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反送中運動為背景、無法在香港公映的香港電影《少年》,本月起至8月在美國巡迴公映。電影21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上映。有身在香港的演員感嘆自己都沒有看過《少年》,無法看到自己的演出。

翻查資料,《少年》於本月12日起至8月31日在美國11個城市公映,包括紐約、芝加哥。電影21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上映,多名流亡港人出席,包括有份主辦公映的「We The Hongkongers」總監許穎婷、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香港民主委員會」董事會主席周永康及顧問張崑陽等。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放映會最後有一個預先錄製好的問答會,有身處香港的演員表示,自己都沒有看過《少年》,無法看到自己的演出。

許穎婷:希望國際社會更了解香港2019年發生的事

許穎婷表示,希望《少年》的故事不只是香港人知道,望國際社會更了解香港2019年發生的事。她說,這不只是一個社會運動,當中很多人的情緒、生死攸關時的手足之情,這些東西不是一個普通的新聞報章、紀錄片能夠表達出來,從《少年》這套電影可以看見香港年輕抗爭者面對的一些衝擊。

她說,這套香港電影無法在香港上映,人們只能在外國的大螢幕觀看,形容「有少少匪夷所思」。她引述《少年》導演任俠的話,「(這套電影)在哪裏能夠上映,那裏就有自由。」

周永康:電影基於真人真事 觀影感沉重

周永康表示,《少年》整個故事都是搜救隊在尋找一個企圖輕生的手足,觀影的時候感到壓抑。雖然這是電影,但卻是建基於真人真事,「畫面背後充滿犧牲了的手足和在香港參與抗爭的朋友,那份沉重在電影的過程中,令到我這樣的觀眾感到好像透不過氣,是好窒息的過程」。

他提到電影最後一幕的口號「縱使徒勞無功,絕不無疾而終」,感慨反送中運動已過去三年,香港仍未爭取到民主自由,但大家仍毋忘初心,認為這句話正反映了這份意志。

《少年》講述了2019年反送中期間,一名剛獲釋的被捕少女企圖以死明志,一群與她一起被捕的少年,連同朋友、社工組成搜救隊全城搜救,而抗爭者當時正在香港街頭奮力抵抗,令少年們在抗爭與搜救之間陷入進退維谷之中。該電影早前入圍第58屆台灣金馬獎的最佳新導演及最佳剪輯獎,並獲金馬影展頒發「奈派克(NETPAC)獎」 。

除《少年》外,同樣以反送中運動為背景的香港電影《時代革命》去年亦在美國舉行巡迴公映。@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