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香港人權狀況的英國民間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今年3月被香港保安局和警方國安處指控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勾結外國勢力」等罪。「香港監察」行政總監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近日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表示,以後進入任何與香港或大陸有引渡協議的國家時需多加注意,但他肯定會繼續為香港發聲。學者鍾劍華分析,港府警告「香港監察」是為表忠貞,讓北京看到自己「敢於鬥爭」,不介意亮劍挑動鬥爭。

曾居大陸 在青島教英文

BBC形容羅傑斯為首名被香港警察國安處警告的英國公民。在專訪中,羅傑斯坦言自己曾為中國著迷,有很多中國朋友。1992年18歲的時候,在高中畢業後、升讀大學前,他曾在青島教授英語,生活了6個月,「我在那裏渡過了絕佳的時光,也交了很多朋友」。

早前,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曾在Twitter上發文,建議香港政府要好像英國軍情五處對付中共特務李貞駒一樣對付羅傑斯,批評他干預它國政治。羅傑斯在BBC專訪中回應說,那是荒謬的比較,因為李貞駒是在英國議會內部、政治黨派內部運作;她代表中共政府在一個民主體制內發揮影響。相反,羅傑斯表示自己在香港立法會內沒有影響力,而且被禁止入境香港;自己亦不代表任何政府,完全是一個私人個體領導一個倡議性的非政府組織。

當被問及「香港監察」是否接受過政府資金,羅傑斯回應說不會接受任何政府的直接資助,但會接受一些基金會資助,而這些基金會本身可能由政府資助。

羅傑斯:部份政界人士 不想惹惱北京

關於《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方面,羅傑斯認為英國政府內部意見分歧,外交大臣的態度強硬,但其他官員、甚至首相府還有財政部仍然想繼續維持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他們仍然想強調中英的經濟關係,不想把局面搞得太糟。

另外,有人說香港的情況不符合《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標準,羅傑斯認為這是一個技術性的論點,因為可以引入針對性制裁,就好像對白羅斯、緬甸等國家那樣。「我認為真正的原因是他們不想惹惱北京,所以不對中國(大陸)進行制裁。」

「香港監察」成立於2017年,宗旨為監察香港人權、自由和法治狀態,促請中共遵守《中英聯合聲明》中對香港人的承諾,並推動英國政府履行監察香港的義務責任,以及協助推動英國國民(海外)取得平權。

最近,該組織推動擴大BNO簽證計劃,讓沒有BNO護照的年輕港人能在父母其中一方持有BNO身份下,獨自申請前往英國居留。行政總監羅傑斯曾在1997年至2002年在香港擔任記者,現為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

黃偉國:恐嚇手段只會更加 證明民主國家是正確的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指出,香港政府為了恐嚇「香港監察」羅傑斯這個被視為干預香港事務的外國人,完全不會顧及自己的面子,去做一些外交上「低能」或「有失身份」的行為。

黃偉國相信,政府去信警告羅傑斯的做法不能恐嚇令到其他外國人噤聲,因為全球民主國家針對中共或中共對港政策,已經成為了大方向,那些恐嚇手段只會更加證明民主國家是正確的。

羅傑斯:肯定會繼續現有的工作

今年3月,「香港監察」收到香港保安局和警方國安處的正式警告,指他們的網站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而被香港政府封鎖。政府指控「香港監察」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9條「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正在「從事遊說外國對中國或香港實施制裁的活動」,並警告羅傑斯可能面臨3年監禁或港幣10萬元罰款。

羅傑斯在BBC專訪中回應,按《港區國安法》對他提出的警告衍生出2個風險。第一,進入任何與香港或中國有引渡協議的國家時需要多加注意;第二,是網絡安全風險,「這點是我們正在努力加強。我們肯定會繼續現有的工作,現在有了更多理由要繼續發聲。」

鍾劍華:讓京官看到港府敢於鬥爭

前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在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形容,香港現時的氣氛是「越左越好,好似文革一樣」,所以香港政府警告「香港監察」的行為就是為了表示自己忠貞,要做給北京看,讓京官看到自己「敢於鬥爭」、「不介意講謊言」和「不介意亮劍挑動鬥爭」。

他認為,現時香港政府這樣做已經再沒有甚麼機會成本,不做反而會被視為過於軟弱。「想陞官發財,或者只想儘量保住個烏紗,做了有可能會有極為巨大的潛在收益。反正冇乜損失,做多又有乜所謂。」另外,他也不排除可能有港府中人收到中共指示,所以不能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