供應鏈中斷(依賴政府提供的食品加上一些團購的食品,如果可能/幸運的話);而「逃出」家庭隔離區,只有在每天進行強制性的COVID測試後,或獲准預先批准的短途旅行(非常少見)時。

因此,中共所允許的為數不多的自由就這樣被犧牲在了被中共武斷地標榜為「中國人民的共同利益」的祭壇上。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聲稱這些措施將消除病毒的傳播並挽救生命。

「清零政策」的真正目的

中共「清零」政策的主要目的是針對國內外公眾的心理戰運動。對於中國公民來說,該政策加強了中共對日常生活的控制,當有針對性的封鎖可以被用來阻止獲得食物和基本服務時,提出異議是無望的。

控制異議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及其政治團夥尤其重要,因為共產黨第20次全國代表大會目前計劃於10月16日在北京召開,預計在20大上,他將得到史無前例的第三個五年領導人任期。

對於外國公眾來說,該政策的目的和持續的封鎖是為了延續對大流行的敘事,並傳播恐懼,從而在世界其它國家加強威權主義的「清零」式措施。結果是世界經濟的停擺——或者至少是持續放緩,而這有利於出口導向型的中國經濟,並在心理上讓民眾對為未來計劃中的中共世界領導地位下的威權主義控制做好準備。

對於這兩類公眾來說,中共官方媒體對「清零」政策的大肆宣傳,隔絕了一些研究。這些研究顯示了長期封鎖的有害影響,以及羥氯奎(hydroxychloroquine)和伊維菌素(ivermectin)等舊藥新用類藥物在早期治療中的施用在降低COVID死亡風險方面的功效。而無處不在的口罩(一種公開的心理和社會控制機制)在阻止病毒傳播方面是無效的,並且可能導致「健康惡化」,正如這篇文章報道的那樣。

對「清零政策」的宣傳也掩蓋了中國經濟問題,這些問題在中國觀察人士中越來越明顯。

影響

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報道說,截至9月5日,中國有74個城市,其中14個是省會城市,「處於全部或部份封鎖狀態,包括……武漢(病毒源發地)。四川省省會成都是自5月31日上海全面封鎖結束後最大的封鎖城市,而且看不到封鎖結束的跡象。」

2022年9月2日,處於COVID-19封鎖狀態下的成都市空無一人的道路。(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9月2日,處於COVID-19封鎖狀態下的成都市空無一人的道路。(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這些封鎖的影響範圍很廣,從對中共管理病毒能力的普遍不安,到地方上對封鎖的抗議、抵制,到供應鏈的中斷,以及中國經濟的收縮。

中共媒體忽視日益嚴重的經濟問題,卻編造一些美好的故事,包括經濟發展,計劃數字達標,商品產量增加。外國觀察家的一系列報道卻道出了搖搖欲墜的經濟問題:

7月27日,由於四例無症狀的COVID病例,武漢有近100萬人被封鎖。以及霍士財經網(Fox Business)報道稱,因為一名顧客可能與一名COVID檢測呈陽性的6歲男孩接觸過,上海的一家宜家商場被關,商場內的人們紛紛逃離,因為他們不想被困在COVID隔離區中。都顯示了清零政策的極端武斷性。

由於這些事件和許多其它事件,中國公民個人對封鎖越來越感到憤怒,並開始大聲疾呼。布萊巴特新聞網的一篇報道援引成都一名男子的話說:「就我個人而言,我已經受夠了,我非常不支持這些政策。但我無能為力。」

也許成都居民會參與當地抗議食品短缺的活動,就像4月份上海封鎖期間發生的抗議活動那樣。

最近,在重慶,聯芳街道和土灣街道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迫使當局於8月28日解除了嚴格的封鎖措施。

被封鎖的人無法為中國的GDP作出貢獻,也無法謀生和養家餬口。難怪中國各地的抗議活動正在增加。

《衛報》(The Guardian)4月份的一篇報道估計,「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0%估計處於某種形式的封鎖狀態。這包括在中國金融之都上海實施為期兩個月的封鎖,與中共的統計數據不同,上海肯定壓低了該國的GDP。」

8月中旬的一份報告預測,中共將無法實現其增長預測,並將被迫讓人民幣貶值以刺激中國經濟。報告顯示:「目前,零售額比年度估計值落後0.5%,而工業生產落後0.7%,固定資產投資落後0.3%。」

根據8月份的世界經濟SMI(Sales Managers Index)報告,「中國的商業活動仍在收縮。」隨著時間的推移,數十個主要生產中心的清零封鎖將導致這一點!

封鎖措施引起的收縮加劇了中國的債務問題。被鎖定的工人無法賺錢來支付租金和抵押貸款。《國會山報》(The Hill)報道說,「大規模的抵制抵押貸款支付的運動正在進行中,隨著銀行倒閉,抗議活動也在增加。今天,在數百個城市地區『投機性』購買的5,000萬個空置或未完工的單元可能永遠不會完工,或被支付。這相當於美國所有住房單元的三分之一。」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9月7日的一篇報道,在中國,拒絕支付抵押貸款的風潮已經蔓延到「119個城市,總共340個項目,以及2,022個業主」。

最重要的是,台灣中央通訊社在9月7日發表了一篇令人沮喪的報道:「中國的經濟衰退,加上新冠疫情和其它因素,已經耗盡了地方政府的收入。中國大陸媒體報道說,許多地方政府在胡亂罰款以創收。」

結語

中共堅持其「清零」政策,損害了其公民的利益,這是因為,COVID與其說是健康危機,不如說是一種政治瘟疫。雖然世界大部份地區已經過渡到緩解和治療階段,但北京仍然致力於遏制和消除該病毒的不科學政策。這是因為「清零政策」的目的就是,中共要在國內進行政治控制,以及在國外持續經濟封鎖,並使相關社會動盪,以掩蓋中國的經濟問題——就像它一直以來的做法一樣。

作者簡介:

斯圖·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後退休,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在中東和西太平洋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退役前是一名上尉。他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U.S. Naval Academy),接受了古典的自由主義教育,受過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的教育和具有此類經驗,這些為他此後的政治評論打下了重要基礎。

原文「China’s ‘  Zero-COVID  Policy Wreaks Havoc」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