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65天裏,Laura Hudson一直在想辦法逃離中共的防疫封鎖,儘快返回美國。周三(5月11日),她終於在北京國際機場登上了一架能夠將她帶回美國的飛機。

當一名機場工作人員檢查她的體溫正常時,這名來自亞利桑那州的41歲女子一下子開始哭泣起來。

「如此興奮,如釋重負。」她通過短訊告訴路透社,「我真的以為我永遠被困住了。」

Hudson在中國東北城市長春的一所高中任教六年之後,於3月8日辭去了工作,希望能迅速且順利地離開中國。

不幸的是,三天後,她被困住了。長春在發現COVID-19病例後宣布封鎖,關閉了包括機場在內的所有公共交通,並命令900萬居民待在家裏。

為實現清零目標,包括上海在內的數十個其它中國城市後來也採取了全部或部份封鎖措施,這使得在中國國內的出行變得更加困難。

當局的極端防疫措施使得Hudson在3月和4月的大部份時間裏都被困在自己的公寓裏——沒有能正常工作的熱水器,她的大部份時間都在寫書、想辦法買食品、想辦法搭飛機出境。

在機票多次遭到取消後,她終於可以踏上回國的旅程。她周三早上從長春飛到北京,下午趕上另一架飛機,最終將把她帶到洛杉磯。

Hudson講述艱難的逃離過程

辭職後,Hudson先是預訂了3月17日從長春機場起飛的航班,並計劃轉機前往洛杉磯。但航班被取消了。

接下來她訂了4月5日的航班。美國領事館當時告訴她,長春市政府有可能開放機場,讓一些人離開。但這並沒有發生。

長春政府終於表示將從4月28日開始解封,並放鬆了對她所在居住區的限制——她被允許每三天離開一次大門,每次兩個小時。她又趕緊訂了兩趟航班,分別從長春和四小時車程外的另一個城市出發,第二天(4月29日),好心人開車帶她到政府的好幾個辦公室,以獲得必要的離開許可。

這種幫助對她來說至關重要,因為當時長春的許多限制措施仍然存在,Hudson仍然無法乘坐公共交通去政府辦公室辦事。

但在做了所有這些工作後,她的4月30日的航班還是被取消了,隨後幾天預訂的另外五張機票也被取消。

「有點像是,『我們開放了!』但你不能離開,某種花言巧語正在發生。他們說他們是開放的,但大多數客運航班仍然不能離開。」Hudson在成功逃離中國前兩天說。

Hudson說,她最初認為長春的封鎖最多只會持續10天。

她說,這件事情發生後,自己不會再長時間離開美國了。

外國人在中共防疫政策下快被逼瘋

中共在全國多個城市的極端防疫措施引發眾怒。上海網民發布影片指當局實施「連坐制」,即一人陽性,全棟樓的居民都要被拉走隔離。當他們被帶到集中隔離區時,還必須將家裏的鑰匙留給社區志願者。

4月26日晚間,一名外國人在上海衝出封鎖高聲呼喊「我要死」的影片在社交平台上曾一度熱傳。

在這個長達兩分多鐘的影片中,一位明顯處於絕望中的外國人,用生硬的中文對防疫大白喊「我要死了」,他不斷用英文、中文和法文反覆表示,「我要死了」。

法國駐上海領事館向法廣確認,此人確為法國人,目前已經受到護理人員的照顧,情況穩定。

網民在推特上熱議:「外國人被逼瘋想死無門!」「我(老外)對上海很失望,對待人民就像對待牲畜一樣」,而「中國人背後的祖國不知道保護他的人民!」#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