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6月24日報道,國家衛健委要求,不得擅自擴大健康碼應用範圍,絕不允許因疫情防控以外的因素將健康碼變碼。

有分析說,衛健委的這個表態就是做樣子,很多事情它也管不了,所謂健康碼不得濫用就是忽悠老百姓而已。現在,健康碼成了當局有效的控制手段,可以通過變碼,畫地為牢,讓人寸步難行。

衛健委:不許控疫以外將健康碼變碼

據中共官媒央視24日報道,中共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副局長雷正龍明確要求,不得擅自擴大健康碼應用範圍,絕不允許因疫情防控以外的因素將健康碼變碼。

雷正龍表示,各地根據不同疫情風險等級精準賦碼,不得「一刀切」或「碼上加碼」,並明確要求不得擅自擴大應用範圍,絕不允許因疫情防控以外的因素對市民的健康碼賦碼變碼。

中共衛健委做此表態意有所指,近期河南省村鎮銀行大批儲戶追討存款期間,健康碼被無故變紅碼。該事件引發輿論海嘯後,中共官媒與鄭州市紀委監委相繼開始表態。

16日,官媒「中國網」表示,健康碼是「防疫流調工作的核心工具,而不是壓制地方矛盾的『萬能碼』。鄭州強行為儲戶賦紅碼,屬於行政權力濫用」。

中共鄭州市紀委監委17日表示,已啟動調查問責程序,22日宣布懲處多名官員。

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馮獻彬被撤職,他的副手張琳琳被貶職。政法委負責維穩的處長、負責健康碼管理的市大數據局科員,以及國企鄭州大數據發展公司副總經理等三人被「記大過」或「記過」。

通報稱,賦紅碼的情況是由馮獻彬和張琳琳「擅自決定」,並安排下屬操作,對此負領導責任。

通報引發大量網民不滿。有網民發博文說,「政法委的人從哪裏來的銀行儲戶信息?民眾的私隱洩露到甚麼程度了?光這一點就不該繼續給個交代嗎?」

還有網民指問,「老百姓偽造健康碼判刑,當官偽造健康碼僅撤職警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然都是偽造健康碼,請一視同仁。」

分析:衛健委表態做樣子 健康碼變碼能畫地為牢

時事評論員王赫對大紀元表示,衛健委這個表態也就是做個樣子,很多事情也不是它能管的了的。而且,這話也大有問題。

他分析說,「不得擅自擴大健康碼應用範圍」,那是不是在「不擅自」情況下,就可以擴大健康碼應用範圍?當然是這樣了。「不擅自」就是要層層請示匯報,上面說了算。但「上面」具體是哪一級別?這就是「你懂得」了,都是黑箱操作,潛規則運行。

王赫說,「就常識來說,鄭州賦紅碼這個事情,怎麼可能只限於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團市委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副部長張琳琳,這個級別呢?

「這兩個人只是決策執行者,還輪不到他們來決策,他們被推出來背鍋而已。通報說得客氣,還稱其為『同志』,處理也輕,忽悠一下老百姓而已。」

王赫認為,從鄭州這個事情來說,中國已經變成了一個大監獄,無數的監控探頭和了無痕跡的大數據,將每個人鎖定,疫情大大推進了這個進程。現在,健康碼成為了當局有效的控制手段,可以通過變碼,畫地為牢,讓人寸步難行。高科技使極權達到了極致。

王赫希望鄭州這個事情,能讓中國人驚醒。#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