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寶女王也「潤」了?傳阿里副總裁彭蕾移民新加坡

中共實行嚴格的「動態清零」政策令大陸民眾苦不堪言,促發近兩年移民人數驟增,而富豪移民則更引人關注。近日,身價29億美元的大陸女富豪、被稱為「支付寶女王」的彭蕾,傳出已經移民新加坡。

彭蕾是阿里創辦人之一,2010 年彭蕾擔任支付寶CEO,2015 年擔任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從幕後轉向台前,最終一手打造了支付寶這個巨無霸。

據新加坡傳媒早前報道,彭蕾的丈夫也曾是阿里高層核心人物,名叫孫彤宇,已持有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

早在 2015 年,孫彤宇就已在新加坡買了一套價值3億人民幣的豪宅。

新加坡《聯合早報》稱,這一套豪華頂層公寓,配有空中花園、專用電梯和泳池,創下了當時新加坡頂層公寓的最貴紀錄。

事實上,近年不少大陸富豪都移民到了新加坡。目前,新加坡富豪榜中,名列前位的許多都是出生大陸的華人。

苦日子來了 胡錫進曝光公務員減薪 引發熱議微博遭刪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胡錫進8月15日發微博透露,某地兩位公務員告訴他,從去年底已開始減薪,預計今年全年收入要減少1/3。

胡錫進表示,不斷有一些公務員降薪的說法,不知道這種情況的蔓延程度有多大。他認為,政府應對此高度重視。

他表示,薪水是所有在職人員的核心利益,按理說「只能升,不能降」,否則會損傷大家的積極性。

這條微博立刻引發關注,僅僅一天的閱讀量就高達2,400多萬,在4萬多條留言中,大部份民眾支持公務員降薪,甚至希望裁減公務員。

不過,新唐人記者查詢發現,胡錫進微博原文已經刪除,網易、搜狐、鳳凰網也刪除了相關文章。

旅美學者、作家吳祚來對大紀元表示,胡錫進這種人在中共體制內是高端人群,年收入都有幾十萬元甚至近百萬元人民幣。「如果他都感受到了危機,或者他的部門、他以前的傳媒集團都感受到了危機,那就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新華網2016年6月21日的報道稱,僅僅是政府機關人員就有716.7萬人,而由中共財政供養的所有公職人員約5,000萬人。這是一筆巨大的開支。

今年以來,疫情衝擊中國經濟,中共政府財政收入下滑,公務員降薪消息頻傳。

大陸財新網6月29日報道,廣東、浙江、江蘇等地的公務員受衝擊較大。深圳龍華區一位科級官員估算,自己的年收入將縮減超過20%,過去加上各類獎金補貼,他的年薪可達37萬元人民幣左右。

有公務員在網上抱怨,他已在深圳貸款買房,調薪後的薪水難以支付高額月供。

時事評論人士李昂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多地公務員減薪是因政府財政收入減少,而公務員的薪資待遇過度優厚,他支持減薪。

李昂:我認爲應該減薪,公務員的待遇太好了。尤其拿著我們納稅人的錢自己給自己加薪。現在首先要減薪的就是你們這些公務員。一是要減薪,二是要把可有可無的崗位優化(精簡)出去。因爲公務員的裙帶關係盤根錯節。

李昂分析說,地方政府依靠賣地收入維持財政支出,隨著中國房地產市場疲弱,政府唯有減少公務員薪水。他預料地方政府下一步的應對方法是機構精簡,減少不必要的支出。

東南亞四國誘騙打工族黑幕被曝光 17名港人失聯找回12人

香港入境處17日公布,今年1月至今有17名港人被懷疑在泰國、緬甸、柬埔寨或老撾失聯,「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接獲17名港人家屬的相關求助,經瞭解,其中12人已安全離開當地。此外,相關小組將繼續接觸其餘5名失聯人的家屬,與香港警務處、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中國駐當地大使館或總領事館保持聯繫,跟進個案。

近年,東南亞詐騙集團活動猖獗,以高薪利誘台灣、香港等不同國家或地區的人,到當地從事網上詐騙、賣淫等工作,一旦落入這些詐騙集團後,受騙者就不再是「人」,被詐騙團夥當成為「豬仔」。

近日,一名30歲的台灣女子「羽棠」4月份從柬埔寨逃回台灣,8月16日接受中時新聞網採訪時,講述了受騙過程及逃脫方式。

羽棠表示,今年初她收到來自 FB 的「國外打工」私信,聲稱海外打工最高可月入10萬元新台幣。她被說服後便隻身前往柬埔寨。

羽棠說,和她一起的共有6名台灣人,她們統一被送往西港的一個園區。其中,她與另外兩名同胞被分派到電信詐騙部門,工作內容爲每人每月要騙15至20名台灣人去柬埔寨,每天至少要發50篇招聘文章,達標才有薪水,沒達標會遭到電擊等懲罰。

羽棠表示,部門管理者第一次見面時就直接告訴她們「你們被賣了」。當羽棠她們要求離開園區時,管理者氣憤的喊,「我錢都給台灣中介了」,並拿電擊棒攻擊其中一人。

羽棠說,她曾向朋友或加入在柬埔寨的台灣人群組試過傳救命信息,有人要求支付10萬元新台幣才願出手相救。最後她輾轉聯繫上西港省長,才逃離這個園區。

針對近期發生在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的恐怖事件,台灣知名作家吳淡如13日在FB上披露在柬埔寨親身經歷的事。她說,曾在柬埔寨旅遊時,遇過一名沒有臉的按摩師。按摩師本來是個計程車司機,不幸被打劫,還被劫匪在臉上潑硫酸,之後被扔到荒野中差點沒命。

吳淡如提醒說,柬埔寨上世紀被共產主義政權「赤化」,已經變成「大型屠宰場」。她提醒,不要被高收入所誘惑,「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此外,新加坡《南華早報》今年6月報道稱,「這些詐騙集團的主要詐騙目標,其實都是中國人。」因疫情原因,大陸實施嚴厲的封控,詐騙集團把目標轉向了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等地的華人,來填補「空缺」。

台灣三立新聞網報道稱,與柬埔寨相比,更殘暴的是緬甸的「KK園區」。因為該園區有管道將人的器官賣到國外,牟取暴利;也有人慘遭抽血,死亡後被棄屍荒野,令人不寒而慄。

報道引述台灣知名評論人士王瑞德的分析,還提醒台灣民眾「非必要現在不要」去泰國,泰國已經成為詐騙集團的「中轉站」,從泰國將受騙者發送到緬東、緬北、老撾的金三角園區以及柬埔寨的西港等地,而恐怖的「緬甸KK園區」與泰國只隔著一條河。

另一方面,對於「緬甸KK園區」,14日傳出一條備受關注的消息,「KK園區」物主之一的大陸商人、賭博大亨佘志江被泰國曼谷警方拘留。泰媒《Bangkok Post》報道,佘志江是因為涉嫌經營非法賭博而被逮捕。

《財新周刊》報道,佘志江還有另一個化名「佘倫凱」,在東南亞一帶相當活躍。擁有柬埔寨湖南總商會等11個社團的榮譽會長頭銜,包括香港緬中友好協會終身榮譽會長,還一度擔任中共僑聯轄下的中國僑商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登上了《中國僑商》雜誌的封面。

由於佘志江具有深厚的政商背景,他的受審備受關注。

克里米亞俄軍基地爆炸 烏克蘭官員匿名承認 普京尷尬沉默

8月9日,俄羅斯佔領的半島繼一處俄軍空軍基地發生爆炸後,16日再度發生多宗爆炸事件。俄羅斯《工商日報》(Kommersant)16日報道,當天克里米亞中部的辛費羅波空軍基地(Simferopol Airfield)也疑似遭到攻擊型無人機襲擊,這已經是克里米亞一周內第3起疑似烏克蘭發起的攻擊!

報道引述目擊者描述,位於克里米亞首府辛費羅波附近格瓦德斯柯耶村(Gvardeyskoye)的空軍基地,傳出幾聲爆炸聲,隨後冒出陣陣濃煙。

該報引述未具名人士稱,俄軍方與執法部門正在調查攻擊型無人機襲擊的可能。目前俄羅斯官方尚未對此事件發表評論。

烏克蘭官方未證實,也未否認涉及克里米亞的爆炸案,但烏克蘭官員對事件透露出耐人尋味的表述。

烏克蘭總統顧問波多利亞克(Mykhailo Podolyak)在事件當天發推文提醒:「正常的克里米亞是關於黑海、山脈、休閒和觀光,但是俄軍佔領下的克里米亞有非常高風險會發生倉庫爆炸。佔領者和竊賊有極高的死亡率。」還留下「去軍事化持續進行中」等話語。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16日晚間的例行視像講話中說:「在被佔領土地上發生爆炸的原因可能不同,非常不同。」他還指出,「佔領者作惡和虐殺烏克蘭人的機會越少,我們就能越快地結束這場戰爭,解放我們的土地。」

而在前一天的15日,澤連斯基在Telegram頻道上發布影片,他表示,已成立了一個關於「解放克里米亞的諮詢委員會」。 

澤連斯基明確表示,俄烏戰爭的結束必須包括收復2014年被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半島。這與戰爭開始時,只要停戰,可以默認俄羅斯佔領烏東地區的心態完全不同,似乎預示俄烏戰爭很快將發生戰略性的轉變。

另據《紐約時報》當天16日報道,最近幾天,烏克蘭對被俄方佔領的克里米亞進行了一系列大膽地攻擊。

報道稱,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烏克蘭高級官員在討論16日的行動時說,一支精銳軍事小分隊對爆炸負責。俄羅斯國防部稱這些爆炸是「蓄意破壞行為」,似乎是對戰爭正向俄羅斯領土蔓延的承認。

一些俄羅斯民族主義的評論家呼籲俄軍兌現之前的宣傳威脅,嚴厲回應對克里米亞的攻擊。來自普京的統一俄羅斯黨的俄聯邦委員會憲法立法委員會主席克里沙斯(Andrey Klishas)在社交傳媒上呼籲,「俄羅斯的報復性打擊必須非常令人信服。」他寫道:「這是為了保護我們的主權。」

此前,一名俄羅斯高級官員上個月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給烏克蘭劃紅線,他威脅,如果烏克蘭攻擊克里米亞,其將立即面臨「審判日」般的報復。不過這些紅線現在已被多次踩踏。

外界分析指,普京當下的處境很像習近平在台灣問題上的尷尬。在佩洛西訪台時,胡錫進等外宣戰狼號稱要伴飛,甚至擊落佩洛西的座機,弄得習近平下不了台。現在普京也被撐俄的民族主義架在火上烤,逼普京強硬回擊,但是俄羅斯在軍事實力上無法與歐美支持的烏克蘭持續打下去。

高溫乾旱 重慶600年摩崖造像浮出江面

受持續高溫影響,長江重慶巴南段水位大幅下降。重慶市巴南區雙河口鎮五台村附近,常年淹沒在江水中的佛爺梁島礁露出江面,露出江面的巨大礁石約有7米高。在礁石的最高處發現3龕摩崖造像,中間一龕最大,為圓拱形龕,兩邊各有兩座圓拱形小龕。

重慶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人員考察後表示,該摩崖造像為明清時期建造,距今已有近600年歷史。中間主尊是一僧像,結跏趺坐於仰蓮座上,高度有95厘米左右,僧像兩側各有兩個小龕,這兩個小龕很特別,從造像、服飾上來看可能是道教的造像。

摩崖造像位於長江江心礁石上,比較少見,又處於長江航道上,該段航線上有不少島礁、暗礁,船隻往來風險較大,因此推測該造像功能可能是保佑來往船隻在長江上面平安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