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11月8日的美國中期選舉只有不到三個月了。

兩年一小選,四年一大選。圍繞著2020年美國大選的一大堆爭議仍然在不斷發酵,眼看2022年的中期選舉就又到了眼前。選舉就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今年的美國中期選舉與以往相比有其不變之處,但也有諸多不同的看點。

所謂不變之處,指的是選舉的形式和規模。美國今年的中期選舉要重新選出國會眾議院的所有435位眾議員(兩年任期),參議院100個席位中的35位(六年任期),和50個州中的36位州長(四年任期)。除此之外,還有州、縣、市各級政府地方官員的選舉。

所謂不同的看點,指的則是目前美國社會所面臨的爭議性話題和各黨派當前所面臨的選情。民主黨在2020年的大選中奪得了白宮和國會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成為決定美國內政和外交政策的主導力量。因此,今年的中期選舉將是對民主黨過去兩年執政業績的一次民意公投。

疫情及通貨膨脹

美國雖已從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中逐步回歸正常,但對疫情所帶來的後續問題的處理卻成為衡量過去兩年間民主黨執政業績的主要指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居高不下的通貨膨脹。

民主黨在2020年大選中控制了白宮和國會兩院的多數之後,其大手大腳的花錢基因就隨即開始爆發。2021年3月11日,上任不到兩個月的拜登即簽署了1.9萬億美元的拯救美國法案。這裏的關鍵是,特朗普在任時共和與民主兩黨已經為在疫情期間穩定美國經濟花了大錢。拜登入主白宮時,抵抗新冠的疫苗也已出爐並完全投入市場,強勁的經濟勢頭完全不再需要新的刺激。在幾乎沒有得到任何共和黨支援的情況下,民主黨一意孤行地通過了該法案。於是,大撒幣的結果就不可避免地帶來不可抑制的通脹爆表。

從去年10月份起,衡量通貨膨脹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就一路飆升,到今年6月份該指數達到9.1%,成為過去40年中的最高點。為了應對通脹,美聯儲在進入2022年後一路加息,從年初接近零的利息到6月份利息已增至超過2%,導致美股因此一路暴跌進入熊市。7月份的通脹指數(CPI)雖已回跌至8.5%,但預計到11月大選之前都不會回跌到7%以下,遠遠達不到聯儲局2%的通脹控制指標。

更大的問題是,民主黨仍然不思悔改,在今年8月份又一手主導通過了所謂降低通脹法案,要通過對大公司加稅的方式,以聯邦政府花超過7,000億的稅收來降低通脹所帶來的危害,這種以財富重新分配來治理通脹的做法,無異於飲鴆止渴。

拜登的支持率在上任後就不斷下跌,7月下旬的民調顯示即使在民主黨內也有超過70%的人反對其連任。所以,整個民主黨所面對的中期選舉形勢極其嚴峻。

高院對羅訴韋德案的判決

如果說,民主黨經濟政策所導致的通脹高漲不斷地使其喪失民意支持,那麼今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的判決則是對民主黨支持率的一針興奮劑。

美高院在1973年就羅訴韋德案作出判決,對孕期未滿六個月的孕婦提供墮胎的憲法保護。由此,是否保護墮胎成為美國政治左右之爭交鋒的焦點之一。

由於美國的最高法院由九位大法官組成,而且大法官是終身制。一經總統任命,除非自願離任或去世,否則終身不變。所以,自1973年以後,對墮胎保護與否就成為歷屆美國總統大選的辯論焦點之一。特朗普總統在任期內得以連續提名三位高院大法官,成功扭轉了高院左右兩派的力量對比,結果就是這次高院以六比三的投票推翻了1973年的判決。

高院對羅訴韋德案的判決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世紀。在這近半個世紀中成長起來的青年和中年人中,許多人已經習慣了憲法對墮胎的保護。這次的高院判決在憲法高度上將墮胎重新變成了一個道德層面的選擇,從長期來看,這個判決對美國社會回歸傳統有巨大的意義。但從短期來看,這個判決卻對民主黨此次中期選舉的投票率有利。

根據以往的經驗,中期選舉年由於不包括總統大選,一般來說選民的投票率都偏低。而且參與投票的選民總體上年齡偏高,年輕人的投票率普遍沒有總統大選年的投票率高。但羅訴韋德案的判決很可能會刺激價值觀偏左的中青年人,提高他們參與投票的意願,從而使民主黨在今年的投票中獲利。

特朗普元素

前總統特朗普今年雖不參加任何選舉,但無論是在中期選舉的初選和終選中,他都將起到不可忽視的作用。在部份選區,特朗普甚至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特朗普在共和黨今年黨內的初選中,背書支持了五位共和黨候選人。其中包括一位州長候選人,兩位國會參院候選人,一位國會眾院候選人,和一位州眾院候選人。其中的州長和三位國會候選人均在共和黨的黨內初選中勝出,可見特朗普寶刀未老。

以民主黨為主導的國會「1.6事件調查委員會」從拜登入主白宮起,即開始了對2021年1月6日發生的所謂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事件的調查。該調查至今尚無任何突破性的進展,但聯調局卻在8月8日出動大批警力,以收繳機密文件為名突擊搜查了特朗普在佛羅里達的私人住所——位於棕櫚灘的海湖莊園。

無論是對「1.6」事件的調查還是聯調局對海湖莊園的突襲,估計在11月初中期選舉投票日之前都很難有最後的定論。但這類事件毫無疑問卻會極大地激怒特朗普的支持者,並大幅度提高共和黨陣營的投票率。

然而無論特朗普的影響有多大,共和黨內的許多人都不希望他在中期選舉投票之前正式宣布參選2024年的總統大選。原因很簡單:今年的中期選舉本應該是對拜登和民主黨過去兩年執政政績的一次公投。如果特朗普在中期選舉之前就正式宣布參選2024的總統大選,那就很可能會喧賓奪主。反對特朗普的各種力量就有可能藉機炒作,將今年的中期選舉在一定程度上變成一場對特朗普個人的民意公投。

但特朗普就是特朗普。從參選2016年總統大選開始,一路走來,他從來都沒被任何政治勢力所左右,他只在走他自己的路。下一步他會如何走,無論左右兩方政治力量如何設計和設想,誰又能說得準呢?

熱點選區

民主政治有其特定的鐘擺周期,任何一方政黨能夠同時控制白宮和國會參眾兩院的時間都不會太長。奧巴馬和特朗普在上任的第一年其各自所在的政黨都同時在國會的參眾兩院擁有多數,但在上任後第二年的中期選舉中就都失去了兩院的多數。拜登作為總統,上任後的執政業績和影響力都遠遠比不上奧巴馬和特朗普,拜登能擺脫這個鐘擺效應的命運嗎?

答案是:難!所以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一些民主黨控制力不太強的淺藍色選區就極有可能被共和黨翻盤。作為今年中期選舉的看點,以下幾個選區的選情將會對中期選舉的最後結果提供指標性的預示:

奧利根州(Oregon)國會眾議院席位第六選區

拜登在2020年從這個選區以14個百分點的優勢勝出,但目前在這個選區對拜登業績不滿的民調超出對其滿意的民調約20個百分點。根據8月初的民調,該選區共和黨候選人艾利克森(Mike Erickson)比其民主黨對手塞琳娜絲(Andrea Salinas)超前約7個百分點,該選區目前尚未確定支持誰的選民有約13%。

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國會眾議院席位第十三選區

拜登在2020年從這個選區以11個百分點的優勢勝出,但目前在這個選區對拜登業績不滿的民調超出對其滿意的民調約9個百分點。根據8月初的民調,該選區共和黨候選人多阿特(John Duarte)比其民主黨對手格雷(Adam Gray)僅僅落後約4個百分點。該選區即將離任的現議員是民主黨人。

科羅拉多(Colorado)國會眾議院席位第七選區

拜登在2020年從這個選區以15個百分點的優勢勝出。根據7月中的民調,該選區共和黨候選人阿德蘭德(Erik Aadland)與其民主黨對手皮特森(Brittany Pettersen)二人之間的民調差距不超過2個百分點。該選區即將退休的現任議員是民主黨人。

除此之外,美國民主政治的一些傳統選戰話題,如政府的稅收和開支、槍枝管理、非法移民等等;還有新話題如烏俄戰爭和阿富汗戰爭、反恐,對華政策等等,也將在各個選區的辯論中一一呈現,在此就不贅述。

總之,今年的中期選舉將是2024年總統大選的一次熱身賽。今天的美國社會正處在歷史上空前的兩極化左右對立時期。輿情選情皆充滿熱點,而且均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在此極度動盪的時期,變幻難測和充滿變數將是今年中期選舉伴隨始終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