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的事不會改變,她做的事也都不會改變,她有她的政治立場,我有我的,這才叫做自由」,香港實業家、著名時政評論員袁弓夷在香港電台的時政節目《鏗鏘集》中曾經這樣描述他與兒媳之間的關係。

袁弓夷的兒媳婦是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在嫁入袁家之前,他們家的政治光譜緯度就已經很寬。

袁弓夷和小女兒、前香港小姐、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是完完全全的激進民主派,用他們自己的話講是「黃絲,黃到金」的那種,大女兒袁彌望則屬於中間偏黃,而兒子袁彌昌原任新民黨副主席後改投中間派。

容海恩嫁入袁家後,他們家的政治光譜進一步擴寬,但在同一屋簷下,大家仍然能夠和睦相處。按照袁弓夷的說法:「所以為甚麼香港這麼好呢?就是大家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事。」袁氏這一家人可以算得上是所有香港家庭的真實寫照。

然而這一切的相互包容都隨著國安法的實施成為過去式。8月5日,容海恩在《東方日報》刊登聲明,宣布正式與家翁袁弓夷脫離關係。

容海恩脫離關係的理由是「作為流著偉大祖國之血的中國人,在國之大義的前提下,基於據國安處稱,袁弓夷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中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此聲明一出令各界譁然。

上述所謂涉嫌違反「顛覆國家政權罪」指的正是袁弓夷參與的7月27日在多倫多宣布成立的香港議會選舉籌備委員會,袁弓夷不僅是該籌委會的成員同時兼任國際事務小組主席一職。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袁弓夷已經表現勇武,不僅自辦時政節目針砭時弊,還竭力主張滅共,並隻身前往美國和英國等地遊說各國政府幫助香港、制裁中共,此舉在香港抗爭者中獲得廣泛尊重和讚揚,因而被稱作「袁爸爸」,並被媒體視為「年紀最大攬炒派」。

袁弓夷對中共有著相當深刻的了解,早年他的母親因不放棄信仰而遭受迫害在安徽農村「勞改」長達20年之久,父親一人帶著孩子在香港創業。儘管家庭深受共產黨的迫害,袁弓夷仍然記掛著生活在大陸的親戚,七十年代末,作為電子工業實業家的袁弓夷是最早受邀前往中國大陸投資的三名港商之一,另外兩人分別為儲存設備製造商李鵬飛及紡織業大王唐翔千。

2022年8月3日,香港保安局發布公告,「嚴厲譴責」袁弓夷、何良懋及梁頌恆等人在海外籌組「香港議會」,宣稱他們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袁弓夷等人隨即成為被警方通緝的對像,保安局甚至呼籲市民與其「劃清界線」「以免承擔不必要的法律風險」。

同日,容海恩在臉書上也做了表態,斥責香港議會「是一個有計劃、不顧一切後果、全心惡意顛覆特區政府職能以及破壞特區政府的組織」,並全力支持警方「依法打擊所有違法活動,以儆傚尤」,又呼籲市民「劃清界線,切勿以身試法」。

對於容海恩的聲明,袁弓夷於8月5日做出回應。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獨家訪問時對於兒媳的做法表示理解,「他們(中共)一定逼她和我劃清界線」,「所有共產黨要攻擊的敵人,他(中共)一定會叫其家人和他劃清界線。」

袁弓夷指,香港人從未經歷過共產黨對付異己的手段,事件只不過反映幾十年前中國大陸的歷史正在今天的香港重演。他表示,這種在以前的香港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但在中共反右和文革期間卻屢見不鮮。

事實上,早在2020年10月袁弓夷就已在《鏗鏘集》的節目中斷言,容海恩遲早要與他劃清界線,「中共覺得你(容海恩)不公開與我劃清界線,就是不對」,他當時就表示不會責怪她,「即便她要跟我撇清關係,這個也都是正常的。」

1949年出生於名門望族的袁弓夷,祖籍寧波,其祖先可以追溯至宋朝,迄今已有九百年歷史,西門袁氏指的就是他們家。袁弓夷的父親也很有名氣,是慈善家香港照相業大王袁勃,族中長輩則包括為國父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大總統時的授印代表和中華民國教育總長等人,袁弓夷曾表示自己在老家寧波的親戚多達上萬人。

1957年,8歲的袁弓夷從出生地上海隨家人南逃香港,由於袁家屬於中共打壓的「資本家」的關係,親友接二連三地與其撇清關係。對於容海恩的舉動,袁弓夷早已司空見慣,甚感平常。

時事評論員季達在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表示,文革時期,兒子揭發父母,夫妻互相揭發是常態。

時任中共領導人、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就曾遭自己的前妻和兒女揭發並寫下轟動全國的大字報;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3歲的時候曾因說過幾句反文革的言論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他母親齊心為了與他劃清界線,曾參與過對他的批鬥和檢舉。

文革時期的遼寧省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張志新,1975年曾因發表對文化大革命的不理解言論,並對批鬥劉少奇及對中共黨魁毛澤東搞個人崇拜提出質疑,被以「反革命罪」拘捕入獄,在獄中受盡折磨,死時慘遭割喉後槍決,終年45歲。

為劃清界線,張志新的丈夫被迫離婚,兩個年幼的兒女則被迫參加死囚家屬學習班,對於處決張志新,他們的回應是:「堅決鎮壓,把她處死刑,為人民除害。我們連屍體也不要,政府願意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提及1949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推斷中共毀掉的家庭至少上億個。 即使中共官方數字,也顯示僅文革十年,遭迫害及死亡人數都在1億1千萬到1億2千5百萬之間。(註解:中共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前總編楊繼繩原題為《道路.理論.制度——我對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一文,刊載於2013年11月30日出版的第104期《記憶》。他在文章中稱,葉劍英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曾披露文革遭受迫害及死亡人數,有1億1,300多萬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打擊,557,000多人失蹤。

另一份官方數據來自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合編的《建國以來歷次政治運動事實》,稱「1984年5月,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2,144萬餘人受到審查、衝擊;1億2,500萬人受到牽連、影響。」)

文章中說,家庭是中國社會結構的基本單元,也是傳統文化對黨文化的最後一道防線。對於家庭的破壞是中共殺人史上尤為殘暴的劣跡。

文章還提到,由於中共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當一個人被劃為專政對像的時候,馬上面臨著生活的危機、社會上的千夫所指及尊嚴的被剝奪,往往這些人都是被冤枉的;中共的株連政策使得家庭成員無法互相安慰,否則家人也就會成為專政的對像。

季達表示,中共正在將戰天鬥地、所謂大義滅親、充公私有財產等反人類的思想體系延伸至香港。

「中共不僅僅是佔領香港那麼簡單,其真實目的就是要把香港人變成大陸人,將他們進行完全的思想改造,將香港原本所擁有的傳統倫理和人倫親情全部摧毀。」她說。@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