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軒(化名)自幼雖非多愁善感,卻經常獨自落淚,對生命總感到一種莫名的哀傷。長大後學武術、學格鬥,好勇鬥狠,做了許多壞事。後因奇緣接引走入修煉,生命內涵產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以下是他的故事。

年輕時的李軒(化名),曾在軍體院學「格鬥」,也在傳統南派武術訓練了3年。當時的他自認講義氣,好勇鬥狠,倚仗有部隊軍教頭撐腰,常參與械鬥,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直到1994年初,幾位朋友勸他去聽課,讓李軒從不能忍讓,轉變成「忍人之所不能忍」,甚至找到自己人生中久遠的等待。以下是李軒經歷的自述:

有緣參加講法班 脫胎換骨

李洪志先生1993年10月在中國法輪功廣州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明慧網)
李洪志先生1993年10月在中國法輪功廣州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明慧網)

小時候,我很愛聽媽媽講神仙故事,常常獨自想:生命是從哪裏來的?媽媽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最親的人都留不住,我又在等待著甚麼?每當想到這裏,便會獨自落淚,從不敢跟大人講。我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但總有種莫名的悲哀。

1994年初,幾位朋友勸我去聽課,其中一個朋友說,煉功時天目開了看到法輪不停地轉,聽完我感到很好奇,就這樣,我參加了法輪功廣州第三期傳法班。

第二天上課前,在禮堂門口我見到師父,師父高大偉岸,慈悲祥和。我怔怔地站在師父身邊,有一種亙古久遠等待、生生世世尋覓的感覺。

上課時,我感到頭頂一個大法輪像風扇一樣呼呼響,高速旋轉,用手去摸又摸不到。大法輪有時變成兩個,從頭轉到腳,又從身體衝向兩臂,在兩掌心旋轉;小腹部位也感覺得到,有一個腕口大的法輪在旋轉。

下課時,我的腦袋空空,世界好像也變得空空盪盪,一身輕鬆,太玄妙了!忽然一切都明白了,我等待的是大法,等待的是師父。

自從修煉了大法,我的身體變好,騎單車真像有力量推著走,上晚班一點不累。每天都精力充沛,內心平靜了,不好勇鬥狠,不欺負別人,也能看淡個人得失了。

單位同事看到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紛紛也來煉法輪功。

有一次和妻子坐火車,上車時看到前兩排(六個座),坐兩個人,我很禮貌叫那個男青年讓個座位,男青年很不情願地讓了半個座,還低聲罵了幾句。

曾經好鬥的我氣就上來了,正準備掀他起來,忽然腦中有個念頭一閃,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於是趕緊告誡自己:今天我已經煉法輪功了,必須忍,應該讓一步,打人不好。

就這樣,我忍住了,下車時感到很輕鬆,原來退一步真的海闊天空!

在魔難中堅修大法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出於妒嫉,利用國家機器發動了迫害法輪功運動,千千萬萬的美滿家庭被拆散,煉功人被關押洗腦班、勞教、判刑,我也是被迫害嚴重的一個。

迫害開始後,因為我表態堅持信仰,被調動工作,把我從一個很輕鬆的崗位調到一個又苦、又髒、又累的崗位。書記還下斷言,3個月我就熬不住,一定會跑來認錯的。我卻在這崗位一直幹到退休。

打壓初期,我為了說明煉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去北京上訪被多次關押。單位領導被上級批評,還要陪公安警察去北京找我,我知道書記壓力也很大。

有一次領導叫我去機關見書記,書記要我辭職。我被迫把辭職信交給書記。

書記看完後和我商量,辭職信可不可以不提法輪功。我拒絕了,因這不符合事實。我表明自己熱愛工作,在單位表現有目共睹,生活簡樸,沒有不良習慣,就是因為中共迫害法輪功,領導有壓力,為不連累單位只能無奈選擇離開。

書記無話可說,默默將我的辭職信放到抽屜,再也不提辭職的事了。

2001年去北京上訪,遞交一封說明法輪功好的信。為此公安警察要抓我,我被迫流離失所。

一天路過菜市場,被埋伏的7、8個便衣一擁而上按住,大喊抓小偷,污衊我在菜市場聚眾擾亂社會治安,把我拘留。非法刑拘一個月後勞教一年。因不屈服勞教所的各種迫害,不妥協、不轉化又被加刑一個月。

出勞教所的那一天,勞教警察為嚇唬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用手銬把我銬著,帶我離開廠(黑工廠),之後又在操場扒光我的衣服羞辱。

剛離開勞教所,在家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我被秘密送到洗腦班繼續關押,天天逼著工作,做聖誕樹。

有一次我們法輪功學員罷工,洗腦班把房間門鎖上不讓我們出來,於是大夥絕食抗議。我絕食前後共二十多天,被送到武警醫院打生理食鹽水,當時骨瘦如柴,但我仍然在病房講大法的美好。

有一天護理問我是律師還是知識分子(其實我初中都沒有畢業),因為610辦公室和公安他們都說不過我,說我講得很有道理。我說:「我不是律師也不是知識分子,但我說的是事實,他們說的是謊言。」

結束絕食、離開醫院時,在走廊迎面走來主治醫師,他不跟洗腦班的警察打招呼,反而主動握著我的手,警察很尷尬,那醫師理都不理他們就離開了,我心想:果然公道自在人心!

因為我們正念反迫害把環境改變了,所以可以每天煉功、看大法書,這也讓我的身體迅速恢復。在全國迫害最嚴重的時期,這個洗腦班陸續無條件釋放所有的學員。釋放後,我回到單位正常上班,當月工資獎金拿全額,連季度獎都拿全額。

其實工作也是在體現一個人的生命素質。我願意付出不怕苦,又有一手好廚藝,精益求精地根據氣候變化來搭配,所以同事都喜歡我的手藝。

另外,因為我喜歡喝茶,茶局往往也是高談闊論的地方,我就把做美食、喝茶,和講述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故事溶入其中,讓很多周圍的人都身心受益。

噴出來的鼻血止住了

修煉28年,我的身體一直很健康,從未吃過一顆藥。有時不舒服,只要堅持煉功、看書學法,改正自己不符合煉功人標準的地方,不舒服很快就會過去。

修煉以來,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故事有很多很多,篇幅有限,只列舉兩例。

2017年仲夏的一個晚上8時多,突然流鼻血,止也止不住,但我一點也不驚慌。想煉功,但血流不止,想學法,滿嘴都是血。

妻子與孩子都好緊張。我告訴他們:「不用緊張,沒事的。我們有師父,師父在我們身邊,放《廣州講法錄音》給我聽吧。」因為自己心態穩定,家人也穩定了。

慢慢血越流越少,到12時30分左右就止住了。

第二天起來看昨晚接的血,流了一大盆!然後白天堅持煉功、學法,晚上就回單位上夜班了。

後來我跟同事講述了那一晚的經歷,他們都驚歎不已,換一般人早就去醫院了。流了那麼多血,氣色一點都沒變,還能回來上班,真是太神奇了!

貨車翻覆 虛驚一場

2007年,我在施工部門工作,單位有很多沒編制的民工隊施工,我負責安全監督。

一天晚上,通信管道要橫穿鐵路,載重1.75噸的客貨車,車廂已載滿了沙、水泥、磚,司機乘位是雙排座,我走到副駕門前,看見前後兩排已坐滿民工,我對開車的司機主任說:「坐滿了,我自己走路去工地吧。」

駕駛室前排的民工挪了一個空位出來,喊了一句:「就差你一個!」我正猶豫,裏面的人說:「快上來,趕時間。」於是我爬上駕駛室,坐在副駕靠門位置,車緩緩開往工地。

本來車下了小坡,就要在前面交通崗往右轉。突然覺得怎麼在天上呢?路燈倒過來變成暗白色,陰森森的,我衝口而出:「法正乾坤,邪惡全滅!」話音剛落,一聲巨響伴隨著急速的摩擦聲,原來客貨車360度掉頭側翻了。

我靠車門,被兩個民工壓在底下。司機主任很害怕,他沒事,手還穩穩抓著方向盤。我在最底下,被兩個民工重重的壓住,動彈不了。他聽到我發出聲音,就叫大夥往上爬。

當我們爬出來,一看事故場景:是我們客貨車的貨物沒裝好,尾重頭輕造成的。如果車向前衝進交通崗,市區車流量密度這麼大,後果更不堪設想,幸好客貨車360度掉轉頭。司機當時都反應不過來,根本沒時間做緊急措施。

我大聲說:「剛才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們!」驚魂未定的民工齊說:「是!」(民工聽過我講法輪功真相)

還沒回過神,警車來了,消防車來了,救護車、救援車也來了,5個民工被救護車送去醫院檢查。原來路過的車輛看見這麼驚險的事故,馬上報了警。

這時客貨車引擎仍在運轉,汽油漏了一地,大夥都不敢靠近,但車必須馬上熄火。我心裏想,我是煉功人,沒事的!於是爬進駕駛室熄了火。等救援車把客貨車拖走後,我才離開現場。

煉第一套功法 斷骨自動接上

第二天早上,我發現起不了床,不能用力呼吸,右肋骨有一條凸起來,動一動都痛,我知道右肋骨斷了一條,起床時需要家人扶。

兩天後回到單位上班,在工地走了一段,痛得實在走不動了,返回單位,同事都說我笨,還回來上班。那天晚上坐在我後面的民工,翻車時弄斷了腰,在醫院動了手術,後來這個民工出院後在單位拿全額工資,還補助了8千元營養費。

主任領導建議我去醫院做CT檢查,有事可報工傷,報工傷對職工是有利的,單位不能以任何藉口辭退。職工還可以要求選擇崗位,但單位要被安全考核。我說:「不用去醫院做CT,回家煉法輪功。」主任疑惑看著我:「你的功真的行?」我堅定地說:「行!」

在家休息的這段時間,胸部和右邊的折斷肋骨,煉功時不痛,平時就痛。身上的腫塊逐漸消去,可是肋骨還是硬硬的凸出來,有時忍不住會用手去摸。

一天早上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在做第一個動作「金猴分身」,兩手一抻開時,聽到肋骨部位「咯」響了一聲,當煉完五套功法,一摸右肋骨平順不凸了,也不痛了。第二天,我取消休息,正常回單位上班。

單位的同事見我回來上班,就問我是怎麼弄好的?我告訴他們煉法輪功煉好的,沒花一分錢。主任領導都嘖嘖稱奇!同事們也紛紛議論,法輪功真神奇啊!

回顧28年的修煉,我不僅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實踐了從做一個好人開始,逐漸昇華到做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者。◇

(轉載自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