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0日,二三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儲戶,前往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抗議。近中午時,現場大批白衣人、黑衣人暴力拽人、抓人,把所有儲戶送往多個地點進行控制。

相關影片在大陸社交媒體流傳,引起網民憤慨。質疑河南警察暴力對待儲戶,連女人、孕婦、殘疾人都不放過,民心盡失。

2022年7月10日,二三千名來自全國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儲戶,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前的維權行動中,遭到便衣警察暴力抓人、打人。(影片截圖)
2022年7月10日,二三千名來自全國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儲戶,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前的維權行動中,遭到便衣警察暴力抓人、打人。(影片截圖)

清晨5點高喊還錢 被便衣圍住

儲戶張捷(化名)10日中午告訴《大紀元》,「今天早上從凌晨五點鐘開始,我們有兩三千個儲戶,從全國各地來到河南鄭州,在中國人民銀行門口,我們過來要求取錢。」

現場片段顯示,10日早晨5點一過,民眾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前的階梯拉起了白布條,反覆高喊著「河南銀行,還我存款」。

民眾的訴求還包括「抵制河南警察暴力對待儲戶」,「反對河南省政府聯合黑社會暴力毆打儲戶」,「要求嚴查河南真正賦紅碼官員」,儲戶還質疑省委樓陽生與賦紅碼事件有關,要求徹查。

4月以來,河南4家和安徽2家村鎮銀行的存款被凍結,約40萬儲戶無法網絡取款,涉及400億元人民幣存款。民眾歷經2個多月的維權,7月10日抗議人數規模最大,當局出動的便衣、警察人數更多。

張捷表示,沒有任何的領導來和他們溝通,反而是出動大批便衣警察包圍他們,「河南鄭州這邊有很多穿制服的警察,也有很多是便衣的,他們的人數大概是三四千人,把我們團團的圍住。」

白衣人黑衣人不分由說地抓人

張捷說,大概上午11點鐘左右,現場很多沒有穿制服的白衣人和黑衣人,「分不清他們是黑社會或是便衣警察,就衝著我們過來了,把我們所有的儲戶從台階上拖下去、拽下去,有踢的、有打的,有眼睛受傷的、鼻子受傷的,還有腳指甲蓋兒都被他們踩沒了的。」

令儲戶們不滿的是,他們所要討回的是他們合法的存款,而且參與維權民眾說,很多是弱勢人群,但是這些便衣警察,不分由說地暴力拉人。

「我們當中有老人、有小孩、有殘疾人、有孕婦,這些白衣人和黑衣人過來了以後,不管你是誰,就直接拖拽,我們有一位坐在輪椅上面的殘疾人,也是被他們暴力的擡走了,孕婦也被他們帶走了,他們的人身安全,現在還不清楚到底安不安全。」張捷說。

儲戶被捕進40輛大巴車 送往多地控制

張捷說,「我們兩千多人幾乎都被捕了,然後他們現場至少有40輛的大巴車,每輛大巴車上都是拉我們的人。」「把我們這些儲戶全部拉上車以後,然後穿制服的(警察)就開始在車上控制我們。」

據儲戶透露,當局抓人後,把人員分散到鄭州財經學院、河南技術學院、河南科技大學、大河路中心小學、青龍山莊等不同據點,每個據點約有二三十人受控制,最新的情況仍不清楚。

張捷說,儲戶們到下午都還沒有吃飯,被打傷的儲戶,得自己付錢就醫。

網民怒批河南黑社會 民心已失 無法修復

當局暴力抓捕儲戶的影片,引起民眾的質疑和憤怒,有外省的網民說,「太慘了,白衣人手持鐵棍打人,殘疾人被打昏過去,有人眼睛流血。女人孕婦都不放過,被四腳擡走。蒼天有眼不忍睹,不過每一次變革都是從流血開始的。」

7月10日警民衝突當中,一名儲戶被打到頸部骨折,目前在鄭州市第二醫院,昏迷未醒。(受訪者提供)
7月10日警民衝突當中,一名儲戶被打到頸部骨折,目前在鄭州市第二醫院,昏迷未醒。(受訪者提供)

有網民質疑,河南當局的做法簡直是黑社會,「光天化日下,幾個不明身份者對儲戶拳打腳踢!這是暴行」「河南黑社會」「不把老百姓當人」「第二的唐山暴力打人」「原來最大的黑是它們自己」。

還有不少民眾看到河南儲戶合法討要自己的存款,卻遭到暴力相向,質疑自己存款是否安全,「所以存錢還安全嗎,難到是要現金放家里?」「看這架勢,(當局)是死也要賴賬了!看儲戶這架勢,是死也要要回存款,那就拚死吧」。

還有民眾說,「民心已失,永遠無法修復了,這個仇恨將會被毒害儲戶的家庭和後代世世代代埋在心底,會有機會到來的一天的,會以各種形式反噬回去」。#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