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製造業大國,在全球供應鏈中承擔著重要角色,然而中共專制體制的種種危害,令全世界為之困擾。台灣經濟評論家吳嘉隆先生近日接受大紀元專訪。他認為,世界將發生重大變化,全球供應鏈必將重構,俄烏戰爭後世界將開啟全新格局。

吳嘉隆是總體經濟學家,台灣AIA Capital財富管理公司前首席經濟學家,曾受教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講座教授Edmund Phelps。

吳嘉隆首先講述了供應鏈的安全問題。他表示,供應鏈風險通常有兩種:一種是地理風險,就是指過於集中的從某個地方出口。比如說疫情期間的防護用品,如口罩、防護服、成品藥、抗生素等全都是在中國製造。那中國受到疫情的影響之後,運輸、物流就出現問題,製造本身也出現問題,就會影響這些物品的供應。這是指一般性的非戰略物資。

第二種是戰略資源的安全風險,主要是指戰略上的考慮。比如涉及到半導體安全、網絡安全的一些物資,中國如果不出口,那對其它國家就會產生一些戰略上的衝擊。

因此就要分散進口來源,不要集中在一個地方面,免得那個地方出問題導致整個供應鏈出問題,這叫供應鏈安全。

中國存在太多問題

吳嘉隆表示,中國雖然是製造大國,但是由於中共用行政干預以及權力運作來介入市場,因此存在方方面面的問題。比如說審批、監管、市場進入障礙,一大堆的政治預。還有國家補貼,竊取智慧產權,還有以技術換市場——就是強迫性技術轉讓,有很多的不公平貿易行為。那背後其實是專制獨裁的體制。權力沒有受到制約,那麼權力跟金錢的交易就無所不在。這樣的經濟體加入國際資本主義體系之後,加入全球化之後,那個後遺症到現在全部都冒出來了。

同時,社會底層仍然苦哈哈,只有權貴階層吃飽飽。這些專制國家的領導人收割了很多財富以後,就自然而然的傾向於向外擴張,有野性的侵略衝動。就像中共想打台灣,俄羅斯想打烏克蘭,都是這樣來的。所以,幫助這些專制國家搞經濟,並沒有造成它們向民主轉型,反而強化了專制體制。

俄烏戰爭後的世界格局

吳嘉隆表示,俄烏戰爭一開始,其實俄羅斯就已經輸了,但是中共始終支持俄羅斯,因此世界或將再次變為兩大陣營。

一開始,習近平就希望把普京推上火線,既可以分散美國給中共的壓力,把美國的注意力吸引到歐洲去;同時還可以讓通貨膨脹走高,讓美國疲於應付,打擊美國和歐洲的經濟等。

但是俄羅斯進展不順利,中共又想,如果俄國打輸了,可以把俄國變成中共的附庸國,那麼中共會成為社會主義陣營的老大,所以左算右算都覺得不錯。所以中共一定會想方設法把俄國撐住。俄國不能垮,俄國垮了的話,那接下來當然西方國家就是對付中共了。

可是呢,你要撐住俄國的話,那美國也會來制裁你,這叫二級制裁。二級制裁就是針對共犯。那中共被制裁的結果比俄羅斯還要嚴重,因為中共捲入全球化的程度遠遠超過俄國。中共的體量也大,經濟總量也大,所以中共如果被二級制裁的話,那個影響將遠遠超過對俄國的一級制裁。對於不遵守規則的國家,那美國就只好強硬到底。

接下來的國際形勢跟政治、經濟是捆綁在一起的。中共政權、俄國都是專制政體,不是市場經濟體,那就不讓你參加全球化,西方國家就跟你脫鉤。你要自己搞就自己搞,像伊朗、北韓、委內瑞拉,或者非洲的某些國家,你們想去湊一堆,無所謂啊!以前冷戰時期,叫做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兩大陣營,而今後就變成專制跟民主兩大陣營,或者說專制的經濟體與市場經濟的經濟體。

全球化2.0版,就一定要市場經濟體,遵守自由貿易遊戲規則的才可以加入,而不能把用權力控制經濟的經濟體吸收進來。這不是全球化的終結,而是全球化的修正。

未來國際秩序的三個基點

吳嘉隆表示,未來的國際秩序將基於三點考慮:安全、利益、價值觀。比如說中共在中國新疆侵犯人權,美國就制裁,禁止使用新疆棉花,這個產業就會有一些對抗性的動作,這是指價值觀的問題。供應鏈的移轉不是單純的考慮經濟利益。

美國政府近日提出「印太經濟架構」即是在重新建構供應鏈的安全。它既不叫條約也不叫貿易協定,而是叫經濟架構,因為它有別於傳統的自由貿易,將來可能會變成一個新的國際經濟組織,其重點在於參與者必須是市場經濟體,有相關的法制規範。

供應鏈將去哪裏

吳嘉隆表示,把供應鏈從中國撤出來之後將轉移到其它國家,如東南亞,其中包括印度、越南、印尼、泰國等,也可能有一些到東歐或者到拉丁美洲,就是要分散。

越南目前已經接近飽和,越南的外來投資相當多,其九千萬人口大概已經充份就業。現在可能要轉移一部份到泰國、印尼、印度等,繼續尋找廉價的勞動力。

東歐也有很多勞動力,目前捷克、立陶宛都支持台灣,所以台灣要把一些科技業轉移到捷克和立陶宛去。

印度的角色

吳嘉隆表示,現在供應鏈轉移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印度。印度不僅有廉價勞動力,而且平均年齡比中國年輕,他們是民主社會,同時英語又好。此外,印度的人口數量很可能已經超過中國。中國現在的人口普查出來是十四億,其實是有水份的,所以中共才會不停地調整人口政策,鼓勵大家生育。中國現在面臨人口危機,每年出生人口都持續減少。

在俄烏戰爭中,印度沒有表態是因為不好意思。印度從俄國拿軍售,所以不能馬上翻臉。如果中共以為印度可以爭取過來,那就好笑了。印度對中共的「一帶一路」非常反感,因為「一帶一路」從陸路與海路雙面夾擊、包圍印度,所以印度不參加中共的「一帶一路」峰會。印度也不會加入中共的專制陣營。

重構中的機遇

吳嘉隆表示,供應鏈的遷移和重建,必須由企業家和他的團隊來主導。這對台灣來講,將會變成一個新的機會。就是說,在未來的二十年甚至於三十年中,台灣經濟都會搭這個全球化2.0版的順風車。在過渡過程裏面,肯定台灣的企業界、台灣的商界會承擔角色,會變成供應鏈移轉、重新布局的一股重要力量。

雖然日本、德國有一些技術上的優勢,他們做的可能是比較高端的產品。而像低端、中端、中高端的產品,很多都是台商在做。很多生產基地的管理、經營,其實都是台商。所以台商在這個供應鏈重整的過程中肯定會扮演角色。

將來的製造業還會引進人工智慧,會變成智慧製造,並不是單純追逐廉價勞動力。將來製造業供應鏈會出現很多自動化、很多新的科技,包括機械人生產將應用到生產過程。工廠將更加機器化、更科技化。這些新的科技都會影響到供應鏈的重新布局。

吳嘉隆表示,供應鏈轉移的過程也就是脫鉤的過程。在過渡期中,仍會有一些生意跟中國往來,中國仍然會有貿易順差,中國與俄國也仍有一些條件會被滿足,但是大家都已經看清楚他們的問題了,所以這只是過渡時期的一些表現。

中國在過去三十年中被吸收到國際資本主義體系裏面,現在要脫鉤也需要一些時間。完成脫鉤可能需要十年時間,現在才三、四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