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兒童讀物《中國歷史繪本》的配圖中,放火燒故宮的是清朝官兵,救火的是現代消防員,衣服上寫著「USA」。( 網頁截圖)
中國大陸兒童讀物《中國歷史繪本》的配圖中,放火燒故宮的是清朝官兵,救火的是現代消防員,衣服上寫著「USA」。( 網頁截圖)

中共教育部直屬的人民教育出版社(人教社)出版的教材(人教版)插圖「醜陋、病態到辱華」引起巨大爭議,其設計師人脈背後的關係網梳理起來也是不小。

檯面人物迅速曝光

此次引發輿論風波的人教版小學數學課本插圖,是人教版第11套中小學教科書。據該教材副頁簡介,教材的封面設計為呂旻、鄭文娟,北京吳勇設計工作室負責版面設計含插圖。人教社官網介紹,書籍裝幀設計界大佬呂敬人,曾受聘擔任人教版第11套教科書的藝術設計總顧問。

目前明面上這4人的關係已曝光:呂旻的父親是呂敬人,鄭文娟是吳勇的員工,吳勇與呂敬人既是師生關係,又曾是上下級關係。插圖事件發酵以來,幾乎所有的矛頭都對準了吳勇工作室,現在呂敬人也被推到檯面上。

公開信息顯示,呂敬人從2011年開始受邀統編教材的設計工作。2011年,時任中共教育部長是袁貴仁,現任中共政協委員會教科衛體委員會主任。袁貴仁仕途起於1998年,被任命為當時北京市市長賈慶林的助理;2001年,在陳至立教育部部長任內調入教育部,出任副部長;2005年分管招生、財務、黨建、紀檢等工作。陳至立是現任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理事長,還是莆田系醫療產業總會的總顧問。陳至立也是眾所周知的江系上海幫重要成員。

江派色彩濃厚的呂敬人

在進入教育部之前,呂敬人能夠受到重用,上海官場首先是一個關鍵。例如韓正任上海市長時,上海重要的官方出版物、央企中國出版集團出版《2010年上海世博會官方圖冊》,由呂敬人擔綱圖書整體設計。

1998年,呂敬人還曾擔任上海人民出版社《中華文化通志》(共一百卷)總設計。據《人民日報》1998年11月10日頭版報道,江澤民特別會見《中華文化通志》部份編委和作者。《中華文化通志》由江澤民題詞,而且不倫不類地把江澤民1997年10月底訪美期間在哈佛大學這一場演講中關於中華文化的部份獨立成篇,置於全書序卷之首,作為全書代序。

陳至立擔任上海宣傳部長時,歷任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上海市新聞出版局副局長等要職的陳昕曾撰文提到:《中華文化通志》裝幀設計和印刷製作工作堪稱一流,封面裝幀設計是著名設計師呂敬人同志精心之作。呂敬人很早就被上海官方認證是出版界書籍裝幀設計的領軍人物。

呂敬人也得到了共青團中央直屬的中國青年出版社的青睞。中共中宣部直接指導的《中國出版傳媒商報》2021年7月15日發文,《中國青年出版總社:新時代紅色基因的傳承與創新》,稱「該社最先提出變『書籍裝幀』為『書籍設計』的理論,培育了呂敬人、吳勇等一批具有世界水準的設計師,引領了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裝幀革命。」

呂敬人和吳勇都曾經在中國青年出版社工作。1998年5月,呂敬人和吳勇從中青社「下海」經商成立工作室,並得到了時任社長胡守文的大力支持。胡守文曾有一個共事多年的重要副手彭波。彭波已在2021年成為兩會後「首虎」,官方通報只提及他「610辦公室」副主任的頭銜,也就是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官員。

當時的團中央第一書記,是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胡守文和彭波擔任共青團中央直屬新聞出版單位負責人,在此期間,中國青年出版社所謂的「裝幀革命」培育了呂敬人、吳勇等一批設計師。

姍姍來遲的追責

據網上資料:吳勇、呂敬人這一版人教版插圖是2013年審定的,最早在2014年就有學生、家長和老師對插畫提出質疑,而且這樣的舉報不只一次,不但沒有引起重視還被壓下。

彼時官員更重視甚麼?如2015年袁貴仁下令更仔細地檢查外國教科書,2017年周強發話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亮劍。

5月29日,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定調式刊文稱:毒教材整改不能避開追責問責。本次人教版插圖所引發的爭議,無論如何都繞不過去人教社的龐大生意版圖。媒體披露,教育出版規模在圖書出版市場中佔比超過60%,人教社的教材市場份額超過50%,人教社已成為國內綜合實力最為雄厚的單體出版社;2020年,人教社和各地印刷發行單位全年共發行中小學教材逼近39億冊。

其實人教社的問題由來已久。1994年,人教社注資設立公司曾對外投資多達13家企業,被質疑閉眼投資、搞利益輸送,教材成為利益集團和少數人謀利的工具。

深究起來,這還是江澤民推行的「貪腐治國」政策,陳至立出掌教育部長後也相應搞出「教育產業化」,導致中國教育界亂象叢生。這次插圖事件定調很高,定性到「毒教材」。人教社印刷的課本《思想品德》自2002年以來,利用偽造的天安門自焚事件,荼毒全國的小學生、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其背後的價值觀引導,對法輪功學員遭到殘酷迫害不能表示同情,也不能發出正義的聲音,人教社課本可以說是真正的毒教材。

過去8年無監管的人教版插圖,直到今年忽然在網上鬧大,迅速形成風浪,卻不是偶然事件。呂敬人從2011年一共做了十年,如今長達十年的工作已經結束,遺留的統編教材設計這塊肥肉,兵家必爭。

教育部體系中,全國通用教材供應大戶的單位,不只一個人教社;因而教育部也是權貴的後花園,領導子女多的是,而且派系林立。中共二十大正值換屆倒計時,勢必觸動某些人的利益,內鬥正酣。在相關利益鏈條上,目前被聚焦的設計師們都是微不足道的小魚,這些被推到檯面上的設計師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背後隱藏的關係網牽連到的人事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