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北京房山區一家名為「樸石醫學」的第三方核酸檢測機構突遭查處,原因是其被發現「原始檢測數據明顯少於樣本檢測數量」。對於官方的這一通報,某疾控中心檢測科的負責人指出,這意味著「存在較大批量沒檢測就直接出具結果的情況」,因為「每個樣本在檢測時都會有一副對應的圖譜,沒有圖譜就是沒有檢測」。

在分析該機構「沒檢測就直接出具結果」的原因時,該負責人又提到,可能是因為「第三方檢測機構實際檢測能力跟不上大規模核算篩查的速度要求」;也可能是因為檢測機構想利用「少做實驗只出結果」來進行「不正當牟利」。但仔細想想,無論「檢測能力跟不上大規模核酸篩查」,還是想通過不正當手段來進行牟利,這樣的公司都不可能只是「樸石醫學」這一家。否則,上述疾控中心的負責人也不會當眾疾呼,「需要地方監管部門進一步夯實監管責任」了。

就在上周,中共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的監察專員還公開吹噓,「中國有1.3萬家醫療衛生機構可以開展核酸檢測」;「檢測能力已達到單管每日5,700萬管,……得到顯著提升」;「目前對超過3.5萬家次實驗室進行的室間質評顯示合格率達到99.7%」。

然而,即使按照3.5萬家機構達到99.7%的合格率來算的話,也有105家是不合格的。也就是說,不具備檢測能力、甚至造假的機構遠不止被曝光的鄭州、上海、北京這幾家。更諷刺的是,北京那家「樸石醫學」甚至是醫政醫管局所認定的「第一批合格第三方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機構」。這足以表明,能在「核酸檢測」上胡來的,不僅是最低一級的檢測機構,還有最高一級的手握審批、監察權的行政單位。

不久前,北京衛健委主任於魯明因「涉嫌核酸檢測提成」落馬,就已經讓很多人看到,中共國的核酸檢測根本不可能只是個別奸商拿來進行「不正當牟利」的手段。「金域攤上大事」時,就有人撰文指出,這類奸商賺的多,但回款難,因為「核酸檢測的客戶不是醫療機構,就是地方政府」,動的是「公共預算」。這筆錢在國庫,無疑是中國老百姓交的,但有權支出的卻只有中共集團這一家。無論是下令、組織、強推全員核酸的,還是審批、監察那些檢測機構的,基本都能從中分取一杯羹。

為了讓「公共預算」不被質疑地流入到各類「趙家人」的錢袋子裏,中共就必須巧立名目。在「清零」一聲令下,即使2,000多萬人口中只有幾十位染疫者,全員核酸也有理由被強推下去。儘管北京的這種荒誕讓人啼笑皆非,但為了繼續演下去,有關部門還得繼續想出新的理由。就這樣,「假陰性」便粉墨登場了。

「假陰性」一旦橫空出世,就意味著仍有「陽性」患者未被檢測出來,於是「加大排查力度以期儘快阻斷疫情傳播」就成了下一輪、甚至無休止的進行全員核酸的最佳理由。這也就是中共官媒會當眾對個別不合格的檢測機構進行口誅筆伐的目的之一。有「樸石醫學」這樣的機構來背鍋,北京繼續推行荒誕的全員檢測,就顯得師出有名了。

強推核酸的同時,還能強推疫苗,更極端的封控也變得更有必要。只要潛在的「陽性」患者以及不合格的核酸檢測機構還存在一個,中國人就必須無條件地服從「清零」。

此外,拿不合格的檢測機構來說事還暴露出中共的另一目的,那就是為了掩蓋核酸檢測本身根本就無法避免「假陰性」這一事實。

早在疫情爆發之初的2020年,中共麾下某院士就已當眾表示,「核酸檢測只有30%~50%的陽性率。也就是說,即使是確診的病例中,也有不少是核酸檢測沒檢測出來的」。在談及「假陰性」的原因時,官方還提到「和檢測技術的靈敏度有關」,但即使現在技術水平提高了,也只能讓「假陰性率不斷降低」,而不能完全歸零。一個隨時都會因不可抗力而出錯的核酸檢測,中共卻拿來當甚麼「金標準」、「不可或缺的手段」,這不是在自欺欺人,就是別有用心。

明明是自己在發國難財,卻非要找只「替罪羊」來背鍋,中共「又當又立」的流氓嘴臉再次彰顯無遺。要怪只能怪「清零」太荒誕,為「確診」幾十人就玩命折騰幾千萬老百姓,這種天怒人怨的騷操作連長期被洗腦的P民都能看出端倪,可想北京的民情會有多麼洶湧。若非如此,北京有關部門也不會利用自己審批通過的機構來搞這種「低級黑」了。問題是,既然都黑到底了,中共又何必再處心積慮替自己「洗白」,這樣不僅難堵眾人之口,還會把自己越描越黑。#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