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11月8日,美國中期選舉將登場,由於民主黨在文化教育領域、非法移民、犯罪、應對疫情和經濟方面的一系列做法,導致其民意跌入谷底,基本上連左派媒體如《政客》(POLITICO)、《華盛頓郵報》都預測共和黨將會重奪國會兩院,並在州層面選舉中繼續保持領先。

《政客》甚至評論說,「對民主黨人來說,2022年的中期選舉是一場災難,唯一要問的是:選舉會有多糟糕。」民主黨今後施政可能受到限制,「跛腳鴨」政府或不可避免。

1、一場「分水嶺」式的中期選舉

每隔兩年,美國眾議院所有435個席位、三分之一的參議員,都要重新選舉。同時,各州也會選舉新的州長(今年有36位)和數千名州議員和地方官員,還有各種政策性問題投票,也需要在選舉日提交給選民。

2022年選舉正好是在總統任期的中間,所以稱為「中期選舉」。因為所有法案的通過都需國會批准,因此,即使共和黨只奪回其中的一個,就可以阻止拜登政府的一些做法,如果取得參議院,就可以拒絕拜登的一些官員提名。

2020年民主黨掌控眾議院後,加大對特朗普的追查,對2021年1月6日國會騷亂事件揪住不放,還成立了「1月6日委員會」。預計共和黨重新贏得多數後,可能會對1月6日事件進行反調查,或使白宮捲入調查,還可能會取消「1月6日委員會」。

2、共和黨有望奪回兩院

去年11月份,從未擔任過公職的前公司高管Glenn Youngkin,在維珍尼亞州州長競選中,輕鬆戰勝民主黨老牌政客Terry McAuliffe,副州長、州檢察長也被共和黨收入囊中,州眾議院也被翻紅。這一個奇蹟般的勝利,一個主要原因是維珍尼亞州的家長們,早已厭倦了批判種族理論對自己孩子的灌輸。

在深藍州新澤西,史上任期最長、州內排名第二的政治大佬、州參議院主席Stephen Sweeney,被共和黨人、58歲的卡車司機Edward Durr拉下馬,Durr因此也成了名人,成為這波「紅色浪潮」中的一個勵志故事。

很多人認為,這兩場勝利是2022年中期選舉的風向標,甚至讓一些共和黨人感到驚訝,而民主黨在教育、經濟和犯罪與安全方面的失敗,可能成為本次選舉中的滑鐵盧。

《政客》評論說,「兩黨的戰略家都認為,對共和黨人來說,2022年的中期選舉,是一代人中最強大的,而對民主黨人來說是最危險的。」民意調查顯示,在民主黨控制下,大多數美國人的生活沒有得到改善,一些對選民的承諾也沒有兌現,連民主黨的鐵桿也感到失望。

拜登的支持率直線下降,據《華盛頓郵報》與美國廣播公司(ABC)去年底公布的民調數據,拜登政府滿意度一路由去年6月的50%下滑到9月的44%,再降到11月份的41%。對他不滿意的比率則達到53%。

本月初,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拜登的支持率為42%,創下歷史新低。對他的經濟處理的滿意度只有37%,對通貨膨脹的處理則為31%。

從歷史上看,一位總統的不受歡迎,可能使中期選舉中其黨在眾議院失去幾十個席位。《政客》近日預測,對民主黨人來說,眾議院基本無望了,但如果有所突破,仍可以守住參議院。

《政客》說,對於參議院,共和黨只需要拿掉民主黨的一名參議員,就可以奪回多數,而且這種可能性非常大。共和黨目前正在佐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發力。民主黨人也在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和北卡羅來納州,試圖翻轉共和黨席位。

對民主黨人來說,另一個不祥消息是,數十名眾議院民主黨人正在離職,而不是參與競選連任。到目前為止,已有近30名民主黨人離職,而共和黨人只有17人。共和黨也正在花大力氣爭取更多的女性和少數民族候選人,以與民主黨人抗衡。

3、選區劃分有利於共和黨

2022年中期選舉還有一個看點,就是重新劃分選區。根據憲法,各州每隔10年都要根據新的人口普查數據,重新劃分國會和州議會選區。一些州失去了國會席位,另一些州則會增加。

根據2020年人口普查,藍州失去的席位明顯多於紅州,這對民主黨也很不利。目前共和黨在州議會中佔據優勢,在33個由州議會主導選區重劃的州中,共和黨佔有23個。這意味著,共和黨人可以繪製更多選區地圖。

4、中間選民最關心哪些問題?

專家們認為,在總統大選中,選民可能傾向於關注更廣泛的問題,而中期選舉則具有地方性,人們更多關注的是自己的餐桌,哪一方更能解決經濟問題,通常就更受歡迎。

經濟:從2021年5月起,美國CPI同比漲幅就一直保持在5%及以上,而且最近幾個月上升速度加快,與2021年3月相比,今年3月的價格平均上漲了8.5%,創下過去40年以來的最高通脹率。美國幾乎所有東西的成本都在上升,一方面當然是疫情,另一方面則要歸功於拜登政府的瘋狂印鈔。

疫情:2021年下半年,Delta和Omicron兩種病毒相繼出現,美國每日新增病例又開始上升,疫情始終無法得到根治,加上強制的居家令與口罩令、兒童疫苗等等,如今,美國民眾對拜登疫情防控措施的支持率已經降到了44.7%。

犯罪:由於左派取消警察、清空監獄、盜竊不罪等極端做法,致使民主黨執政的多個大城市出現犯罪高潮,如去年加州發生了一系列「快閃」或打砸搶式的劫案,而去年紐約犯罪的事件暴增141%,洛杉磯兇案增加17.3%,芝加哥的兇案暴增133%。今年迄今已有5萬名警察遇襲。

5、通過初選特朗普黨內洗牌

今年的共和黨初選,特朗普通過支持非職業政客候選人,來清除「反特朗普」的共和黨職業政客,改變共和黨生態。

1月6日的國會大廈騷亂後,有10名眾議院共和黨議員投票彈劾特朗普,其中4人已宣布不再競選,但6人正在競選連任,特朗普正在計劃支持候選人挑戰這6人,首當其衝的就是懷俄明州的Liz Cheney。

在阿拉斯加,共和黨參議員Lisa Murkowski,在2021年1月6日國會大廈事件後批評特朗普,在第二次彈劾特朗普中投票支持定罪。前阿拉斯加行政專員Kelly Tshibaka宣布參選挑戰Murkowski,特朗普在去年6月為Tshibaka背書,兌現了他要拿下Murkowski的誓言。

在佐治亞州,在2020年大選中,佐治亞州州長Brian Kemp和州務卿Brad Raffensperger,都拒絕幫助特朗普調查大選舞弊,導致特朗普在佐治亞州的失利。因此特朗普支持 Kemp的挑戰者、前共和黨參議員David Perdue,對於州務卿,特朗普支持國會議員Jody Hice,他認為大選存在舞弊。

在俄亥俄州,共和黨一些重量級的候選人,都在爭奪黨內初選提名,但特朗普放棄了擔任過公職的前州財務主管Josh Mandel、前州共和黨主席Jane Timken,而選擇支持企業家和作家JD Vance, Vance著有暢銷書《絕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儘管他之前批評過特朗普,但所持理念與特朗普的相似。

在愛達荷州,特朗普放棄了愛達荷州的第一號人物、州長Brad Little,轉而支持該州第二號人物、副州長Janice McGeachin。原因可能在於,McGeachin曾試圖在Little出國時取消病毒限制令,但Little回來後又將其恢復。◇