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社交媒體巨頭推特公司宣布要使用「毒丸計劃」來阻止世界首富、Tesla行政總裁馬斯克的收購,但最終馬斯克還是在4月25日以440億美元成功收購,待交易最終完成後,推特將轉為私人控股公司,而股東們也因此獲益,即「擬議的交易帶來了可觀的現金溢價」。

馬斯克的成功,得到了美國保守派的支持,如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在其成功後,發推文說「今天是言論自由的一個令人鼓舞的日子」。她希望馬斯克將幫助解決大科技公司審查持不同觀點用戶的歷史。更有意思的是,除了很多保守派人士回到推特外,很多人的推特帳號隨之也發生了一些奇怪的變化。

據網民「西行小寶」觀察,很多保守派人物的跟隨者忽然一天上竄數萬,比如佛州州長德桑蒂斯26日一天漲了96,000,共和黨眾議員馬特蓋茨漲了21,000,唐納德漲了87,000,俄亥俄州保守派議員吉姆喬丹也漲了51,000,等等。推特上充滿了保守派人士驚呼自己粉絲暴漲的現象。與此同時,一些民主黨政客、左媒記者,以及荷里活明星的跟隨者人數卻大降,如副總統卡馬拉掉粉16,000。

這樣的變化足以再次說明過去的推特,並非是一個獨立公正的媒體,外界批評其對美國的保守派長期進行不公平的審查,動輒封殺他們的言論,這種現象的的確確是存在的,而且是十分嚴重的。推特封殺擁有近9,000萬粉絲前總統特朗普的帳號就是再典型不過的例子,因此曾有評論人士認為推特正試圖推行「奧威爾的《1984》式地控制全球敘事」,一點也不過份。

而改變推特、實現真正的言論自由,也正是馬斯克收購推特的重要動因。因為從多年財報來看,推特在九年間,只有兩年是盈利的,其它年份都是虧損。馬斯克認為推特在目前的商業模式下難以蓬勃發展,他強調投資推特,不是為了賺錢,是因為相信推特有潛力成為全球言論自由的平台,而言論自由是運作民主社會的需求。「我希望即使對我批評最狠的人也能留在推特上,因為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含義。」

從目前推特出現的變化看,馬斯克這個新老闆所希冀的言論自由理念,已開始改變著推特。而他的成功收購,也極有可能將排除中共對推特公司內部的影響。

2009年,中共為向世界發出中共的聲音,投入450億人民幣,推出了一項「大外宣」計劃,除了收購、收買歐美當地媒體外,還推動中共官方媒體機構向國際擴張,並在社交媒體上開設帳戶,購買粉絲,甚至直接滲透海外媒體和社交媒體,影響媒體,推特就是其中之一。

而不久前站出來強力反對馬斯克收購的人,正是此前推特最大的長期股東之一、據說是實際控制人的沙特富豪、王子阿爾瓦利德(Alwaleed)。阿爾瓦利德與美國布殊家族、奧巴馬關係密切。他還是花旗集團、新聞集團、蘋果公司、Lyft等知名公司的主要股東。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阿爾瓦利德在中國也有投資。2007年3月和4月間,他先後到香港、台北、上海、北京,拜訪了一些重要人士,並和一些潛在項目進行了商務洽談。他公開表示,旗下的投資公司已預留10億美元資金,在未來5年內投資於亞洲,並特別聲明:在中國的投資沒有上限限額。同年,王子旗下的幾家公司在中國開始了頻繁的投資動作,動輒上百億元打新股、收購和新建十餘家酒店,如崑山瑞士大酒店,並投資復星國際有限公司。

此外,在騰訊入股京東之前,KHC(王國控股公司,阿爾瓦利德控制)持有京東超過1%的股份。2014年,KHC退出京東,其所持有的股份被騰訊「接棒」;此外,阿爾瓦利德還持有中國銀行2.7%的股份。顯然,阿爾瓦利德與中共存在利益關聯。

推特另一個獨立董事李飛飛,更是被人懷疑是中共的代言人。美籍華裔李飛飛畢業於美國大學,並在美國史丹福大學任教,曾是Google前執掌中國人工智能項目負責人。2017年底,Google開發者大會在上海開幕,Google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發表演講,她宣布Google人工智能中國中心正式成立,希望「這成為我們致力於中國AI研發的長期研發的重要一步」。

不知是過度的單純,還是完全分辨不出民主國家和極權國家、中國和中共的區別,認為「AI(人工智能)沒有國界」的李飛飛選擇了一條幫助中共發展人工智能之路,而其對Google其他高層的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根據李飛飛所言,她不僅會負責中心的研究工作,也會統籌Google雲端運算和人工智能、Google大腦以及中國本土團隊的工作。其職位不可謂不重要。

正如前美國國防部副部長沃克所言,Google的行為是虛偽的,「Google在中國有人工智能中心,任何在中國人工智能中心的技術最終都會被中國(共)政府得到,最後被中國(共)軍隊得到。」事實上,清華人工智能研究項目就是中共軍委指定「軍民融合」的重點項目。對此,我們不知李飛飛是否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並心甘情願為打著中國名義的中共政權效力。其演講中使用中共最高黨魁提出來的熱詞「不忘初心」是否也表明了一種態度呢?

不知是否是巧合,2020年,李飛飛擔任推特獨立董事後,不少網民因為談及中共等敏感問題被封號,國內網民則被「喝茶」。筆者在國內的一個朋友的家人,也因為在推特上發了批評當局的言論,而被警察約談並被迫簽下保證書。

推特有阿爾瓦利德和李飛飛這樣親共的股東,難怪對批評中共的言論要大加封殺了。從推特所持的立場和推行的審查制度看,推特的存在,其實更是一個控制某種「信息流」的輿論平台,是對自由言論的暴政。從這方面而言,馬斯克的成功收購併讓推特回歸真正的言論自由,也是在排除中共的影響。

不過,由於馬斯克的電動車公司Tesla在中國有工廠,且依賴中國市場,馬斯克是否真的能在推特上排除中共的影響,也引起了人們的質疑。4月27日,《華爾街日報》刊文稱,馬斯克領導下的推特需要對抗中共的影響力。

文章援引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的質疑,即馬斯克將如何處理中共政府在推特上日益增長的活動。因為馬斯克擁有推特的所有權,可能會使得推特面臨中共政府更大的壓力。

對此,聰明的馬斯克怎麼會不懂?不久前的3月3日,中共駐美國大使秦剛訪問了位於加州弗里蒙特市的Tesla工廠,並與馬斯克天馬行空地交談。秦剛讚揚馬斯克的精神「令人敬佩」,而馬斯克則讚揚中國人民勤勞、智慧、實幹,Tesla與中國的合作順利、成功。馬斯克避而不談中共政府,也是在暗示一種態度。而推崇言論自由的馬斯克,會為了經濟利益而犧牲某些更有價值的東西嗎?

事實上,真正讓中共擔憂的並非是推特,而是馬斯克所擁有的星鏈,畢竟使用推特的中國人還是很少,而星鏈如果向中國人開放,將使中共打造的防火牆形同虛設,將讓更多中國人覺醒,拋棄中共。因此,中共若在推特問題上施壓馬斯克,或許會迎來意想不到的結果呢。#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