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建議3招改善「腦霧」

COVID-19已經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有兩年多啦,在政策方面,除了限制了市民的社交距離,又要無時無刻都帶口罩,以及要打疫苗才可以自由出入之外,COVID-19病毒本身亦在不少人的身體機能方面,慢慢地影響著我們的生活。香港中文大學之前就研究過,三百萬感染過COVID-19的香港人中,有76%的人有機會出現「長新冠」的癥狀,這些癥狀可能影響大家半年之久。「長新冠」對人體的影響有很多,例如頭暈、肌肉痛、關節痛,或者是耳鳴、失眠、焦慮,總之就是有很多種不舒服啦。當中有一種最受大家關注的癥狀就是腦霧啦。

英國有調查發現,每4個確診過COVID-19的人中,就有1個人會出現腦霧的癥狀。腦霧影響的當然與腦有關啦,例如是記憶力變差、沒有精神、集中不了精神,或者是情緒方面受到困擾等等,但是這些癥狀就與認知障礙症的早期癥狀差不多。那麼到底大家怎樣分辨是不是患有腦霧,還是有早期腦退化呢?

精神科醫生麥棨諾說,腦霧只是一種短期的認知機能障礙,透過治療是可以變好的。不過,腦退化就不同啦,最多只可以控制病情的惡化程度,不會變好。他說,COVID-19可以令支持正常大腦功能和修復受損腦細胞的星形膠質細胞受到感染,從而令腦的反應變慢,搞得人很容易分心或者遊魂。

另外,亦有研究發現,感染了COVID-19的人,他們的腦會萎縮0.2%至2%,令他們在處理情緒和記憶的區域裡面的灰質減少,有可能會在短時間出現跳崖式的惡化,不過患者經過治療之後,是可以回復到病發前的狀態。而腦退化就是一種神經退化性疾病,帶來的影響漫長很多,而且是漸進式的,嚴重的患者最後會變成自己照顧不了自己。雖然兩者很像,不過就完全是兩回事,所以大家不應該將它們混淆,覺得不用醫治就會自己變好。

臨床心理學家黃沛霖說,如果懷疑自己出現腦霧癥狀,可以做臨床評估,搞清楚病史和精神狀態,排除那些與情緒、精神病、腦疾有關的可能,亦可以做認知能力評估,比如測試下記憶力、語言能力、視覺空間、專注力和執行力等等。現在患者亦可以做腦霧電腦化專注力測試,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腦霧,還是有輕度認知障礙。黃沛霖說,鼓勵大家做健腦訓練,增強記憶力,又可以做一下帶氧運動,減慢認知能力的衰退。大家變一變思維模式和行為習慣,亦有助大家改善情緒問題,減輕腦霧癥狀。由於目前全世界對COVID-19和腦霧的了解仍然非常有限,又沒有特定的藥物去醫治腦霧和輕度認知障礙,所以只可以透過及早評估,盡量令病人的情況好一些。

在數字上,老人家、女性及重症的COVID-19病人,都會有更大的機會出現腦霧,不過實質原因暫時就未知。有醫生認為,出現這個數字只是因為更多女性願意求助,而男士就覺得自己可以忍一下,不肯看醫生。麥棨諾醫生說,求診人士裡面,有10%都有腦霧的情況,不少病人在吃藥和保健品之後,差不多半年左右的時間就好得差不多啦。

腦有事,保健品可以有幫助嗎?有研究顯示,不少患有早期認知障礙症的病人,都有營養不均衡的情況出現。如果要減慢認知能力和記憶力衰退問題,或者是減輕腦萎縮的話,高含量的DHA、EPA、尿苷酸、維他命B、C、E,以及化學元素硒都是有用的。市面上不少保健產品都說自己可以補腦、健腦,有醫生就提醒大家,服用這些保健品之前,要諮詢醫生或者是專業醫護人員的意見,亦要選擇一些有科研實證的醫學營養品。

除了保健產品之外,還有沒有其它方法可以減輕腦退化呢?答案是有的,這個方法亦非常之簡單,就是多睡覺啦。現在香港人的生活節奏好像機關槍一樣快而緊密,失眠或者睡得不好,對大家來講簡直是家常便飯啦。不過經常失眠或者訓得一般,就很影響大家的星型細胞,因為星型細胞是要靠睡覺去修復的。如果大家每天都誰夠6至8個小時的話,對修復短期記憶力有幫助。如果大家睡得好的話,大腦裡面新陳代謝的廢物就會被清除,對大家的腦健康都有幫助。另外,正常的睡眠時間對大腦修復要好一些,如果你凌晨2點才睡,就算你睡夠8個小時,大腦的修復也未必像早睡早起一樣好。

雖然現在健身房就有限度開放,不過醫生還是建議大家多做運動,因為運動可以刺激大腦,同時令腦神經細胞的退化減慢,對大家的腦部健康都有幫助。腦霧的話題就先講到這裡,總體來講,都是叫大家要早睡早起,要有均衡飲食,如果覺得自己有腦霧或者是有腦退化的病癥,記得不要怕醜,要盡早求醫啦。

異見人士無故變「紅碼」

香港市民除了要面對COVID-19帶來的身體問題之外,還要面對嚴格的防疫政策,就好像是「紅黃碼」的問題。講起「紅黃碼」,昨日(14日)在大陸有一條新聞要跟大家講講。江西一名異見人士在買完水果之後,她的健康碼就突然變紅,要去酒店隔離。而政府無任何證明和手續去判斷這名異見人士感染了COVID-19,或者她曾經接觸過任何患者,可以說政府說是就當是啦。

這名異見人士叫劉萍,獨立參選過人大代表,又因為曾經要求過官員公開財產而被判入獄。大紀元聯絡到劉萍,她說她的女兒剛剛生完孩子要坐月子,所以她在去年就由江西搬去杭州,和女兒一齊住。在8月13日黃昏6點多,她去附近的水果店買東西,一離開水果店,就收到杭州政府的街道辦事處的電話,說她剛剛去買東西的那間水果店有密切接觸者,所以她是次密切接觸者,要回家或者去酒店隔離,而她的女兒剛剛生了小朋友嘛,自然是選擇去酒店隔離啦。那麼作為密切接觸者的水果店老闆又用不用隔離呢?

劉萍說,她之後打電話去水果店,問他們有沒有被人送去隔離?老闆說沒有呀,水果店如常營業。她說,中共現在這樣做擺明是迫害她。她自從10年前獨立參選江西人大代表之後,就不斷受到監控,就算之後坐監6年半,而出獄之後她沒有再維權,中共對她的監控並沒有因此而放鬆過。大紀元打電話去江西街道辦,想問一下為何劉萍突然變紅碼,誰知電話無人接聽。之後我們打電話給江西有關的警察,問下劉萍突然變紅碼與江西政府有沒有關呢?誰知得到的回應是「我退休啦,這件事不是我負責的啦」。

劉萍對大紀元講,現在她擔心中共會在她做核酸檢測時下毒,所以她強調她不是自殺的,入住酒店時仍然很健康,希望大家關注她突然被變紅碼的人權問題。劉萍今次被冤枉,變成紅碼的情況,相信只是冰山一角。而香港在上星期就引入了「紅黃碼」啦,這類事情會不會馬上在新香港發生呢?大家怎麼看呢?

熱浪襲中國及歐洲 歐農業航運業受創 

中國市民除了因為防疫政策而造成很多生活上的麻煩之外,變幻莫測的天氣亦令他們的生活百上加斤。昨日,中共就發出了高溫紅色預警,又說現在大陸的熱浪是1961年有紀錄以來最厲害的熱浪。中共氣候中心首席預報員陳麗娟說,這些熱浪很可能會變成常態,預計之後的夏天會越來越多熱浪。

昨日,新疆、山西、河北、河南、安徽、江蘇、上海等地方更加錄得最高氣溫35度至40度。香港都很少試過錄得39度這麼熱,現在真是光看數字都覺得會熱到中暑。熱成這樣,對大家還會有哪些影響呢?江蘇省氣象局就說,當熱浪侵襲時,路面溫度會達到68度至72度,從而大幅減低車軚的橡膠強度,令車有爆軚危機,叫大家小心。

除了中國大陸受到熱浪侵襲之外,歐洲也是一樣,而歐洲的情況似乎就更加嚴重。英國天文台就向英格蘭和威爾斯發出黃色酷熱天氣警告,部分地區氣溫更加高達35度。受到高溫天氣的影響,英格蘭更加同時要面對乾早的情況,英國天文台說,乾旱的情況可能要到明年。就算之後英格蘭和威爾斯都會下雨,甚至落雹,都未必紓緩到乾旱的問題。

不過,受熱浪和旱災影響的又何止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都有地區因此而受到影響。以法國為例,它的西南部就因此而導致了一場大型山火,這場山火到現在都未被救熄。這場山火已經令差不多7千公頃的植被消失,超過1萬名居民流離失所。而德國萊茵河部分流域的水位就可能會在未來幾日跌到歷史低位,只有30cm高,令到船很難通過。許多公司靠萊茵河運煤炭和工業材料,現在就因為水位這麼低,而令駁船只可以維持它們本身四分一的貨量,搞得船運成本多了5倍之多。

而意大利有差不多四成的農作物都是靠一條叫波河的河流灌溉的,但是因為乾旱,波河的水位下降了2米,令當地的農作物失收。有農夫說,最多可能會失去六成的農作物呀。至於西班牙方面,南部城市馬拉加最大的水庫開始見底啦,儲水量只有12%,目前已經嚴重影響牛油果和芒果的產量。天降異象,農作物失收,難道真是世界末日?還是老天有話想對人類講?用天災傳達訊息,要我們反思呢?

接棒佩洛西 再有美國議員訪台

昨晚7點作右,再有5位美國國會議員訪台,距離佩洛西訪台只過了不到兩個星期。今次訪台的團員是跨黨派的,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有份。他們今日(15日)見到台灣總統蔡英文之後,就會飛走啦。

美國在台協會說,今次的訪問是國會議員出訪印太地區的一個環節,而今次的訪問將會討論美台關係、區域安全、貿易投資、供應鏈及氣候變遷等重要的議題。訪台的5名議員分別為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馬基、代表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加拉門迪及洛溫塔爾,代表維珍尼亞州的民主黨眾議員拜爾,以及代表美屬薩摩亞的共和黨眾議員拉德瓦根。

帶團的馬基在1979年投票支持過台灣關係法,是目前在美國少數曾經簽過這條法例而還在做國會議員的人。馬基做了參議員之後,就加入了參議院的台灣連線,而在做了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之後,亦一直積極推動與台灣有關的議案。例如台灣安心法案、台灣學人法案、以及推動美國國民兵與台灣建立夥伴計劃等等。

台灣外交部認為,繼上次中共包圍式軍演之後,美國國會再派訪問團到台灣,顯示出美國多麼支持台灣,不會因為中共軍演而嚇倒。佩洛西未訪台,中共已經亂叫了,今次不到2個星期,又有跨黨派議員訪台,以後美國議員是不是會將訪台當成家常便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