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共病毒(俗稱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疫情失控、民不聊生之際,中共各級包括中共中央政法委、地方網警、中共國家衛健委、武漢市衛健委等在疫情相關通知、通報方面等掩蓋真實情況。

對於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疫情,中共政法委發通知要求宣傳政法繫在防疫、維穩中的感人事跡,但事實並非如此;中共綿陽市網警聲稱闢謠而實際在造謠。而在疫情是否可控及人傳人以及醫護人員感染等問題上的通報,中共國家衛健委或武漢市衛健委的說法前後矛盾,欲蓋彌彰。

政法委宣傳通知與實際情況不符

官媒《法制日報》2月20日稱,近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印發《關於加強對政法系統依法防控疫情、維護安全穩定先進典型宣傳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國政法系統要整合政法、社會及媒體資源,推出「暖新聞」,宣傳政法系統在防疫、「維穩」中的感人事跡;利用新媒體在微博、微信、抖音等平台,進行宣傳。

可事實上,在政法系防疫過程中,出現不少警察暴力執法事件:如暴力抓捕湖北人、武漢人以及沒戴口罩民眾;在雲南毛板橋停車區,警察戴著口罩、手持器械在抓捕武漢人,如同對待罪犯一般;浙江省杭州市相關部門強行隔離居民,並將其門外安裝鏈條鎖等。

在疫情「維穩」中,警察除了抓捕傳播真相的民眾,還會攔路查看民眾手機等。如拍攝5分鐘8具屍體的武漢人方斌從2月10日下午被抓,至今仍無任何下落。

對於中共政法委的做法,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近日在大紀元撰文表示,政法委掌控公檢法和國安,俗稱「刀把子」,它居然越過中宣部、向媒體發號施令。此反常現象表明,中共要以更強態勢「維穩」,企圖更嚴密地管控信息,只為死保中共政權。

程曉農還說,中共操控所有媒體,令其粉飾太平、顛倒美醜。當局剝奪14億公民的知情權和言論自由,扼殺真相與良知,還把自己裝扮成為人民謀福利的「救世主」。中共繼續執政,意味著悲劇和災難的輪迴。

中共綿陽網警「闢謠式造謠」

中共政法委利用「暖新聞」欺騙民眾,中共網警用「闢謠」的方式造謠。

2020年,2月16日,大陸媒體報道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一家四口相繼去世的消息。常凱父親1月27日去世,母親2月2日去世,而他和姐姐則是在2月14日去世。

2月18日財新網報道, 常凱同武昌醫院梨園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注射室護士柳帆實為姐弟,二人分隨母姓和父姓。當天,中共武漢市委市政府官方微博發文確認,在柳帆去世前,其父母和弟弟也先後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

中共綿陽網警發卻「闢謠式造謠」。(網絡圖片)
中共綿陽網警發卻「闢謠式造謠」。(網絡圖片)

然而,當網上早前傳出柳帆父母因感染過世消息時,中共綿陽網警發卻「闢謠」,稱發悼念圖的人造謠,是「境外勢力」、「引發負面輿情」。

病毒長期共存與衛健委「可防可控」說法矛盾

在中共官方的通報中,衛健委的虛假通報較為顯眼。

2月17日,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中共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表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病毒)雖然是一個新發的傳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

但在1月2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發佈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病毒)納入乙類傳染病,但按甲類防控。根據中國《傳染病防治法》,中國的甲類傳染病僅包括鼠疫和霍亂。衛健委還強調,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1月10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專家組成員王廣發稱疫情「可防可控」,隨後不久,當月21日,王廣發被確診感染,23日接受專訪時,他仍然說疫情「可防可控」。

然而,2月20日,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王辰,在央視新聞頻道《新聞1+1》節目中表示,中共病毒有可能轉成慢性的,像流感一樣長期在人間存在的病。

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醫師黃立民、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前主任佛瑞登亦曾表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可能成為有效且長存的新興傳染病毒。

同時,到目前為止,全世界仍未能研究出可以治療這個傳染病的疫苗。

疫情初期醫生已感染且人傳人 官方通報卻說沒有

外界關注疫情初期狀況,如是否人傳人,是否有醫護人員感染,會發現衛健委的通報亦在撒謊。

武漢市衛健委在去年12月31日,今年1月3日、5日、11日的四則通報中,均明確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直到1月16日,武漢衛健委通報還稱,「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武漢市衛健委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3日的通報截圖。(網頁截圖)
武漢市衛健委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3日的通報截圖。(網頁截圖)

可是,1月20日晚,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表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出現人傳人現象,一些醫務人員也被感染。

1月29日,SCI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病毒)在中國武漢的早期傳播》。該論文提及「有證據表明,自2019年12月中以來,親密接觸者之間已發生人傳人」,而且要進行人傳人的研究,還披露2020年1月11日前,有7例武漢醫護人員感染發病;1月11日至1月22日又有8位醫務人員感染發病。

該論文參與者所在單位。(網絡截圖)
該論文參與者所在單位。(網絡截圖)

該論文由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主任高福,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楊波作為共同作者,參與者還涉及荊州市、成都市、湖南省、安陽市、盤錦市、上海市嘉定區、上海市寶山區、貴州省、南昌市、內蒙古疾控中心人員。

這表明,湖北省疾控中心、中國疾控中心及多省市疾控中心,至少2020年1月初就已經知道「人傳人」,而且也知道已有醫護人員感染。

另外,知乎、騰訊上名為「八點健聞」的帳戶,分別於2月10日、11日發表的《失去的機會,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早期被忽視的小醫院病例》文章,該文章稱,1月上旬,武漢市優撫醫院就發現醫護人員和住院患者感染,但因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不符合診斷標準,所以沒有上報。

知乎、騰訊上名為「八點健聞」的帳戶文章。(網絡截圖)
知乎、騰訊上名為「八點健聞」的帳戶文章。(網絡截圖)

財新網2月3日刊登的《封面報道之一|現場篇:武漢圍城》披露,1月11日,武漢協和醫院神經外科一名垂體瘤病人術後感染,1月15日,這位傳染了14名醫護人員的病人被轉到感染科隔離病區重症病房。

武漢新華醫院放射科醫生李雲華透露,1月6日,新華醫院一位呼吸內科醫生被感染,而這位醫生並沒有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1月11日,新華醫院出現第二例醫護人員,即神經內科一位女醫生;1月16日,該醫院耳鼻喉科原主任梁武東來感染,於1月25日去世,成為此疫情中首位去世的醫護人員。

再之後,該醫院醫護人員感染數字越來越多,包括一位與疑似患者交流半小時的體檢科醫生,一名感染疫情的牙醫傳給了兩位來找他看牙的放射科醫生,除了呼吸科,其它二線科室,甚至保安都感染了。

李雲華說,截至1月29日,該醫院900多名醫護人員,已有30多名疑似病人。

另外,中共當局還不許媒體報道、將真實的消息告知美國也不肯告知國民,並在湖北省兩會期間不提疫情。

2月18日,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寒冬》雜誌報道,中共上級宣傳部門下令,所有關於疫情的統計數據都必須按照「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防控領導小組」發佈的為準,每天的稿件必須按照新華社發佈的信息或者衛生部召開的新聞發佈會的通知,如果發佈未核實的新聞,就按造謠處理。

2月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外交部首場網上記者會上稱,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

1月12日,中共湖北省省長王曉東在作政府工作報告中未提及疫情。1月7日,中共武漢市市長周先旺作報告中也未提及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