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簡稱CDC)一直在指揮著整個災難性的大流行應對過程。這個官僚機構的影響破壞了社區、企業、家庭、學校、市場等等。它破壞了民眾對政府、媒體和所有其它機構(如大型科技公司)的信任。每個人都有一段經歷,許多經歷都非常悲慘。

由於其全球影響,這場疫情不僅是歷史上最大的公共衛生災難,其應對措施還影響了與經濟、教育、藝術、宗教和文化有關的一切。那些認為這可以被忽視的想法是荒謬的。相反,民眾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的憤怒正在加劇。

順手舉個例子,周末我剛剛光顧了紐約市的一家爵士樂俱樂部。表演者對著麥克風說,這場音樂會比Zoom更受歡迎。他的聲音裏有一種真正的苦澀。觀眾們立刻歡呼。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家俱樂部已經營業了幾十年,但是被政府強迫關閉了好幾個月,如果不是一年的話。當它開放時,它只接納已經注射了疫苗的人,即使這樣,他們也必須戴口罩。

這一切都發生在自由的土地上!不可思議。太不像話了。

現在,CDC基本上已經轉向了另一個方向。他們說,生活可以恢復正常。不再需要歧視未接種疫苗的人,因為疫苗有問題並且自然免疫力是真實的。病毒檢測只適用於有症狀的人。我們應該採取的做法不能破壞社區,而應關注「醫學上嚴重」的病例。

好吧,我們希望CDC在兩年半之前就說過這話。除了早已熟知的流行病常識之外,我們從這場慘敗中沒有得到過任何其它結論。政府所做的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止這一最終結果,而我們本來也可以在沒有破壞的情況下得到這個結果。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CDC已經同意了大巴林頓宣言的主張。(註:大巴林頓宣言由流行病學專家起草,主張除高危人群外,低風險者可以恢復正常社交活動並捨棄所有防疫措施,通過自然染疫讓身體建立起免疫力。)

從某種意義上說,文章中最重要的一句話是承認COVID-19「繼續在全球範圍內傳播」。沒錯兒。無論如何,大多數人都會感染它。即使是打了四針疫苗的輝瑞公司(Pfizer)行政總裁也患上了COVID-19,我們只能希望他的免疫系統仍有足夠的功能來適應。無論主張「清零」的人如何聲明,COVID-19肯定都會在全球範圍內傳播,基本上如此,從一開始就是給定的。

當我看到這個公告時,我確實想知道這對整體公眾輿論的影響。這個話題會消失嗎?人們會讓整個事情洗刷乾淨、恢復正常、原諒和忘記嗎?根據我過去幾天所看到的,根本不是那樣。恰恰相反。公眾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憤怒,因為CDC基本上已經證實了反對者一直以來所說的話。

還有另一個因素。CDC試圖以一種秘密的方式收回其荒謬的政策,不承認有不當行為或錯誤。在CDC說這句話的同一天,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CDC主任)在媒體上吹噓他的偉大,以及許多人如何欽佩他對科學和誠信的奉獻精神。他聲稱,由於他的影響,學生們第一次被科學所吸引。他稱之為福西效應。

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它只會進一步激怒公眾輿論。這不僅僅是官僚應該採取謙卑態度的問題。這種行事方式會帶來巨大的損失,因為如果CDC或一些高層拒絕承認其錯誤,我們就無法實施有利於復甦的政策。

然而,看看國會,情況恰恰相反。國會沒有對小企業的破壞進行補償,而是正在頒布新的法規和僱用稅收官,以進一步侵害他們的權益。在他們的調查權限之內,他們相信,國會大廈的失控抗議比強加給整個國家的兩年半的地獄生活更重要,這地獄破壞了自由、繁榮和美好生活。這是非常奇怪的,這是一種大規模的轉移注意力的策略,既具有明顯的政治性,又與這個國家的實際問題極不相配。

在整個大流行期間,許多研究將社會隔離的影響與創傷後應激障礙的症狀進行了比較。這正是整個國家今天所處的位置,震驚,迷失方向,渴望答案,對精英們感到憤怒,並為正義吶喊。如果政府不把這些作為優先事項,而假裝一切都很好,進而認為應該增加數萬億美元的支出和稅收,那麼時間越長,公眾的憤怒就會越強烈。

最突出的影響與經濟有關。我們的經濟增長前景嚴重惡化。看看勞動力市場:許多企業因為找不到員工而無法延長營業時間。雜貨店的人工短缺是常態。與大流行前相比,天然氣價格仍然很高。勞動參與率非常低。至於投資,現在的情況是可怕的,小企業擔心接下來會發生甚麼。

作為疫情應對措施的一部份,美聯儲創造了大約6.3萬億美元的熱錢,這是以前不存在的。就像病毒一樣,這種新貨幣會以價格上漲的形式到處散播。一年來,它已經從一個部門散播到另一個部門,先是糧食,然後是天然氣,然後又是糧食,現在是電力和住房。很難預測它將在哪裏著陸,以及它將持續多長時間,這是與病毒的另一個相似之處。即使今天的金融股上漲(沒有計算在消費者價格指數之內),也沒有人能真正保證這種新的牛市有堅實的基礎。

人類將再為這場災難付出十年或更長時間的代價。總而言之,CDC和世界上大多數政府都感染了呼吸道病毒,並盡一切努力試圖「減輕」它,結果使一切變得更糟。

這是政府在歷史上失敗的最大例子。我們難道不應該關注這一點嗎?不應該吸取教訓嗎?這是無法避免的,即使現任國會已經讓自己假裝沒有注意到。大流行的應對措施定義了整整一代人的生命。如果人類有學習的能力,它應該推動新的謙卑以及對精英傲慢的懷疑。

也許現在期望這一點還為時過早,但它最終會到來。世界正在呼喚答案和新的行事方式。我們需要一種新的範式,完全拒絕這些年來破壞性的理論和方式。我們迫切需要一種新的、毫不妥協的圍繞自由和人權的啟蒙和領悟。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是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是五本書的作者,包括《右翼集體主義:對自由的其它威脅》(Right-Wing Collectivism: The Other Threat to Liberty)。

原文「The Recovery Must Begin Now」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