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周二)17日舉行逾半世紀以來,首個關於不明飛行物體(UFO)的聽證會,再引發外界對UFO神秘現象的關注。會上議員的重點,落在美國國家安全上,甚至點名中俄兩國。

聽證會由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反恐、反情報和反擴散小組委員會舉行。會上兩名證人為五角大樓兩名負責調查UFO目擊事件的高級軍事官員,負責情報和安全事務的副部長羅納德·穆特里(Ronald Moultrie)和海軍部情報局副局長斯科特·布雷(Scott Bray)。是次聽證會分兩部分:約一個半小時的公開聽證會,與之後委員會與議員的閉門保密會議。

會上展示多段UFO影片

布雷展示一段2021年在一架FA-18戰鬥機窗口拍攝,短暫的彩色UFO影片,顯示一個反射性球形物體,快速經過戰鬥機,機師也報告說觀察到一個物體,該影像仍未得到解釋。

布雷亦展示多幾段影片,包含雪茄狀、碟狀物快速移動的「不明空中現象」(UAP)影片,還有夜視鏡頭拍攝到的不明三角形亮點,而多年後又在同一地點拍到類似的影像。政府判斷是無人飛行器,三角形亮點可能是光線在相機夜視鏡頭中的折射。

布雷表示,從2004年至今,報告UAP的事件總共有約400宗,其中去年數字大幅增加。布雷解釋,數字飆升是因為報吿這類事件「造成的恥辱感」減少,目前「目擊報告頻繁而且一直都有」,當中甚至有多達11次,美軍軍機險些與不明飛行物相撞。

穆特里在聽證會上表示,美國的目標不是掩蓋某些事,而是了解可能存在的事物,又承認美國政府有一些研究人員正在尋找外星生命。「我們就像各位一樣想知道地球之外存在著什麼」,他自己是科幻小說迷,長期以來,國防部不僅面對議員的提問,家人也時時刻刻出於好奇提問。

對發布UFO解密影片,五角大樓官員在聽證會上表示,他們必須小心不要洩露軍用攝像機和其他傳感器的精確能力。

布雷表示:「我們不希望潛在的對手確切地知道我們能夠看到或了解到什麼,或者我們如何得出結論。」他說,「因此,必須根據具體情況仔細考慮披露信息。」但多名議員堅持,五角大樓對解釋這些神秘現象過於不屑一顧。

議員擔心中俄研發新武器

召開聽證會小組的主席、民主黨眾議員安德烈·卡爾森(Andre Carson)在聽證會開始時警告,「UAP是潛在的國家安全威脅。」又說「長期以來,與 UAP 相關的污名阻礙了良好的情報分析。機師迴避報告,或者在報告時被嘲笑。國防部官員將這個問題放到了後面,或者掃到地毯底下」。

自美國空軍於1970年初,結束一項名為「藍皮書計劃」的公開調查以來,國會沒有就UFO舉行任何公開聽證會。對這個問題的最後一次公開聽證會始於1966年,當時的共和黨國會議員——也是後來成為總統的——傑拉爾德·福特(Gerald Ford)召開了幾場聽證會,討論密歇根州的UFO目擊事件,當時有多人看到了UFO,包括十幾名警察。《紐約時報》說,美國空軍在1969年得出結論,沒有UFO曾威脅國家安全,也沒有必要進行進一步調查。

國會議員的提問,都關注敵對國家是否研發了突破性的技術,並點名中共和俄羅斯。但目前官方排除了這個可能。

聽證會上情報官員對外星人、51區等的言論,並無具體答案,並重申為美國機密,要防止外國掌握美國掌握到的情報。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分析,政治層面上,為何擔心UFO?因為世上所有國家決策時,背後都有恐懼。石山說,1950年代史太林死後,美國阿拉斯加發現9個UFO,美國空軍升空後匯報華盛頓,當時人最擔心的是蘇聯是否研發了什麼新武器。現在的聽證會,都是反映這種恐懼。

他說,科學家通常對未知的現象持開放態度,「真正搞科學的人就是,我能夠看得見的東西,我就承認它存在,我要知道它為什麼會發生,但我不能否認這事情的發生」,但工程人員則相反,以往研究特異功能的情況也一樣。傳媒、政府以往一向以無稽之談來形容UFO或UAP,美國政府現在慢慢承認。他引述觀點稱,政府以往可能認為大眾無法理解這類的事,擔心公開事情會造成混亂、恐慌,但隨科技發展,太空有其他生命也非奇怪的觀點,故大眾會理解以往無法理解的事,故慢慢「釋放」這種事情討論。

現代UFO目擊事件始於1947年

1947年6月24日,機師肯尼思‧阿諾德(Kenneth A. Arnold)駕駛小型飛機時看到9個上下躍動的發光體,像「飛舞的碟子在水面上跳過」,以兩到三倍的音速移動。這是二戰後美國第一次有全國性新聞報道的目擊事件,被認為是現代UFO目擊事件的開端。在之後的兩三周,有更多的UFO目擊事件的報道。

1948年,美國東方航空公司的一架DC-3飛機上的兩名機師,看到一個巨大的雪茄狀光線,以極快的速度向他們飛來,然後突然轉向,消失在晴空之中。第二架飛機上的一名機師和地面上的一些目擊者說法也一致。這是第一次近距離觀察UFO。兩名機師描述,當它飛過時,看到一排窗戶。

1952年7月12日至7月29日,華盛頓有一連串有關UFO出現的報告,這些UFO甚至出現在白宮和美國國會大廈上空。UFO歷史學家柯蒂斯‧皮伯斯(Curtis Peebles)稱這次事件作「1952年不明飛行物集中爆發的高峰」(the climax of the 1952 (UFO) flap)。

從1966年3月14日開始,密歇根州德克斯特(Dexter)及其周邊地區的一百多名目擊者報告說,在低空看到大型足球形狀發光物體。

前美國空軍上尉及核導彈人員指揮官羅伯特‧薩拉斯(Robert Salas)2021年介紹過他自己在1967年遇到的一件不明飛行物干擾核武器的經歷。

1967年3月24日,蒙大拿州(Montana)馬爾姆斯特羅姆空軍基地(Malmstrom Air Force Base)地下發射控制設施的指揮官薩拉斯說,當時所有10枚洲際彈道導彈都「一個接一個地、非常快地、彼此在相距幾秒鐘內」落下。

他說,負責保護地面上設施的警衛報告,看到基地上空有「非常快的奇怪光線」。之後,這些導彈都處於「無法啟動狀態」。薩拉斯當時從驚慌失措的警衛那裡接到電話。他們描述說,在導彈下落前看到了一個可以快速停止的物體,它沒有產生能聽得見的發動機噪音,它在前門上空盤旋時看起來不像一架飛機。

他說:「這些(不明)物體的能力,無論它們是什麼,使我們的核武器無法運作,應該是一個值得關注和討論的話題。」

高級航空航天威脅識別項目的前主管路易斯‧埃利桑多(Luis Elizondo)2021年6月告訴《華盛頓郵報》,曾經發生過不明飛行物的干擾,導致核設施無法運作的事件。

1976年9月,至少4名平民報告德黑蘭上空了出現一個閃亮的物體。伊朗軍方官員帕爾維茲‧賈法里(Parviz Jafari)隨後乘坐F-4戰鬥機調查。當戰機接近該物體時,它閃爍著強烈的紅、綠、橙和藍光,以至於賈法里無法看到它的輪廓。他又發現自己的武器和無線電通訊被干擾。

前美國海軍少校亞莉克絲‧迪特里希(Alex Dietrich)曾在CBS《60分鐘》節目中說,她在2004年於太平洋上空,曾與一個不明飛行物有過一次「令人不安」的接觸。她和海軍中校戴夫‧弗拉弗(Dave Fravor)描述,這個飛行物「看起來像是白色的井字形的物體」,和戰鬥機差不多大。

「沒有可預測的運動,沒有可預測的軌跡。」

2007年4月23日,一架英國飛機從南安普敦出發,前往英倫海峽中的奧爾德尼島(Alderney)。機長雷‧鮑耶(Ray Bowyer)發現正前方有一道閃亮的黃光,呈現一個有形物體的輪廓。它有一個長長的、薄薄的、雪茄狀的形狀,邊緣鋒利,末端尖銳,從側面看就像一個車輪。它是靜止的,散發著「難以描述」的光芒。3周後,英國國防部公布文件,其中包括附近島嶼的一名空中交通管制員提供的確鑿的雷達數據,及附近的另一名商業機師的聲明,他從不同的方向看到這些物體。

五角大樓2021年5月發布一段影片顯示,一UFO在聖地亞哥附近攻擊一艘美國隱形艦艇,然後潛入水底。國防部證實這段錄像的真實性。一名前美國海軍軍官評論,影片中UFO所展示的技術,比美國至少要先進100到1,000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