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穩經濟」又添難題 多省洪水肆虐 廣東淹沒三樓

中共總理李克強近期持續喊話穩經濟,但疫情未去,暴雨洪災和高溫又襲中國。李克強6月22日主持會議時強調,要做好防汛救災,保民眾生命財產,險情場所「該停業的停業、人員該轉移的轉移」。

近日,中國廣東、廣西、湖南、貴州、江西、安徽和浙江等多個省遭到強降雨襲擊。廣東省連日來,暴雨成災,英德市洪災嚴重,民眾得不到救援。

水利部門通報稱,珠江流域西江中下游幹流,有99條河流,發生超警戒以上洪水。其中,廣東北江、江西樂安等河段,發生有實測紀錄以來最大洪災。

廣東省啟動一級應急響應,截至21日晚上6點,全省22萬多人被迫疏散。

由於連降暴雨和上遊水庫洩洪,廣東清遠市等地遭遇嚴重洪災。

影片顯示,在清遠英德市,許多樓房被水淹沒,有的淹到3樓,只露出房頂。

洪災現場怵目驚心,一些低窪處一片汪洋,樹木被洪水淹沒,只能看到樹冠。

有一張老人在淹沒的房屋的屋頂等待救援的照片,被廣泛傳播,很多民眾非常擔心當地災情。

當地居民透露,當局有意打壓等待救援的貼文。

他在微博發文說:「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發微博,熱搜一直往下壓,留在上面的都是各種八卦娛樂新聞,真正等着被救命的英德人民,在熱搜上面消失的無影無蹤。」

雪上加霜的是,北江幹流英德站在當地時間22日,迎來36米左右的洪峰是1915年以來最高水位紀錄。當局警告,樓房在兩層以下、包括兩層的居民,立即撤離!

截至21日晚,清遠市清城區、英德市、陽山縣的學校已發布停課通知。

受災嚴重的英德市,多地停水停電,手機信號微弱,部分居民與家人失聯。

22號記者撥打多個被洪水圍困的鄉鎮,電話都不通。一名逃出來的村民陳先生表示,他們已經一無所有了。

英德英紅鎮村民陳先生:「還有部分人還沒出來,這裏物資被水沖走,停水了。」

在湖南省,多地爆發洪水,懷化市有一棟樓房,被洪水沖走。

民眾:屋沖走了!

民眾6月19日拍攝的影片中,民眾驚慌大喊:「屋沖走了!」原來是一棟三層的小樓房,整個被捲入洪流,在順流而下的過程中,還撞毀了沿途的其他房屋,嚇得當地居民大聲尖叫。

近期,湖南已有多棟民宅被洪水捲走。

韶關居民高女士:「比較低的地方淹了,淹了兩三天了,有些社區比較低的淹掉了。」

6月初,網上就開始流傳吉首市矮寨鎮聚福村的民房被洪水整棟沖走的畫面。進入6月份以來,湖南洪水多發,至少上百萬人受災。

逾千儲戶被賦紅碼 河南鄭州政法委副書記被撤職

河南村鎮銀行4月下旬爆發無預警凍結儲戶存款,大量儲戶前去河南鄭州維權時,結果他們的健康碼被蹊蹺地賦紅碼,儲戶寸步難行。6月22日,河南鄭州官方通報,對該市疫情防控社會管控指導部長馮獻彬等5名官員作出處分。

通報稱,「部分村鎮銀行儲戶的被賦紅碼」的事件中,共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的健康碼被賦「紅碼」。

通報稱,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團市委書記、管控指導部副部長張琳琳擅自決定,安排維穩指導處處長趙勇,健康碼管理組組長陳沖,鄭州大數據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耀環,對儲戶在掃碼時,將其健康碼賦紅碼。

此舉造成不良社會影響,是典型的亂作為,故而馮獻彬被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張琳琳被嚴重警告、政務降級;陳沖被政務記大過;楊耀環、趙勇被政務記過。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這5人涵蓋了政法委、團委、疫情防控指揮部和大數據管理等部門,但沒有一個人與銀行金融系統有直接關係,是一個非常奇怪的、莫名其妙的通報。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這些人與金融系統無關,他們卻拿到了儲戶的個人信息,準確鎖定了他們的健康碼,有理由懷疑這是政府與銀行的集體犯罪。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這5個人的職務和銀行金融系統看不到任何直接的交集,那麼他們是如何得到這一千多位儲戶的詳細個人資料的?要知道儲戶的個人信息是相關銀行必須嚴密保護的客戶隱私,他們能夠拿到這些信息只可能是銀行系統的人提供的。那麼提供信息的銀行方面的人,我們就完全可以確定一定和爆雷案密切相關,這個人首先就應當接受司法調查,負責給紅碼的這5人也必須受到進一步的調查,他們這麼鞍前馬後為爆雷銀行擦屁股收拾爛攤子,究竟得到了什麼好處。

唐靖遠表示,如此嚴重的犯罪行為,當局僅僅給予一點黨內處分,用幫規代替國法,實在是有點侮辱大眾智商。

張文宏等19名專家報告被刪 清零與救經濟爭端再現

近日,習近平的「動態清零」與「救經濟」的衝突再次交鋒。從宣傳口的博弈,到政策實施上的矛盾作法,這種糾結從中央到地方始終存在衝突。不過,「動態清零」政策依然得到延續。

近日,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及其他18位專家聯合發表的一篇有關奧密克戎病毒的研究報告,上周刊登在中共國家疾控中心主辦的英文刊物上(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周刊)。該報告指出,在超過3.3萬名奧密克戎陽性患者中,總體重症率為0.065%,其中,非高危組重症率為零。

該結論與當前全球醫學界的普遍認識一致,也就是說,雖然目前主導疫情的奧密克戎變種毒株傳播力和感染力強大,但病患症狀相對較輕,因此,國際社會的普遍態度就是重新開放社會,恢復正常生活。張文宏在今年5月的一個專業會議上也曾表示,奧密克戎誘發的炎症比流感還要弱。

不過這篇研究報告已被全網刪除。

《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經過這麼長時間二個多月上海這麼折騰,現在又來再折騰,我想整個上海大家已經達到臨界點,我想在上海張文宏醫生這些專業人員裏、在上海各界已經到了臨界點,忍無可忍了,所以他們現在要發出聲來,公開說出來。而現在上面對這個東西還在爭論或者互相博弈,因此就產生了現在這個情況。」

近日,堅持清零與保經濟的爭鬥再次浮現在大眾視線中。除了19名專家的研究報告發表後又被刪除,中共黨媒新華社的一篇文章也似乎有同樣遭遇。

新華社6月21日在其刊物《半月談》發表文章(《穩經濟的根基還不牢固,一攬子政策要一竿子插到底》),稱自三月以來疫情傳播影響生產、投資、消費各方面,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現預定增長目標有困難。文章說「當前穩經濟的根基還不能高估」;「這是一項比疫情防控更為艱鉅的任務」。全文沒有提到「清零」二字。

不過記者發稿時查詢該文章發現,一些大陸入門網站已刪除了對此文的轉發。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動態清零和復工復產之間,他們是有分歧的,在黨政軍各界都有不同的意見和分歧,這個方面有不同意見一點都不奇怪,只是說我剛才講的就是習近平他們利用民族主義來壓制對方,這就是極權主義政權它採用的手段。」

清零政策與保經濟的矛盾在中央和地方都有表現。根據自由亞洲電台22日報道,中共衛健委疾控局官員表示,低風險地區和人群沒有必要頻繁進行核酸檢測後,6月以來,山東省德州市、江蘇省梅安市、安徽省合肥市等地紛紛取消了區域核酸常態化檢測。還有不少城市縮短了入境人員集中隔離時間。

而另一邊,因清零防疫,中共當局將原定9月在杭州舉行的亞運會延期到2023年,並宣布退出舉辦明年的亞洲杯足球賽。

《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目前這個情況處於非常不確定時期和一個上面在激烈爭吵和博弈的時期。現在很清楚,習派要動態清零,李中堂(李克強)要搞經濟,兩派勢均力敵,這個內鬥還沒最後決定嘛,都是圍繞二十大展開的,還會持續下去,因為最終二十大還沒定局嘛。」

習加強互聯網企業監管不鬆口 專家:螞蟻再上市夢碎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6月22日主持召開深改會議,要求加強對平台經濟的監管。有消息說,為避免觸犯當局的監管「紅線」,螞蟻金服正在與母公司阿里巴巴脫鉤,各尋生路。有分析指,習近平緊盯互聯網企業背後江派的資金鏈,螞蟻金服再上市夢想破碎。

新華社報道,22日下午,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加強大型支付平台企業監管促進支付和金融科技規範健康發展工作方案》。

習近平在會上強調「健全監管規則」,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隱患。

會議要求將平台企業支付和其它金融活動全部納入監管,健全支付領域規則制度和風險防控體系,加強事前、事中、事後全鏈條全領域監管。

有分析指,習近平的講話顯示,將升級對互聯網企業的管控,意味著,習近平依然死死地盯著阿里巴巴等互聯網企業背後江派的資金鏈。

此前,外媒報道,當局為了穩經濟和穩就業,釋放出鬆綁平台經濟監管的信號。

路透社6月9日引述兩名消息人士稱,中共中央領導層已為螞蟻金服恢復首次公開募股(IPO)開了綠燈,這是迄今為止當局放鬆對科技行業打壓的最明顯跡象。但消息遭到官方與螞蟻金服否認。

2020年底,螞蟻金服上市計劃在遭北京意外喊停。中國知名經濟學者李稻葵6月3日在一個投資論壇透露,螞蟻IPO之所以被叫停,是因為上市前夕,許多中共政府官員及親屬被發現涉入其中,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響。

他說,有些城市的黨委書記人選被指涉牽扯其中,這真的嚇到最高層領導。

「華爾街日報」2021年2月曾引述消息,進一步透露出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的真正原因。報道說,中國政府在調查螞蟻股權結構後發現,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以及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等「江派」人物以及其他「紅二代」均是螞蟻的秘密投資者,令最高領導人震驚。

報道說,中共高層在著手調查螞蟻集團的上市審批流程,重點包括:哪些監管官員為螞蟻的首次公開募股開綠燈,哪些地方官員為螞蟻上市游說,以及又有哪些大型國企等著從螞蟻上市中獲利。

消息人士還說,馬雲和相關領導人的關係也是當局調查的一部分。中共高層擔心,一些中國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家族會從螞蟻集團的IPO中獲益。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此前對新唐人表示:「馬雲關係密切的這些高層人士,最主要其實就是江澤民和賈慶林家族的成員,尤其是前者,一直都是習近平最主要的政治對手。螞蟻金服的IPO號稱是全球最大的一次IPO,所以習近平當然不想看到對手的勢力迅速地做大。」

資深財經認識王劍在「王劍每日觀察」頻道中表示,習近平在22日主持的深化改革的會上,顯然沒有放過螞蟻金服等互聯網企業。

王劍:阿里巴巴沒有放過,螞蟻集團有沒有放過?沒有放過。第三,騰訊的好日子也到頭了。最近一段時間,美國的幾間通訊社,路透社、彭博社、還有一些分析機構,天天都在報道,說螞蟻集團準備再上市,好像螞蟻集團不上市過不去似的。現在好了,一錘定音,沒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