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台期間,特別關注台灣的白色恐怖統治歷史。她8月3日參訪了位於新北市的景美人權園區,並與三位曾遭中共壓迫的人權受害者會面,包括在中國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服刑5年後於4月獲釋返回台灣的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原籍香港的林榮基和前中國六四運動學生領袖吾爾開希。李明哲透過Facebook帖文透露,佩洛西在會見中批評說,「中國很大,大到讓很多人忘記了作為『人』的基本價值。」李明哲對此表示贊同,稱有些台灣人身處自由國度,卻有著奴隸的心智,面對中國打壓時,也只會叫囂台灣人退讓,最是可悲。

李明哲會見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後,於8月4日發布Facebook貼文,向這位終生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權價值的美國國會領袖致敬。他寫道:佩洛西「幾乎用『懇求』的語氣強調自己已經82歲了都沒有放棄,希望我們也不要放棄自己的理想與堅持。她認為,中國武力威脅台灣是對自由民主人權最大的挑戰。」

據李明哲透露,佩洛西在會談中還說,中國雖大,但很多人無視做人的基本價值。

對於佩洛西發出的警語,李明哲說,他感同身受,因為他是第一位被中共羅織「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而遭關押五年的台灣人。

監獄是中國社會的縮影

今年4月才刑滿出獄、回到台灣的李明哲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他雖在湖南赤山監獄的狹小牢房度過5年,但卻能從獄中百態,看透中國人靠階級、拉關係的社會縮影,以及他們的奴性。

李明哲說:「過去中國人是封建社會的奴隸。共產黨上台之後,他們是封建社會奴隸的奴隸,因為中國社會是更靠關係,更靠階級,完全是階級化的一個社會。你沒有關係,你幾乎寸步難行。所以,如果真的關心中國社會,你在中國社會,你會發現,中國完全不是靠法治,是靠關係。我們在監獄裏面,那個社會就看得很清楚,最基本你(在獄中)要生存要買吃的,都要靠關係。」

李明哲說,他看得很清楚,中國監獄的生態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

他說,人犯在獄中幾乎沒有人權,生活狀況也極差,包括食材粗劣,用油極差,只要稍微變冷,就散發出濃濃的臭餿味,讓人難以下嚥。飲用水則來自混濁的洞庭湖,連獄警都不敢喝,但犯人們非喝不可。

他說,赤山監獄裏最常見的病就是腎結石和尿道結石,因為水源不乾淨。

因此,李明哲說,他在獄中只能靠李淨瑜存的零用金,去買一些令他不那麼作嘔的食物。但某次探視,李淨瑜跟獄方要了李明哲的健康報告,看到他身體出現狀況後,竟和他發生了五年來唯一的一次爭執。

李明哲說:「有一次淨瑜來看我,大概在這五年(期間),她所有來看我的十幾次,唯一一次,我們兩個快吵起來。李淨瑜問我說,你在監獄都買甚麼吃的?我大概講了,我買了哪些東西,李淨瑜就回我一句話說,你可不可以買健康一點(的)東西?買一些食物的原型,不要買加工品。我當時很火,我只跟她講一句話說,我們買東西,已經不是為了健康,是為了生存,因為你會發現,中國無處不是特權,你(若)完全依照它的制度,你完全沒辦法生活。」

中國社會特權當道

李明哲還解釋道,監獄超市都在白天上貨,但整座監獄只有「老弱病殘」監區的犯人才能在白天的第一時間去買貨,但那個監區其實是特權的溫床,充斥著「有關係」、走後門的人,真正的老弱病殘者根本住不進去。李明哲苦笑說,監獄辦籃球比賽,老弱病殘監區不僅能組出一支籃球隊,還能打贏,就看得出他們是多麼身強體壯。

李明哲說,監獄賣的都是外面賣不掉的次級品,有特權的犯人在超市買過一輪後,其它監區只能撿剩下的劣級品。他說,他充其量只能買到料理包或香腸等加工品,有時連含肉塊的料理包都買不到。如果想吃好一點,就得去賄絡「管事犯」,就是幫獄警管理犯人的犯人,給他們一點好處。

但那些無依無靠、沒有家人存零用金的犯人怎麼辦呢?

李明哲說,他們只能幫人洗衣、輪值晚班、做事,靠加倍的勞力來換取物資。但獄中勞動工時高、報酬低,每人每月的工資僅約70-90塊人民幣。

他還說,赤山監獄幾乎將犯人機械化,因為其思維是,對罪犯強制性勞動可以改造其心志,因此,每天早上不到七點,犯人就得進工廠,工作到晚上七點,工時超過12小時,不喜歡也得做,因為達不到績效會被處罰。

一刀切 中國治理模式不人道

他說,獄中的犯人每天僅放風一個多小時,得在這「自由時間」內,倉促完成所有「私事」,包括洗澡、洗衣服、晾衣,一處理完就差不多得上床睡覺,每個人都被訓練成像勞動機械人一樣。

李明哲說,中國獄中的百態,其實在監獄外的中國社會也常見。

例如,今年三月底,北京為了控制新冠疫情,對上海采嚴厲的全市封控。他說,上海封城一刀切的處理模式,反映出中共當權者的思維,因為在獄中,也是同一套治理模式,一人違規,所有犯人都連坐受罰。

李明哲說:「獄政就反映整個中國政府的狀況。獄政處理就是一刀切的方式,因為一刀切是最方便管理者,(但)對被管理者是最不人道的處理模式。我們從赤山監獄來看,中國政府一刀切的模式從下到上都是這樣子,然後,執法者本身不受法律約束。這種模式對內就是奴役自己國家的人民,對外就是破壞國際的秩序。」

現年47歲的李明哲在台灣是所謂的外省二代,父母都是1949年隨國民黨撤退到台灣的。遭中共拘捕前,他是位非政府組織的(NGO)工作者,負責援救中國的維權人士及其家屬。

以國安之名 行政治迫害之實

李明哲於2017年3月經澳門入境中國珠海市後,隨即被逮捕,檢察官以李明哲在台灣網絡上發表過的言論為藉口,羅織了「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起訴他。李明哲說,他在歷經兩個月晝夜不分、飽受精神折磨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後,被迫認罪,並被判處5年後,關進中國押重刑犯的湖南省赤山監獄,直到今年4月才出獄,返回台灣。

他痛斥,中共不僅對他政治迫害,還非法擴張中國所謂的國家主權。

李明哲說:「我不是中國公民,你把我當中國公民一樣的審判,其實是把自己的國家的主權無限擴張。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在台灣沒有行使過主權,把台灣當作自己的領土,跟它這些日子把台灣海峽說成是中國的內海,其實公然挑戰國際海洋法的公約,都是強行要改變國際現有規則的一個擴張的主義,所以我個人只是它的擴張主義的受害者。」

在中國服刑五年,對李明哲的身心都帶來極大的創傷。

他在受訪過程中,不時擰鼻,因為在獄中最後一年,他被分配到裁切布料的工作時,吸入太多廢屑,引發過敏反應,至今仍飽受後遺症之苦。

對於他所受過的苦,妻子李淨瑜看在眼裏,疼在心裏。她陪同李明哲受訪時,不時查看李明哲的狀況,或趁空檔遞上衛生紙、拍拍他的背、摸摸他的頭,似乎無時都在確認李明哲是真的回到自己身邊。

台灣人勿當自由國家的奴隸

其實李明哲在中國獄中受苦,人在台灣的李淨瑜也不好過。

她在救援李明哲期間,堅毅剛強的「非典型家屬」形象,讓她一度飽受苛責,但她仍不改本色,也不願落入痛哭流涕的弱者刻板印象。

其實,私底下的李淨瑜是很愛哭的,也很瘦弱的。尤其那五年內,她備受折磨,曾昏倒過三次,也暴瘦13公斤,一度不成人形,但她堅持,不管李明哲的處境如何艱難,都不向中國示弱。

李淨瑜告訴美國之音:「我無法決定中共何時釋放李明哲,(但)至少我可以決定的是,那個關押在中國的李明哲,他(要)用甚麼姿態、甚麼樣的思考,去面對他的處境。」

對於妻子的高調奔走,李明哲說,他很感謝李淨瑜堅決不向中共低頭,否則形同告訴中國,其恐嚇和打壓手段是有效的,如此一來,中共就會繼續無視世界人權標準跟台灣的法治,肆無忌憚地以同樣的手法,任意抓捕台灣人。

他說:「在我出事的時候,在李淨瑜做救援工作的時候,很多人批評李淨瑜說,希望李淨瑜要低調,批評李淨瑜想選舉,批評李淨瑜冷血,我認為,這些人必須要去思考,你們到底有沒有認知到,你們自己是自由人?還是你們只是一個在自由國家的奴隸?」

李明哲認為,李淨瑜強悍的立場最終發揮關鍵效果。

他說,在位於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和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等團體的協助下,李淨瑜成功地讓美國政府、國務院、國會、歐洲議會、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和多位英、德、荷等國的國會議員等,開始關注李明哲案,並施壓中國政府如期釋放李明哲。

李明哲認為,李淨瑜的國際救援,讓中國政府產生顧忌,才因此讓他在中國獲得了「依法行政」的待遇。他說,據他了解,習近平上台後,所有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法辦的犯人,政府都以涉及國家安全理由進行秘密審判,並拒絕家屬旁聽。但他的案子不僅公開審判,李淨瑜和李明哲的母親,也可以旁聽。

化身監獄裏的人權工作者

李明哲說,中國政府對政治犯的慣用手段是長期軟禁,並斷絕他們與家屬的聯繫。他說,人在與外界長期隔絕的情況下,會陷入很多幻想,包括是否被家人拋棄?是否被外界遺忘?精神狀況可能因此處於崩潰邊緣,心生恐懼的政治犯若出獄後因此噤聲,中國政府恫嚇的伎倆就奏效了。

李明哲說,李淨瑜可以入監探視,他也能透過李淨瑜,將中國的獄政不時向外界反映,這讓他覺得,自己不只是一個囚犯,而是一名「在中國監獄裏做田野調查的人權工作者」。因為能與外界保持聯繫,李明哲的身心因此有了寄託,也有動力伺機偷偷向獄友們宣揚人權理念,利用兩岸司法和制度的差異,讓他們了解到中國人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李明哲說:「一個救援工作的成功在於甚麼?你把李明哲救回來?李明哲幾年回來不是重點,他回來以後可以繼續做人權工作,而且他可以把他這幾年的觀察,帶回來台灣,透過媒體的專訪,把中國的制度性的問題,向全世界公開,那個是救援李明哲真正的意義。我要跟中國政府講,你們關李明哲五年是失敗的,是完全沒有辦法達到你們要的效果,所以李明哲回來會繼續做民主、人權的工作,我覺得那個東西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明哲認為,援救李明哲,救的並非他個人,而是救他所代表的精神和價值觀,那也是一場民主和專制的博弈。

五年的啟示

回到台灣後,李明哲看到台灣境內的親中派,感受尤深。

例如,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台後,中共在台灣周邊、國際最繁忙的航道上進行實彈軍事演習,拉高印太區的緊張情勢之際,台灣內部竟有人把矛頭指向蔡英文政府,指責她激怒中共,才會升高台灣危機。

李明哲認為,這種弱者對強者、被壓迫者對壓迫者的心態,很難轉型的。

李明哲說:這是「過去(台灣在)國民黨統治、白色恐怖(時期)留下來的陰霾。過去國民黨讓我們不要談政治,對有權力者要敬畏、要恐懼,那個心態一直遺留到今天。所以,我們今天對中國,只是換一個角色,以前是對國民黨,現在對共產黨(敬畏)而已。共產黨壓迫台灣的時候,很多人要求台灣政府退讓,有些台灣人是人在自由的國家,但是有奴隸的心智。台灣面對中國打壓的時候,你是應該去要求中國不准打壓我們,去對抗中國,而不是要求台灣人退讓、忍讓,配合中國政府。」

李明哲說,中國有許多政治犯,在面對極惡劣的打壓時,仍保有自由人的心志,非常值得敬佩。他呼籲台灣人在目睹香港公民社會被整個撲滅後,要認真思考,自己還想要保有甚麼樣的生活方式?

未來的規劃

今年4月獲釋返台後,李明哲和妻子李淨瑜一一拜訪各NGO團體,向他們致謝。他說,各方的力量和所作所為,即使微小,都對獄中的他有所助益。他說,他過去秘密救援中國政治犯,但現在身份曝光後,不可能再維繫昔日的中國人脈,因此,他還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不過,肯定的是,他會繼續關注人權,繼續在台北文山社區大學工作,並打破同溫層,和一般民眾直接對話。

有吸煙習慣的李明哲,在接受訪談前,點了根煙,他說,他在吸吐間,自由感油生。尤其在獄中,他也會用妻子寄存的零用金買煙,但他說,同樣吞雲吐霧,自由和被禁錮的味道,天壤之別。#

(轉自美國之音)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