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失控。中共官方稱,多次核酸檢測呈陰性的韓某,疑似將中共肺炎傳染給一位鄰居,而後,該傳染指數從1傳1擴大到1傳10,又擴大到1傳43,再擴展到1傳78、1傳85,還出現跨省傳染。不過,網民對於韓某是否是傳染源頭表示質疑。

綜合中共官方媒體的報道,2020年4月9日,中共哈爾濱官方通報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患者為郭某。而郭某是被女友王某傳染的,王某則是從其女兒曹某處感染,曹某則疑似是被其鄰居韓某傳染的。曹某還傳染給了男朋友李某。

韓某3月18日經美國紐約再經香港、北京中轉至哈爾濱,當天起韓某被居家隔離14天;3月31日被帶去做核酸和抗體檢測,4月3日結果呈現陰性,隨即就被解除了隔離。4月5日韓某曾去過上海,4月8日返回哈爾濱,與父母、弟弟同住。

在4月10日至4月15日期間,韓某已接受四次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韓某的家人也未現感染。4月9日,韓某的鄰居曹某以及曹某母親王某、男朋友李某均被確診為無症狀感染者。

官方稱,韓某傳染給曹某,可能是與共用電梯有關。曹某與韓某是樓上樓下的鄰居,分別居住在402室和302室,二人並不相識,但整個單元共用一部電梯,可能是兩者共同接觸過的同一空間。

韓某未被檢測出確診,陸媒《財經雜誌》稱是漏診,這種情況即為「假陰性」。

對於官方將韓某定為源頭,不少網民對此表示懷疑。

「韓某就是背鍋俠,真正源頭根本沒找到。」「不是說和家人吃飯,還去做了手術嗎?她的家人為甚麼沒感染,她是不是源頭?」

還有網民認為,如果韓某是源頭,為何到現在官方也沒有公佈與她一同從美國回來的同機人員和到國內後返哈的航班情況?並問:「同機的不會被感染嗎?」

事件到此處並未結束。官方稱,被韓某輾轉感染的、前述的4月9日確診病例郭某通過聚餐傳染給了他的朋友——87歲的陳某。

3月29日這天,87歲的陳某帶著兩個兒子、兩個女兒與郭某和王某一共7人聚餐。陳某的一個兒媳也被傳染。若說韓某是源頭的話,到此時,韓某已傳染給10人。

而87歲的陳某是接下來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簡稱哈醫大一院)、哈爾濱市第二醫院(簡稱市二院)疫情大爆發的「引子」。

4月2日至6日,陳某因腦卒中(又稱中風)在市二院住院,期間曾出現發熱症狀,但醫院並未對其進行核酸檢測。4月6日,陳某被轉送哈醫大一院,但轉院過程中哈醫大一院亦未發現疫情。於是,陳某被安排進入一個8人間病房,而非單人間隔離病房。

隨即,陳某將中共肺炎傳染給了兩家醫院的病友、醫護、護工等。4月10日,陳某被確診。

截至4月16日,因陳某,市二院、哈醫大一院內43人被感染,包括26例確診病例和17例無症狀感染者。

而且這個傳染鏈還出現了「跨省」傳播。

4月16日,遼寧撫順新增1例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張某華(女,46歲)證實與哈爾濱確診病例有交集,張某華4月2日和弟弟陪父親在哈醫大一院呼吸一科9病室就診。

內蒙古鄂溫克旗確診病例韋某某,也是因為曾在哈醫大一院住院、收治在呼吸內科9號病房1號床。

可是這個案子還在延伸。

據官方4月22日報道,這起案例已累計感染了78人;其中確診病例55人(哈爾濱53人、遼寧1人、內蒙古1人),無症狀感染者23人。然而根據4月23、24日的官方通報,至少與該案相關的確診病例增加6例,無症狀感染者增加1人。

4月22日官方通報。(網頁截圖)
4月22日官方通報。(網頁截圖)

其中,4月22日,新增1例為陳某同樓層同病區的住院患者陪護,另2例分別為同期間住院患者的陪護和護工,從無症狀轉為確診。

4月22日官方通報。(網頁截圖)
4月22日官方通報。(網頁截圖)

4月23日,新增1例為陳某同樓層同病區住院患者、來自大慶的姜某元的女兒,另2例為同樓層同病區住院患者王某的孫子、患者段某的丈夫,從無症狀轉為確診;與陳某同病區住院的患者劉某福(4月21日確診病例)的兒子被確認為無症狀感染者。

所以,截止到目前,該案已傳染85人。

然而,網絡上也有不少質疑,覺得中共公佈的數據不可信,實際疫情可能比這要嚴重得多。

也有當地居民向大紀元透露,官方一直在掩蓋疫情,所有的消息只要一傳出,當局立刻出面「闢謠」。

大紀元近期獲得的黑龍江當局指責哈爾濱疫情失控的內部文件顯示,哈爾濱市疫情呈現聚集性爆發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