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荷蘭,人們首先想到的或許是鬱金香、風車、瓷器、木鞋、奶牛,抑或是倫伯朗、維梅爾、梵高,再或是皇家殼牌、飛利浦電子、聯合利華。無論是甚麼,這個發達的歐洲小國每年吸引大約九百萬國外遊客,著名的城市包括首都阿姆斯特丹、歐洲最大的港口鹿特丹,以及眾多國際機構所在地的海牙。

阿姆斯特丹

進入阿姆斯特丹,它給我最直觀的印象是四通八達的運河、中心區的樓歪歪和飄散在大街小巷的大麻臭味。荷蘭過去叫低窪之地,是因為很多土地低於海平面,水路發達,這也造成了地塊的不穩定。阿姆斯特丹運河兩旁的樓很多都是傾斜的,這些樓歪歪成了經典的網紅地。

阿姆斯特丹的運河水有些漆黑,但當地人似乎對他們的水質頗為自信。一位運河上的導遊每次帶團時都從運河裏裝一瓶水,當著遊客的面喝下去。看著來來去去的船和駿黑的水,我倒是沒法質疑她的勇氣。

荷蘭有一種食物非常獨特,叫鯡魚,一般人真的享受不了那個味道。女兒專門找了一家非常有名的店,門臉很不起眼。當我看到麵包片上腥臭、腥臭的東西時,頓時石化了。先生還若無其事地拿著那東西走進了對面的一家酒吧,在等飲料的時候,服務生尋味而來,直接將他趕了出去。

荷蘭經濟發達,即使你沒用過飛利浦的電器,也一定用過聯合利華的多芬(Dove)或者力士(Lux)。荷蘭與比利時毗鄰,兩個國家民間有些人一直在啤酒上較勁,都是自說自好。在比利時旅遊的時候,一位運河上的導遊講了一個故事。過去生產皮草需要童子尿浸泡,於是產生了一種職業叫品尿人,以防摻假。後來這個職業沒有了市場,就有人去了荷蘭謀生,建立了一個啤酒工廠,叫喜力(Heineken)。導遊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包袱抖得非常有喜感。

羊角村

從阿姆斯特丹向東一百多公里的羊角村(Giethoorn),是我迄今為止在歐洲見過最美麗的地方。

羊角村得名於數百年前發現的野羊的殘骸,這裏現在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旅遊目的地。這個只有二千多人的村子,旅館很少,想來參觀的朋友可以住在附近城市,到這兒來個一日遊。

初見羊角村,最先打入腦中的是辛棄疾的「茅簷低小,溪上青青草。」這裏的小橋流水、堤岸繁花讓人頓失言語。蒲葦製作的屋頂、碧綠的草地、濃豔的繡球、低垂的楊柳,配著蜿蜒的運河與來來往往的渡船,怎一個「美」字了得!

羊角村可說是歐洲最美麗的地方。(圖/王穎)
羊角村可說是歐洲最美麗的地方。(圖/王穎)

我半開玩笑地問開船的小哥:「你們村接收不接收移民?我可不可以在這裏買個房子住下來?」

代爾夫特

代爾夫特並不為大眾所知。(圖/王穎)
代爾夫特並不為大眾所知。(圖/王穎)

去代爾夫特(Delft)是因為女兒想去參觀維梅爾故居。維梅爾出生於代爾夫特,是荷蘭優秀的風俗畫家,與倫勃朗齊名。

代爾夫特可能很少有人聽說過,但這裏出產的藍陶可是大名鼎鼎。藍白色的瓷器泛著青花瓷的柔光,古樸而精緻。這個靠近海牙的小城點染了中國特有的痕跡,讓人不禁生出熟悉的錯覺。

大名鼎鼎的藍陶。(圖/王穎)
大名鼎鼎的藍陶。(圖/王穎)

沿著運河的瓷器市場吸引了眾多淘寶者,從清朝的古董到皇家代爾夫特的產品都能見到,也衍生了贗品市場。有熟人曾花了數千歐元買了一件據說是清朝的瓷器,拿回來給朋友顯擺,結果有人只看了一眼就問:「哪有古董上有簡體字的?」這贗品做得可謂是明目張膽了。

代爾夫特最有名的贗品達人米格倫(Meegeren)以模仿維梅爾的畫而聞名於世。他曾經用一幅仿畫騙得了納粹著名人物戈林的上百幅名畫。

維梅爾最著名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圖/王穎)
維梅爾最著名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圖/王穎)

維梅爾的故居陳列著維梅爾的一些畫作,比如最有名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真品存放在海牙皇家美術館。他的畫多體現平民的寧靜生活,如同荷蘭隨處可見的小橋流水,閒適而不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